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林见我一脸的木讷之情,没有仍何的反应,表情倒是表现得的不可一世,还道,大人,属下寻便了整个战场,都没有找到大人,开始还以为大人已经遇难了,,,*但现在大人已经逢凶化吉了,真是可喜可贺。咦,大人,怎么不见张大人呢?

  突然,我的记忆里出现了一行字,卢林,幽州上谷人,同时也是自己手下的亲兵队长。便记了起来,然后浑身打量了卢林,只见他二十三,四岁的年纪,中等身材,浑身肌肉张露。一双深邃的眼睛透出了智慧7与机灵,双鬓长着细密而卷曲的胡子,给年轻的脸更添意思生气。也便点了点头,既然我都改名换姓了,林霖应该也变了。便沉声道,张大人受了点伤,正昏睡在树林旁,先叫两个人把他抬回去。

  是。就听见卢林挥了挥手,他身后的两个骑士就去吧树林后的林霖,抬上了他们的战马,渐渐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卢林便笑到,说着,覃大人,原来你么西北狼也会负伤啊。卢林看了看我身上无关紧要的伤口。“对了,覃大人,快回去吧,卢大人还等着呢。”

  我恩了一声,卢林便给我牵了一匹马来,起在马背上,第一次骑马的自己,却感到异常的娴熟。感觉自己几乎是在马背上长大的,也没有一丝的颠簸。这才记起了记忆中的覃槿。覃槿,字子狼,凉州陇西人,自幼弓马娴熟,几乎是在马背上,长枪下长大的。十三岁那年,自己打败凉州无敌手,自诩天下第一。天子知道了,变选进了自己进宫当羽林郎。黄巾起义之时,十七岁的我破格提升羽林将各部的大司马。还好,自己不是个骄傲的人,而且懂得与人交往,所以人际关系向来不错。

  而现在,现役中郎将卢植节制之下,前往河北讨伐黄巾军,而目前所在之地,便是广宗府外。

  一路上,我心想着,如果覃槿没死,那历史上一定有这么一个名将,不过现在我附身在了他身上,那么,就让我在这个时代上兴起一个新的热潮吧。在这里群雄鹿逐,战火纷飞,既然自己已不属于二十一世纪,那么就过去吧。接着,我用两种记忆回忆着与这个时代有关的一切。

  不知道在马背上骑了多久,卢林便惊喜的用手指了指前方一座灯火林立,戒备森严的一座营寨,说,大人,那就是我们汉军的营寨了我坐在马背上不停的向不远处眺望着,看见了一座很大的营寨坐立在不远处的山坡。瞧见那营寨周围暗哨的士兵,不间断的来回巡逻着,一个个身姿矫健,健步如飞,来回的穿梭在所在的岗位旁,防御的滴水不漏。我心便想,卢植一定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我只是笑笑,没说话。便让卢林带我进营寨。

  还没到营寨,收尾赢在的士兵便在火光之下看到了我们,这一队打着汉军大旗的人。士兵也应该是看着我眼熟,急忙就去打开那营寨的大门,让我们下马,放我们这一波人进去。

  刚进营寨,我便小声对身后的卢林说,你们先回去吧,我自己去见中郎将大人。

  喏,卢林便一声告退了,牵着我的马退了下去。

  我骑在马上不停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还没有走到中军大营大门口,我便远远的瞧见了大帐之中有一位老者正端正地坐在其中,手中捧着一本书,正不亦乐乎的看着呢。我刚刚走到了大营门口,守卫在大营的两个战士脸上就露出了惊喜的笑容,齐声叫道,见过覃大人。

  大帐中的老者,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便放下了手中的书,微微抬起了眼睛,定睛一看我覃槿正站在营寨门口,一脸兴奋的站了起来,大叫道:子狼,你还活着?快,快进账来。

  酷,)匠l网$正版}首发

  我才打量那老者一看,只见他四十多岁的年纪,中等的身材却显得十分的伟岸,消瘦的脸庞线条刚直,下巴上长着几戳清须,英武之中又显几分儒雅之气,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正闪烁着喜悦的光芒,背后的红色大旗上清楚的写着.中郎将卢这四个大字。

  我大步跨进了营寨,抱拳说道:末将覃槿,参见卢大人。

  卢植便急忙走到我的面前,看了看我那浑身血色的白色战袍,早已浑浊不清,尽显恶臭,胸前背后的血肉模糊,鞋上地战甲也全掉了,只光着一双脚走在地上。

  他看了看如此的我,在激动之时也发出了一声由衷的感叹,他也不顾及我身上的脏了,伸出了双手在我的身上重重的拍了一下,有淡淡的说到: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我大概能看出卢植对我的重视程度,便用覃槿的记忆到:让大人如此牵挂,属下之罪也。

  子狼啊,你可是有功之人,有何罪之有啊?本将心里明白,你一人之身从数千名黄巾军手中全身而退,血染沙场,等平定黄巾之乱时,本将一定保奏你当一个郡太守。你既然安然无恙,那就最好,你也累了一天了,赶紧回去休息吧,三天之后随本将一同攻打广宗府,一定要将贼首张角一举擒拿。

  那,末将告退。我其实想说不用他保奏我当郡太守,我也能凭借着那超越千年的智慧,一样可以,但,我不想只当郡太守,我可能会成为一代新的帝王。但话到嘴边,想想没必要说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沐槿说:

慢慢来,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