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这阵法之外的试炼山给人感觉是安详宁静,那么这里面可以说是肃杀狂躁。

  四人一进阵法,就遭到了袭击。

  更¤新●最^F快7上酷uS匠|q网V%

  约莫比李凡高出一个头的黑色棕熊咆哮而来,声势巨大。幸亏四人早在进阵法之前便做好准备,按计划以李凡为诱饵纠缠,而后三人以窍劲化作弧形气刃,砍棕熊双臂,威力最大的是林子萱一招居然直接将棕熊身首分家。

  看着棕熊重重倒地,李凡惊讶道:“子萱,你已经是小乘境五层了?”

  “对啊!不过我运用起窍劲还不是很熟练,所以速度比不上紫玲儿师姐!”林子萱抿嘴一笑,脸现红晕道。

  感觉到自己被忽略的林子奇听了嘟囔道:“你怎么说你不如我啊,你让我这个做哥哥的威风一次不行吗?”

  伸手轻轻拨弄扰乱的长发,紫玲儿一声轻叹:“我说李凡你就这么不懂得关心人呢?你居然连子萱现在是什么境界都不知道,那你知道不知道她的生辰?最重要的是,你知不知道她有没有在家与人有婚约?”

  最后一句显然有所指,林子奇重重的咳嗽一声也不敢说话。原本李凡以为紫玲儿这句话完全是针对林子奇,可是当他发现子萱脸色苍白的时候,心里一个咯噔,难道子萱真的有婚约在身?

  心里一阵莫名的失落,李凡很想问清楚,只是看子萱此时的神情也不好问下去,只好笑道:“继续走吧!早点完成任务回去!”

  四人各有心事的往里面出发。

  前面棕熊的血液将一片地面染红,林子奇走过的时候不巧踩重了一些,便有几滴血水溅了起来,其中有一滴落在李凡的手上。血溅在李凡的手上,瞬间消失,刚想擦拭掉血渍的李凡愣住了。

  。。

  林子萱跟在林子奇紫玲儿身后,低头不语,精致的面容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她想到刚才李凡师兄失落的神情,终究李凡师兄还是关心我的,林子萱这样想着,脑海中便闪现出了两人初识时候的场景。

  那天,好像是从炼心峰来到天柱峰的第二天黄昏,她坐在草地上看夕阳落下。几个她没有印象的弟子过来与她攀谈,本就不善言辞的她不想开口,路过的穿着破烂衣服的少年过来阻止,他并不知道已然是小乘境五层她可以轻易将这些弟子吓走,只是不管不顾的将她护在身后,被那些弟子拳打脚踢,之后,那些弟子走了,鼻青脸肿的他居然还笑着说道:“以后谁欺负你,你告诉我,我会保护你的!”

  李凡,就这样进入的林子萱的心里。

  。。

  突然,一声嘶吼。

  将沉思的林子萱唤醒,本来微带笑容的面孔瞬间苍白,即便这声音有些变调,她仍然能知道,是李凡师兄的声音!紫玲儿和林子奇此时也注意到李凡没有跟在身后,转身望去。

  原本棕熊尸体处有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在痛苦挣扎!

  是李凡!

  阿丑说过李凡身有“龙纹”!身具“龙纹”,体内有龙血,龙血可吞噬万物血气成长。

  痛!这是李凡唯一的感觉。

  那滴血进入李凡的身体之后,直接就将李凡体内的血液带动,沸腾燃烧!

  原本都已经流在地上棕熊的鲜血好像被什么东西牵引一样,宛若红色丝线不断钻入李凡的体内,那些血液燃烧所带来的剧烈疼痛似乎要讲李凡的意识撕开。

  这个时候李凡居然能感觉到体内那围着一圈的通灵八窍。其中四窍忽闪忽暗,另外四窍就如明珠蒙尘一般。

  疼痛蔓延全身,李凡背后常人看不到的纹路,原本黑色的纹路好像活了过来一样,宛若苍龙在李凡体内游走,每游走一次,便是一阵断筋碎骨的感觉!

  被血水遮住眼睛的李凡目不能视,疼痛无比的他跪在地上,不断将头撞在土地上,希望能压抑住这种感觉。

  在紫玲儿林子奇眼中,全身是血的李凡此时宛若荒古凶兽,原本给人清秀感觉的少年已然变的与厉鬼无异,黑色的长发渐渐变成妖异的红色,这红发李凡每一次撞击地面都使得大地震动,周身有树木不断倒下,连他身边的杂草都好像失去生命,倒了下去。

  林子奇看到林子萱有所动作,喝道:“太危险了。不要过去!”

  “李凡师兄,这次让我保护你!”

  早已眼中含泪的林子萱不顾林子奇话语,直接向李凡那里跑了过去。

  “不要过来!”

  感觉到有人往这边过来的时候,李凡嘶吼道。

  剧烈的疼痛已然将他对身体的控制剥夺。

  下一刻他便再也说不出话了,也感觉不到有一个温暖的身体抱住了他。

  背后那东西宛若活物游走,每游走一次都带动他体内的窍穴运转,灵息疯狂的旋转,血气汹涌。原本不知道为何存在在李凡体内的神力开始消失,天门隐入窍中,而那原本阴暗的第五窍开始闪烁出微弱的光芒。

  身上的龙纹,在以一种小乘境难以忍受的方式改变着李凡的身体。

  以兽血为媒介,强行燃烧血气,运转灵气,将血液的品质提升,用以打开封闭的窍穴。

  “要死了吗?”

  这个念头浮现在李凡的脑海中,身体内的疼痛仍在继续,继续蔓延到脑海中,就像脑海中突然多出一柄利剑,不断撕开自己的意识。

  一次,两次,那柄利剑似乎有智慧,感觉到没有达到目的,加大了撕裂的力度。

  突然,李凡肉体上的疼痛消失,下一刻,无边的疼痛在脑海爆发,都凝聚在那一柄剑上,再也无法坚持,李凡就这样昏了过去。

  没有人留意到,他手上的铃铛变了颜色。

  。。

  林子奇与紫玲儿走了过来,李凡那红发的头发渐渐变成原本的颜色,两人脸上满是震惊,张张嘴,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任由身前的少女。

  林子萱的泪水止不住的滴答在李凡满是血污的脸上,双手拼命的摇晃着李凡的身体。

  这寂静天地里,只有少女的哭喊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