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不知,下面为首的那人,已经观察到了城楼上的一切变化,他旁边那红脸汉子说:大哥,他们这是在干什么?他答到:莫非卢公已经知道我等要来,想来迎接我们吧!另一个白脸汉大笑了一说:哈哈,大哥,我们真是威名远扬啊。连堂堂卢公也要来迎接我们。红脸汉子说:二弟,一会见到了卢公有些话可不能说啊。白脸汉不耐烦得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我在城墙上看见他们缓缓走来,而且越近越无防备,我就索性直接带人去看看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Y更◎新nh最=}快Y上酷%匠4=网F

  说罢,我让楼下的士兵打开了营寨,我和张宇领头走了出去,我向不远处的那三个人吼道:寨外何人?

  那个人说:将军莫急,我乃刘备是也我与我二弟以及三弟带着四百乡勇,是来投奔我恩师卢公的。

  我一听,顿时和张宇都一惊,刘备,真的是刘备。

  我出于礼貌,还是答到:既然是刘大英雄,那快快请进。舜然,我便策马到了他们的面前,只见他们后面的军队有的人都是拿着自己的农耕工具当武器的,料想便是,刘备这种不要脸的人,让人农民拿兵使。

  我看着刘备后面的几百人皱了皱眉,说:玄德兄,我军军营不大,若这几百人进去实在太挤,不如先把他们留在门口吧?

  刘备听了,笑了笑说:将军,这也无妨,如实带人进去了,到时显得不礼貌了。不过,将军是怎么知道我的字呢?

  靠,这茬多嘴。我们一边走一边对刘备说到,我不好意思笑了笑说:其实我当初也见过玄德兄的,那是我们都是在对抗黄巾军,还我大汉一个安宁。对了,我记得我可与张兄有一面之缘,记得张兄貌似与现在有些不同?

  他身后那白脸汉子说:欧,大人,我怎么不见得有印象啊?还问大人叫什么名字?

  我说到:翼德兄,不必见外,我叫覃槿。他把我的名字在嘴中念叨,又问:将军就是这一带的常胜将军了?

  我笑了笑说到:不敢当,不敢当。哈哈。

  张飞他也笑了笑,说:好,既然将军武艺高强,那我们就来比试一下吧!

  我吓得连下吧都差点掉在了地上,他可是张飞,我知道我很*,但我不知道能不能打过张飞啊?这是,卢林替我打了个圆场,说:既然张将军好斗,那我们见了卢植大人再来不迟,我们少将军可是武功盖世啊!

  他怎么说,我差点想打死他,这不是我给老子闯祸吗?靠,不一会,我们便到达了卢植的营寨外,我对他们三人说:我先进去通报一声,你们稍等一下。说罢,我便潇洒地消失在他们的面前。这是,关羽说:大哥,我看着这覃将军是个不错的人,而且能文能武,若是我们的人该多好啊。刘备只是笑了笑没说话,其实他的内心正在挣扎着。

  我进去了,发现卢植又在看书,我便说到:下官覃槿,参见卢大人。卢植说:子狼不必多礼,请起。

  我言归正传,说:卢大人,账外一人自称是你的学生,想见大人。

  他欧了一声,说,那他叫什么。我说了他叫刘备,我注意着卢植的表情。

  他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说:是他。不见。

  我不知道卢植怎么变脸怎么快,又替刘备说到:大人,人家都在殿外了,你不见他会毁坏大人的名声啊。而且,,他还带了三百乡勇,和两个万人敌在外面,大人若不出去,恐怕。。。。。。

  我还没有说完,卢植笑着说到:呵呵,子狼别吓我了,我见还不是。

  说罢,我便带卢植出了营寨,看见外面三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家伙,卢植看着为首的一个,说到:好你个刘备,你来干什么。

  刘备一听,急忙跳下马来,差点摔了一跤,连忙鞠了个躬,说:大人,你还记得那事啊,那是学生不对,我现在是来投靠大人的。

  卢植冷哼了一声,说,欧,是来投靠我的,那好吧,把人留下,你可以走了。

  啊,我们周围不禁惊叹,只有刘备,没变脸,他沉默着没说话。一旁的张飞沉不住气了,说:你个老头,敢怎么对我大哥说话。顿时,刘备和关羽同时说到,翼德,不可造次,张飞还想说,看着他大哥和二哥的脸色,便不开口了,在一旁生着闷气我便急忙说到:大人,这恐怕有点失礼吧,人家大老远赶过来,你就怎么赶人家走?

  卢植看见我说这话,说到:哼,这次就看在子狼的面子上,让你们留下来。说罢,卢植趾高气扬,向自己营寨走去。

  突然,刘备说:真是谢谢覃大人了。我说到:不必客气,大家都是兄弟嘛。呵呵。自己大哥先来,我还没为你们接风洗尘呢,那看天色已晚,不如在贤弟我营寨喝酒一叙。

  刘备说,我等岂敢劳累大人,我说:一家兄弟,没事。刘备说:可是。。

  在一旁的张飞一听到喝酒,眼睛都放着精光,说:哎,大哥什么可是不可是的了,人家覃贤弟都怎么说了,再不去就是不给人家面子了。我也是说:对啊,玄德兄,你不去就是不给我面子了。

  刘备急忙去说到,那好吧。

  就这样,我们几个消失在夜幕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沐槿说:

卡文了,不过求朋友们宣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