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过?到底什么东西,莫非她还是他妈的小龙女?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额,,,她确实是小龙女。。。

  正当我想得竭尽脑汁,突然,有他妈有一只手从背后像我摸来,我此刻显得分外的冷静,顿时,我双手过去,搂起了她的小蛮腰,又说:你可不要吓我啊?一会真死了怎么办?

  她嘻嘻一笑,说:其实还有件事忘了,我心想,这姑娘,吃什么长大的,怎么记性这么差。有不耐烦的说道:哎,还有什么,快说吧。

  于是,她就着我的耳朵,说:哼,覃槿,你到给我不耐烦了,当初你骗我的时候这么不见得这样,说,是不是又勾引哪家小妹子了,想给我找个妹妹回来啊?她一边说,还一边加重了手的力度。

  一时,疼得我哇哇叫啊。急忙可怜兮兮的说道:啊,姑奶奶,哪有啊。我有这个胆,也没这个心啊!谁叫你长得这么漂亮呢!

  说罢,她手中的力度便减了下来,说:那好吧,我就原谅你了。就是和你一起穿越过来的人,你只要前句说着天王盖地虎,他们教会接宝塔镇河妖。然后你爆出你的那个名字,他们也就一样了,这样你才能更了解自己的对视,他们也是你的一个大的阻碍。

  嗯嗯,好的,,,,,我的心中此时十分的激动啊,她终于把手放开了,然后又驾着七彩祥云走了,慢慢消失在风中。

  顿时,我也就没心情在想身世了,倒头操作这意志就睡了。

  这一天,我睡的很沉,等我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发现已经是第二天的晌午了,哎,我也是睡得蛮拼的。

  睁开了眼睛,斜眼透过光看见了自己的身旁摆着一件干净的衣甲,而且枪架上的游龙神枪也被人清洗了一遍,显得分外有神,神光焕发,我就被这光辉摧动起来了。

  伸了个懒腰,我在洗脸的时候终于第一次看见了自己的面容,比自己原先的身体还要帅:一张清秀俊俏的脸庞,两弯剑眉曲折分布,一双丹凤眼炯炯有神,鼻梁挺高倒生俏,薄唇紧锁傲带气,乌黑亮丽的头发散落在两边,青色的长袍就显一番儒雅之气,倒是好生俊俏,似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难怪那女的担心我勾引女人呸,什么勾引。。(#‵′)靠。

  做好一切之后,便立身走出了营帐,外面阳光明媚,空气清新,秋风拂面,吹动这身后的长袍,倒是飘逸十分。

  不远处的声音,:大人,你醒了啊。属下这就叫人给你准备点吃的。卢林见我坐在那草丛里,便说道。

  我看见自己昨天放在枕边的衣服和那一只游龙神枪正干净的迎风飘扬着呢,我看着心中有些感动,说:卢林,真是打扰你了。

  卢林却满不在乎的说:大人,这都还不及你当年的恩情啊。

  我又说着,突然从背后伸出了一只咸猪手把我眼睛挡住了,一阵猥琐的声音说,猜猜我是谁?

  我听见这熟悉的话语,顿时想起了一句话,便脱口而出,天王盖地虎。。。背后那咸猪手的主人说,宝塔镇河妖。

  我又说,你是谁?他答,在下张林霖。

  现在姓张名宇,字雨墨额,这他妈狗血的对话。。。。。

  霎时,他便放下了手,我转过头去,看见那一张感觉熟悉又陌生的脸,倒是挺俊俏,不过尽显一副小三象,看来是个被戴绿帽子的命。

  也不知道怎么的,我没告诉他我,他便知道了,有一个熟悉的场景奔来,他妈的一把抱住了老子。我知道,我是长得很帅,但别像女人一样战斗,我咳咳了两声,我们两个是现代人的思想,觉得没什么。

  可是在一旁的卢林便感慨万千,不禁在心中想到,龙阳之癖,龙阳之癖啊。。

  突然,我猛的一下朝张宇的脸上打去,他还岂不知到怎么回事,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脸上,顿时他就说到:卧槽,你他妈有病啊?我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疼吗?他不知道我有什么企图,挠挠脑袋不知所惑说,疼啊?怎么了?我兴奋起来:真好,没有做梦。哈哈哈他听着我这话,脸色一沉,说:感情你拿我做实验了啊?我说对啊,怎么了。说罢,他大吼了一声,我要和你拼命。

  “对了,覃大人,张大人,你们别闹了,我们还有正事呢。卢植大人让我带你们去侦察侦察情况,好为攻城做准备。”嗯,我轻声答到。

  不一会,我们便走到了营寨门口的城楼上,我俯视着周围的一切,碧水蓝天,一切安好,青云凉风,事事静好。心中充满了一个念头,我要主宰这个世界。

  突然,脚下传来阵阵触感,这声音的传来者是不远处正朝我军队走来的一支部队,这支队伍有三个领头的人。

  三个人,应该不是一般的群雄能有的气度吧?他们一般是唯我独尊的。莫非他们是刘关张?

  只见中间的那个人,一副绿帽象,目光倒是挺深邃,让人捉摸不透,倒是有一番小白脸之象,呸,俊俏俊俏。

  而他左边的那个人面红须长,脸两旁的鬓毛随风飘扬,显得很是潇洒飘逸,倒是有传说中关羽之象,莫非只是桃园结义。

  不过另外一个人却使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只见那个人皮肤白皙,倒有一番儒雅书生之象,看起来不可为敌,只能为友,他身上的那股子气息感觉像自己人一般不过,他们手中的兵器分别是两把剑,一把大刀,和一个长矛。莫非,真是桃园三兄弟?

  最0U新章'节l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沐槿说:

预知后事如何,请追书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