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将嚣张跋扈的谷涛击退,随之而来的便是对方嘶哑夹杂着戾气的言语,李凡知道,这位莫名其妙来找自己麻烦的驼龟峰弟子是真正的愤怒了。

  不过,李凡却没有丝毫畏惧。

  体内围成玄奥圆形的洞天八窍缓缓旋转,与天地灵息混合而得来的窍劲在体内宛若洪水奔腾,李凡隐隐有一种明悟,那熊血渗入体内之后,自己不但修为暴涨,肉身得到强横的力量,心境似乎也进行了蜕变。

  初入小乘境四层之时对上周然,那时的李凡初入昆仑,境界快速提升,心性却无法与境界提升的速度相当。杂念太多,就如染缸之中的白布,污垢缠绕,无法独善其身。

  之前几个月都与周然相安无事,可是一得到力量之后隐藏在心境之中的丑陋开始占据上峰,之后便发生冲突,直接导致了后面各种对自己不利的局面出现,应该说,现在的谷涛会找上门来,将自己与林子萱三人陷入危险之地,都是因为自己当初心境上的不成熟。

  瞬息之间,种种因果在李凡心中闪过,宛若醍醐灌顶。

  刹那间,李凡整个人进入了奇妙的境界。原本维持着对敌状态紧绷的身体开始放松,体内翻滚的血气变得平静,呼吸之中,由第五窍穴涌出的气息在体内旋转,全身的血液被灵息牵动。

  心境的洗礼带动着洞天八窍的旋转,存在体内的杂质伴随着血液排斥出来。

  血液的杂质,脏器的杂质,骨髓的杂质,在灵息不断的徘徊中渐渐消失。

  若以洞天六窍观看,可以发现李凡的身躯在散发圣洁的光辉,骨骼如玉,血液如金丸,这是无垢之躯。

  灵,活,智,力,聪,五个窍穴再次洗涤。身体更加轻盈,力量更加雄厚,肉身紧密结实。

  喝!

  一切变化都在电光火石之间,一声轻喝,将体内最后一股晦气吐出,李凡的眼神中,光辉流转!

  目光所到,火光璀璨。

  谷涛的攻击降临!

  窍劲外放,运转由心,捏气化形,意味着小乘境五层顶峰的捏气化形,便是谷涛胆敢只身一人前来寻事的最大依靠。

  炙热的火光闪耀,完全由天地灵气幻化的火鸟夹杂着暴烈与戾气扑面而来。

  站在一旁的林子奇的脸上满是严肃,清晰的话语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

  “小心,他幻化的是三阶妖兽火煞鸟”

  “来得正好!”

  李凡眼神闪烁,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灵息像潮水一样向四面八方涌出,脚下的碎石,枯草,谷涛扭曲的神情,还有眼前的火煞鸟,一切的一切传入李凡的脑海之中。

  心动气转!

  体内的气劲如江河奔腾,大浪拍石,崩千山之惊雷。

  一步踏出,君临天下!

  道袍无风飘摇,黑发张扬,随着步子踏出,包裹在李凡身上的气息如火焰炸开,气势翻滚。

  暴烈的火煞鸟与李凡正面接触。

  无声无息,李凡数根长发卷曲。

  原本汇聚在李凡眼中的光辉消失,右肩耸动,

  出拳。

  这一拳,就如夜空流星!狂风怒卷。

  “蓬!蓬!蓬!”

  宛若火鸟凤凰,高贵不可方物的火煞鸟在李凡无可匹敌的拳势之下,炸成漫天星火!

  出手之后便一直观望,想看着李凡被火煞鸟焚烧痛苦摸样的谷涛楞住了。

  “怎么可能?”

  原本因为愤怒而扭曲的稚嫩面孔此时满是不可置信,居然徒手就把火煞鸟打爆了?那可是三阶妖兽,而且是由天地灵气幻化而成,比之真实的火煞鸟强上不止一筹。

  谷涛的眼神变得更为可怕,他周围的气场开始扭曲,与之相比,他的神情开始变得平静,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只有驼龟峰熟识他的弟子才知道,疯子谷涛,真的疯狂了!

  一丝青烟从李凡的指尖冒出,谷涛的话语也适时传进了他的耳朵,这好似师长教训弟子的话语并没有让李凡生气,只是李凡的眼神愈发冷淡。

  看了看不远处的谷涛,李凡漆黑的瞳孔闪过一丝厌恶。

  无缘无故想来找我,无缘无故想打我,无缘无故想弄断我的一只手。你以为你是仙宗的儿子?

  脸上闪过一丝讥笑,李凡轻动嘴唇:“就算你是仙宗的儿子,又能怎么样?”

  “蓬”

  李凡重重跺脚,身形疾驰而出,围绕在身上的气劲随着身形的拉扯显现出一条长长的痕迹。似长空流星坠。

  这一下身形奔腾,没有任何技巧,有的只是体内无穷的暴力!血气在体内燃烧,早已淬炼千百遍的筋骨皮膜,小乘境四层神力境!完全发动,骨膜脆响,如天神发怒!

  林子奇三人看着李凡大步奔腾,心情由担心变为震惊。

  “这气势!居然隐隐有一种传功长老给我的感觉!”

  林子奇与紫玲儿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神情中毫无掩饰的震撼!

  身形隐隐被包裹在巨大灵气屏障之中的谷涛也没有想到李凡全力发动之下,居然暴力如斯,眼神中满是忌惮,这样凌厉无比的动作,无可匹敌的气势,到底要

  ◇看正:'版》%章)节$上s酷匠M。网

  “小乘境四层神力之境,居然能到这种地步!”

  李凡到了!

  在呼吸之间,李凡便到了谷涛身前,随之而来的,还有沸腾的气息,没有愤怒,没有仇恨,有的只是纯粹无比的天地灵气,被李凡气息震撼,包裹在谷涛周围的气息有一瞬间的失守!紧急关头,谷涛双手提起,重重击掌,周遭灵气开始暴动,天地灵气变化成贝壳状,他在瞬息化攻为守!

  “看你如何守!”

  李凡轻吐话语,身体倾斜,右脚化长鞭,没有漂亮招数,只有蛮力破敌!

  这一脚出,两人周遭的灵气炸响!

  原本欲将李凡吞噬的锐利灵气屏障开始翻腾。肉眼可见的莹莹光幕在扭曲,

  “好险!”

  看着李凡右脚带起的威势在付出屏障缩小一半的代价之后消失殆尽,后怕的话语在谷涛心中浮现,随之而来的还有隐隐不可匹敌的念头。

  “还没完!”

  一脚将谷涛的守护屏障打去一半,李凡身形变化,再次强悍出手!

  狼奔虎袭!再次握拳出手的李凡气势较之前更盛。

  缩小至只能包裹谷涛的身体的守护屏障再也无法抵挡李凡这一拳,似琉璃破碎的声音响起,散发着荧光的屏障便被拳头蛮横击碎。

  以肉身迎接李凡拳头的谷涛在拳头击中胸口的瞬间便被澎湃窍劲打飞,胸口中拳的位置好似陷了下去一样,之前意气风发的驼龟峰弟子面容扭曲,嘴角流血倒飞了出去。

  ……

  这一片小天地随着谷涛的失败变得寂静。

  变化太过迅速,使得旁边的林子萱三人太无法接受。

  脸上夹带着细微红晕的林子萱握住嘴巴,生怕自己一个小心喊了出来。

  紫玲儿再次看向林子奇,发现对方脸上满是凝重。

  谁能想象到一个小乘境五层的弟子会被一个入昆仑不足半年的弟子击败?与李凡相熟住在一间院子里的林子奇心中满是疑问,起初他们会找李凡一起来试炼山做任务,除了林子萱对李凡有一丝情意之外,就是自己认为还算了解这个平日不怎么喜欢说话的师弟,可是现如今再看,真的了解李凡吗?

  洁白的牙齿咬在微泛紫色的嘴唇之上,被天柱峰众多弟子戏称二师姐的紫玲儿眼神中闪过一丝茫然,李凡那原本简单单薄的身体慢慢在她的眼神之中慢慢变得神秘,看了一眼呆在旁边的林子萱,那单纯的小师妹想来只是一心担忧她的李师兄会不会受伤吧。

  谷涛粗重的呼吸打破宁静,嘴角流淌着猩红的血液,这个来之前嚣张无比现在却满身狼狈的弟子挣扎着依靠在身后的大树身上,胸膛起伏。

  李凡心里虽然笑开了花儿,但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骄横的神情,走到谷涛身前开口道:“是周然让你来的吧?”

  背依着大树的谷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惨笑道:“不错,的确是周然让我来的。”

  正中自己心中所想的李凡皱了皱眉,问道:“为什么?”

  即便李凡经过变化之后心窍聪慧,头脑清明,也无法知晓谷涛为什么会听从周然的话来寻自己的麻烦。难道就仅仅因为周然的父亲是长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