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火光电石的时刻,我兜里的青花边得镜子点了出来,顿时镜面处在了众人的面前。瞬间,我现在才明白,自己改得那句诗,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世间苍白处。那白,散布了整个夜间,周围一片煞白,白的你睁不开眼睛。不久,所有人都晕了过去。

  狼牙月上还未升起,西边的天空早已如血痕般,晚曦像道道痕迹扎着天空,看起来格外的渗人,荒莽的原野也渐渐暗淡起来,百里荒草在东风的逼迫之下显得格外无助,似乎拜倒在东风的脚步之下,伴着黄黄黯淡,环着徐徐凄凉,空气此刻也似乎凝固着不能动弹了,似乎厌恶这不远处的那阵阵恶臭。

  几只刚刚从西边归来的乌鸦,拖着沉重的肚纸缓缓的飞来,貌似刚刚饱食了一顿,饱食是的地点则是那发散着这阵阵恶臭,弥漫着滚滚浓烟的血腥之地。

  东方的繁星刚刚挂起,而一颗新星便从此冉冉升起,他是群星重最闪耀的一颗,非一般的藐视这周围不堪入目的群星。

  那臭味弥散之地,周围堆积着如小山般的尸体,血色凝聚在四周。那死人堆中,还有一阵微弱的心跳声,突然立身做起来了一个人,夹着的血腥迎面扑来,呛的人呼吸不过来,便咳嗽起来。这个人一醒来,看了看自己的四周,惊恐的眼神充满了整个眼眶。这周围的尸体有些怪异。

  自己身边的死人都穿着一些黄衣,头上裹着黄巾,而还有少数人是穿着一件成红色的军装,军装之上还绣着一个汉字。那人大惊,莫非自己来到了汉朝,是东汉还是西汉?

  ““酷-A匠s网:"首"发!v

  自己也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我和林霖不是在打架吗?到底怎么回事?拖着疑问,继续寻找着周围的线索,但在自己身边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林霖吗?

  但又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人,他倒是像林霖,不过比他帅一些呀?他全身都是血,不过心脏仍然在跳着。还好,没死。又打量着,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战袍,身上有不少伤口,但都没伤及要害。

  又看看自己,我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战袍,和他完全相反,不过只是被鲜血染成了红色。莫非自己附身了,但这个人身上,又发生了什么?

  欧欧。考,这是狼的声音,哎,先把他抬到树林去吧。我一伸手,本以为他的体重够我喝一壶了,结果,一下轻轻松松抬起,心想,我到底是谁,怎么这么牛逼。

  突然,便听见脚底下的地上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紧接着就传来滚雷般的马蹄声,由远至近。不管了,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再说。心想着,就钻进了树林。

  恐惧之中,我看见了不远处有一队骑兵驰进了我的视线。近了,更近了,我的心也不由之主的蹦哒个不停。骑兵们头上都戴着银盔,手中举着长枪,全身上下都被盔甲给挡个滴水不漏。不过他们手中举的也是汉字的大旗。

  难道,他们是自己人,算了还是不出去,万一不是被杀了怎么办?老子可不想死了,再死,我的小心脏也禁不起下啊。

  停。只听见领头的那是个士兵说。那个穿白甲的骑士九十度摆起了手,勒住了坐下的战马,大声喊的出来。

  后面的几十个骑士也都停了下来,并列这站着,寒深的目光阴冷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仿佛早已见惯了。

  都下马,看看覃大人在不在这里,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宝贝。领头的士兵发这话。

  骑士们陆续都下马,拿着长枪,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切,向那一片血色的沼泽地寻去,每走一步,便发出一声轻蹙之响。

  在那沼泽地旁得到树林旁,我静静的看着这一切,记忆中一直回忆着现在的一切,我的脑海中楚然出现四个字~我叫覃槿。突然,身旁的林霖咳嗽了一声,便朗声叫了起来。我靠你朱总,早不醒晚不醒,偏偏这个时候醒。

  然后,那领头的士兵将头一转,定在树林前,眉头一拧,大叫一声,谁,出来。他身旁的士兵们也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警戒的盯着,拧起了长枪做好了战斗准备。

  额。只能涨涨运气了,我硬气的走出去说了声:是我。当我走到了他面前,那领头的骑兵,那奇兵看清了我的脸,急忙退后了一步,看着走过来的我,没有了敌意,反而多了一丝喜悦,急忙抱拳道:大人.。大人,属下卢林,参见大人。

  参见大人,其余的士兵也都效仿起来,齐声拜道。

  听着这样的话,我并没有回答,而是在记忆里搜索这个叫卢林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沐槿说:

记住,我们不是一般人。这几天,卡剧了,每天至少一更,不会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