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凌晨,我朦朦胧胧醒了,听到一些低沉的哭声:“呜呜呜~格兰杰……你别死啊!……呜呜呜”

  我稍稍抬起头,看到凯文双手摇着格兰杰的身体,看起来他好像死了。

  “对不起,Mr.凯文,他的心脏被绿色怪物炸伤了,失血过多,已经没救了……”一个白衣服的人——看起来是医生——站在半跪着的凯文身边,低着慢吞吞的说着。

  “好吧……该死的……”凯文缓缓放开摇晃格兰杰的手,换作捂着脸轻轻地抽泣……

  我坐起来,凯文好像意识到有人看着他,立刻停止了抽泣,站起来走到我跟前:“额……史蒂夫?是吧?”

  “嗯?”

  “我能问一下……昨天,你们说的‘him、herobrine、R.E.H、方块世界’什么的,是什么意思?”

  我把方块世界的事情像告诉沃特一样介绍给他听,他听得很入迷。

  “这么说,除人类世界外,还有另一个世界?!”

  “当然,不过,我和我的伙伴需要消一个幕后黑手——R.E.H,是他造成方块世界的动荡。”

  “噢……”

  天渐渐亮了,我的同伴们都醒了。

  “额……史蒂夫……我们好像还有一件事没做!”佛克摆弄着他的铁剑,一边说着。

  “当然,摧毁这座城市的传送门!”弗雷克和我异口同声的回答。

  “先生们……我能去吗?”凯文望着我,“我已经失去同伴了,我无家可归,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去?”

  “哦!当然!”佛克笑着和他握握手…

  酷◇!匠%m网永b}久免@t费f看小说(

  “真奇怪,我们从机场一直到市区就没见过一个怪物……”弗雷克边走边说,“这可能是不好的预兆……”

  “也可能是好的!”佛克说,“这也说不定呢!”

  “这真的很奇怪……如果怪物不出现,那么……我们怎么找到传送门?”我说。

  “或许……我们不用找了……”弗雷克眼睛瞪得老大,我们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末影龙,从一个末地传送门附近盘旋,下面是怪物的尸体。

  “WTF……”佛克脸色苍白,他一直还记得那次在末地差点死掉的事。

  “它……好像还没看见我们……”弗雷克指着盘旋着的末影龙,“但是……这不代表我们没麻烦……看!”他指着末影龙,不,是它的前面,一个三头怪物,浑身漆黑,正相着末影龙发射一些黑色的类似炮弹的东西,末影龙伤痕累累,而黑色三头怪物也是如此。

  “凋零……方块世界另一个boss,我们没有打过它,但也不代表它不存在,它是需要人为召唤的!”我解释道。

  “那么,是谁会召唤出这玩意?”弗雷克问。

  “还用说?当然是herobrine……不对,是R.E.H啦!”佛克手一甩……

  “吼!”末影龙貌似已经发现了我们,径直冲向我们,不顾身后的凋零。

  凋零也同时发现了我们……

  “完了,快躲!”弗雷克拉着我,躲到一间房子里,佛克他们躲到了街对面的一座房子里。

  “轰!”末影龙把柏油路装出一个大坑,然后又飞上天,凋零则是堵在我和弗雷克躲避的房子外,试图把房子炸开。

  “这玩意看起来成不了多久……”我说,掏出钻石剑打算冲到佛克他们的房子那,那座房子看起来比较结实。

  “慢!等会,等会……”弗雷克按住我的手,拉着我来到厨房里。

  “进这里干嘛?”我说。

  “哈……看这个!”弗雷克指着煤气罐。

  “好主意……”我笑了笑,“佛克说得没错,你真是一个聪明的笨蛋!”

  他也笑了一下,扛起煤气罐就走到门口。

  “你打开门,我把它扔出去。”

  “哦,好!”

  “准备?1...2...3!”

  门被我一把拉开,同时一个半人高的煤气罐也飞了出去正好砸在凋零底下的地上。

  “boom!”一声巨响,凋零炸的摔在了地上,全身周围出现一些淡红色的东西。

  “现在冲出去也不迟啊。”弗雷克微笑道,我和他立刻捂着鼻子冲了出去,以防煤气中毒……

  “佛克!出来把这个三头怪物杀了!快!”我一边朝着他们的房子跑,一边大喊着。

  “啊哈!这下它可不经打了!”佛克兴高采烈地跑出来,砍了凋零三刀。

  出乎意料的是,凋零突然间立起来,把黑色炮弹——实际上是一些黑色的头颅——打在佛克身上。

  “shit!史蒂夫!……帮忙!”吉姆捂着伤口,脸色苍白地说。

  “嗖嗖嗖!”三支箭一齐射出,正中凋零,凋零就这么倒下了。

  “注意!”我指着他们头顶,末影龙正趁我们不注意冲向我们。

  “看好了!”佛克吼道,“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驯龙高手!”

  只见末影龙径直冲向佛克,快要撞到他的那一瞬间,吉姆将身一跃,一屁股坐在末影龙的脖子上,然后骑着它飞上天空。

  “wow……”弗雷克望着越飞越高的佛克和末影龙发出一声惊叹。

  末影龙想方设法把吉姆摔下来,但是吉姆紧紧抓住他的脖子,把剑插进他的脖子里,紫色的血喷涌而出,末影龙嘶吼连连。

  待到末影龙再次接近地面时,佛克把剑使劲一插,然后拔出来,一跃而起,落到地上。末影龙则是浑身上下发出紫色的光,上升到半空中,然后“boom!”的一声巨响,从空中散落下来许多经验球。

  “干得漂亮!佛克,好身手!”弗雷克和沃特都连连称赞道。

  吉姆不断笑着。

  ……

  “那么我们现在就去方块世界!把R.E.H干掉!”高兴了一阵后,我指着那个巨大的末地传送门,“从那去到末地,再回到主世界,虽然很麻烦,但是这算是唯一的办法了……”

  我们一行六个人——乔尼被沃特绑着——进入了末地传送门,即将迎来新的挑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潮风说:

还是那句,其实WTF的全称是

what the f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