"难道要回到旧城了吗?好熟悉啊,太熟悉不过了"。沉醉在童年的陈霆在父亲的带领下,来到旧城读书,上学。他不知道为何来到,这破烂的地方。当时父亲工作待遇不错,按理来说,陈霆完全可以去到都城最厉害的学校里去,这比旧城好的太多太多了。虽说一座桥隔着都城和旧城,但一个天堂,一个地狱。两者之间接受教育的人,今后走的路相差了多少了。

  陈霆就是在这里,认识到了阿三,也知道生活在旧城的不易。陈霆和阿三并不是同一等级的人,所有人生的运气可以说,陈霆包揽的阿三的一切,两者亦是太多了。

  "阿三,还会见到你吗?也不知你混的怎样了"。陈霆立即驱车朝旧城方向驶去,路面破的苦不堪言,连陈霆他那极度安全保险的车也在这路面上,不停地在摇晃。"这也不过是旧城了"。旧城也就快荒废了,多数是老人独自留守在这里,微风中的街道稍显的冷清。

  "是这了吗,印象中似乎就是这座房子了,也没变多少吗",陈霆短而粗暴的敲打的外门。"谁啊,怎么大力干嘛"。这条街几乎没人住了,对于房子里面的人对此所感奇怪,总有的却说不出的激动。咚咚,陈霆听到熟悉的叫声,心跳不自然的加快。"没变啊,还是没变啊,还是和以前一样熟悉"。"好久不见,我的老朋友"。阿三敲开门那一刻,却直直的呆在原地,看着突如其来的变故。"这一晃,十二年了吧。你还是这样啊,还以为你有多大变化啊"。"我到没变啥,倒是你啊,陈霆,变得挺忧郁的"。"对了,叔叔还好吧"。"他,正因为他,我找到线索,而线索告诉我,可以从你计划当中,找到蛛丝马迹"。"哦?是吗?你知道毒计划了吗"。"我想,我知道了"。

  "其实毒计划很简单,只是看你能不能碰触了"。阿三意味深长地说着,而陈霆却陷入了沉思,俩人沉默许久,才缓过神来。"今天不要提这事吧,哥俩见面不容易,就在这叙叙旧吧"。陈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顺着阿三走进了房子中。

  "怎么,房子怎么还是这么破,和以前没变化啊",?"咦?那部游戏机还在呢,那部机子也好多年了吧"。"陈霆,不错啊,还是有点脑子记得啊"。"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很笨吗"?"我想,你说的是对的,且十分真实,又准确"。"什么?你说我笨"?"不是笨,那还是什么,难道是傻啊"?"傻子也打得过你"。陈霆将一旁沙发的枕头朝阿三轮去。"那是什么?"一个黑皮箱静静放在桌子上,而陈霆有一种说不出来得违和感。"对了,差一点就忘记了。你父亲上个星期寄给我一个箱子,所以才会问他还好吗"?"箱子,又是箱子....陈霆又一次依靠在门,慢慢的蹲下去,双手摸着他发肿的脑袋,看着那个箱子。

  "里面东西是什么"。"不,我还没打开,送货的人告诉我,你父亲让我见到至关重要的人,一同打开。我想,没人比你还重要了"。

  "对,没人比我更重要了"。陈霆的手不停地颤抖,仿佛就想打开一个潘多拉一般。"等一下"。阿三按住了眼前就要被陈霆打开的箱子,"你能有心里准备吗"?陈霆却又静静地站在原地不动了。"告诉我,到底有没有"?"我还是可以接受下去的,放手吧,我不想父亲命运栽在我的手里"。

  "你真的这样想吗"?"没错"。

  "你父亲会为你骄傲的,相信我"。

  陈霆慢慢地再触碰箱子,这皮还真摸的舒服。陈霆慢慢的摸向纽扣,咯噔,箱子顺着手就打开了。"希望不是什么极端的东西"。陈霆不停地在心里唠叨着。

  "地图,还是那几封信",陈霆见到箱子后不停地默默地念着,手不自然的朝那几个信封伸去。

  "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答案"。站在一旁的阿三却突冒出来一句。陈霆的手在半空中迟疑了一会,但毅然的将手伸向信封。

  信封还是如往前一样,只是信封当中多了一块硬硬的东西。陈霆极力抽出信封中的纸,那块硬硬的东西从其中掉了出来。"这是什么"?陈霆伸手去捡那块东西,但阿三手急眼快的比陈霆早一部捡起。"哟,硬盘啊?这可是好东西,这么小的硬盘少有啊"。"恩"?陈霆一把抢过阿三手中的硬盘。仔细端详着。

  "这个我见过,是我父亲的。不出意外的话,里面肯定有有用的东西"。"希望我说的,是对的"。

  酷n匠:O网唯+F一正p版e,`其他。都{r是盗版√

  "你父亲还有点意思,竟然还留这么多好东西"。

  "他,他还是这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子天下第一说:

周末才有空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