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了卢植的营寨,我便向东侧自己的营寨走去,去覃槿的营寨,哎,反正都是自己啦。

  还没走两步,便听见后面出来的叫声,覃大人。回头一看,看见了光着上半身的卢林,他提着一盆热水,在我背后缓缓走来。

  卢林转过头来,放下手中的水盆,说:参见大人,大人,你回来了。属下去打了一盆热水来,准备让大人洗洗身子。

  我轻轻嗯了一声,卢林便和我一起进了营帐。一进营帐,我看见这个营帐内只有一些摆设十分简陋的设备,除了一张床是临时搭建起来的,最耀眼的便是床头的一杆战枪了,那战枪本应是浑身煞白,但现在则是满面血红,从头到尾,都被鲜艳的红色覆盖。但仍然能看见它幽幽的闪烁着淡青色的光。

  枪柄如此,枪身亦如此。又见那枪身之上盘着一些东西,我走进一看,是四只动物,看见它上下两面盘着两条龙,一条龙满身盔甲,闪闪发光,,眼神分外深邃,似乎随时做好了战斗准备,想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好一员大将之风彰显无疑,另一只的周围全是水,但细一看,变回发现他的表情十分狰狞,身后便是无边黑暗,眼神之中便露邪气,尽显龙王之威严。倒是与神话中的龙王有得一拼。

  而它的左右两面,有这一只凤凰和一只蟒蛇。凤凰浑身金灿灿的,身后跟着无数只鸟,显示出它那百鸟之首的霸气,而它有九个头,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九头凤了。在它对面的一只蟒蛇,则是显得面无表情,似乎任何人都看不穿它的所想,头上镶着一个皇冠,而它的身后也有两个头,盘旋在他的左右,彰显一种帝王之气。在枪的尾戒之上,还有着八个吓人的大字:四兽归心,鬼王降临。

  本来枪都是无色的,但这杆枪上,所有的颜色却分外分明,我不禁走向前去,伸出手握住了它,越看,越觉得这枪有着自己独立的生命,仿佛是一个不甘的灵魂,得以找到最终的归宿,而且散发的那股血腥气息,在阳光的照色下,能显出紫色明光似得。

  因为那三寸枪尖,在鲜血的感染下,全都变成了紫黑色。

  我对这杆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仿佛是两个失散多年的好友再度重逢,又不由自主的把它举了起来,只觉得入手是十分沉重,一般的长枪都是几十斤左右,可这杆枪,却有一两百斤。

  但是我仍然轻松的把它举了起来,顿时,外面呼啸的夜晚,响起了声声闷雷,轻击着这脆弱的一切,我又不由得感叹这覃槿可真不是一般人,这身体和我差不多了,一定要把他用熟。

  这是大人的游龙神枪,大人,属下刚给你做亲兵的时候,也盯着他看了许久,本来他是随着大人一起在战场上消失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昨夜竟自己飞回来了,大家都说是神仙显灵了所以我们又再度寻在大人的。卢林见我爱不释手,便说道。

  其实我们军队中,能举起大人的游龙神枪的只有一个人,他叫邹屹,也是一同随大人征战的老兵了。连张大人,都举不起。

  我又说:那辛苦你了,对了,你可知道我的故事吗?刚醒来,脑袋有点晕,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为了填补我应有的记忆,好方便我以后的征战。

  卢林眼中便放出了一丝羡慕之光,说:大人呢,你可不知道,你可是一个冠勇三军的人啊,大人十二岁就打遍凉州无敌手。我当时以为自己比大人年长,便游勇从幽州到凉州来挑战大人,结果输给大人,恼羞,想寻思,大人说了一句令我此生求生的话,你连死都不怕,害怕活着?你,命不该绝已。于是,从那以后,我便一直跟着大人,而张大人,就是除了你和邹屹之外,武功最强的人。

  于是,卢林又断断续续给我讲了许多关于我的英雄事迹,我心想:我有那么优秀么?

  眨眼几个小时过去了,我睡已疲惫,便让卢林下去了。

  酷匠网…?首…发、p

  他打来的热水,也都早已冷了,我也不怕,这个身体,几百斤都不怕,还怕冷?于是我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用清水擦拭这身体,并且将身上的战袍也洗了,之后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又发生了一件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沐槿说:

书友追书,签到,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