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黄色的小纸鹤,脱离紫玲儿的手漂浮在空中。

  李凡仔细打量这个小纸鹤,瞬间便想起来为什么会觉得眼熟了,之前匆匆忙忙离开长老院的弟子不都是乘鹤离去?只是眼神落在纸鹤“单薄”的身体上,难免心中有些忐忑,瞬间李凡想到林子奇师兄那一个顶两个的身体,这个小纸鹤真能平安到达要去的地方?

  林子奇本来在向紫玲儿抛眼神,注意到李凡不停在用余光偷瞄自己,猜到李凡想说些什么,心中一阵火气,嚷道:“你老是看我干吗!胖怎么了?胖有罪吗?有规定胖子不能骑鹤?”

  李凡三人都被林子奇的话逗笑,连原本冷着脸的紫玲儿语气也和善了很多,将浮在空中的纸鹤抓在手中,轻咳一声,说道:“放心好了,一点贡献兑换的小纸鹤原本只能乘坐三人,后来子萱特地求了院里的师兄加了几道符法,带五个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林子奇原本以为紫玲儿是在替自己说话,听到最后更郁闷了。得,真把我当两个人算了!

  看着林师兄一阵气馁的模样,李凡也不好意思再说笑了,只是让紫玲儿赶快把小纸鹤变幻起来,早些去试炼山。

  外门弟子一般来说境界都不算高深,所以一般长老都不传授什么法诀,紫玲儿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滴了几滴水到纸鹤的身上。

  滴水见长。

  原本拳头大小的纸鹤,不一会儿便长至与时常能在昆仑仙门内见到的仙鹤一般模样,体型却是远超普通仙鹤,足足有普通仙鹤三四只大小。只是毕竟是死物,一变大来模样就不太好看,纸鹤身上有许多鲜红状若蚯蚓的细小符箓,落在不懂里面门道的李凡眼中也是一阵鄙视,心中只好感叹一点贡献只有一点贡献的价值。

  李凡四人先后登上纸鹤的背上,然后纸鹤便扑腾腾的飞上天去。

  。。

  离天柱峰最近的驮龟峰,一角。

  两个弟子在细声交谈,一个身形魁梧无比,脸上满是戾气,另外一个瘦瘦弱弱,眼珠不停流转,似乎在算计着什么。

  7酷xf匠i网首K发

  如果李凡在此处,必定能认出来那个瘦弱少年,属于天柱峰弟子,周然。

  伸出拍拍身旁魁梧少年的肩膀,周然大步离去,阴冷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李凡啊李凡,收拾你真的太简单了,我只需要把你跟姚娜背地里有什么关系的风声传出来一丝,就有无数人前赴后继的想收拾你!”

  脸上看上去稚嫩的魁梧少年原本呆呆的目光在周然离去之后变得闪亮,嘴角咧出不屑的笑容:“你周然幸亏有个好爹,不然就凭你一个小乘境四层的小喽啰就敢拍我的肩膀?也罢,这口气就出在那个叫李凡的小子身上。”

  。。

  大概是因为贡献院的弟子看在林子萱的份儿上稳固了一下,所以这看起来让人觉得不靠谱的纸鹤也没有李凡想那么差劲,平稳的飞了起来。李凡是第一次坐纸鹤,早已有经验的其余三人都让他坐在中央位置,虽然李凡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按照嘱咐坐在了算是中央的位置,前面林子萱和紫玲儿靠近而坐,有着臃肿身体的林师兄则坐在后面,纸鹤能坐的位置本来就不大,所以四人坐的十分靠近,空中悠悠的风吹动,李凡鼻息中传来来自两女身上的两种不同香气。

  纸鹤仍然平稳的按照一个速度往空中飞去,底下的天柱峰则在视线里越来越小,空中云雾缭绕,第一次“腾空”的李凡觉得自己颇有些神仙高手的味道,自是一联想到纸鹤的不堪模样,便不忍再想下去。

  前面的林子萱突然转过头来,伸手递给李凡一件东西,说道:“李师兄,这是贡献令牌,滴血认主就可以了,以后交任务的时候都要用到的!”

  本来在想七想八的李凡骤不及防的抬起头来,刚好与林子萱的怯怯的眼神对视,然后眼神落在林子萱干净的脸庞上,一阵恍惚,差点忘记去拿林子萱给自己的牌子,慌乱间想去拿牌子却握住了林子萱的小手,手掌微凉。

  坐在后面的林子奇头靠在李凡的背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说道:“贡献令牌千万要保管好,如果令牌掉了再去领一个的话原本令牌记录的贡献点就要减少一半。”

  听到林子奇声音的林子萱赶紧把手抽离了李凡的手掌,把头转了过去,然后向小偷一样偷看身旁闭眼养息的紫玲儿,发现对方没有发现什么之后轻轻的拍动自己的胸口,可爱至极。

  手指轻轻触摸林子萱递过来的令牌,约莫一指长半指宽纯白色的小牌子。耳边回响方才林子奇说过的话,李凡问道:“这个令牌怎么看贡献点多少啊?没有刻录啊?”

  “看颜色,赤金蓝紫,白色是没有贡献,如果你有十点贡献,牌子就会是紫色。你有一百点贡献点,令牌就会是蓝色。一百五十点,就会有一道蓝色五道分开的紫色。一千五百五十点就会是上面一道金色中间五道蓝色下面五道紫色。每次完成任务长老都会把贡献点记录下来,然后变幻令牌的颜色。”回答李凡的是林子萱。

  还没等李凡开口,坐在林子萱身旁的紫玲儿说道:“等下进了试炼山再说说任务的细节吧,现在最重要的是调息身体,尽量将神力运用起来,活络血气,不然等进山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遇到妖兽,被打个措手不及就完蛋了!”

  李凡一阵苦笑,心道这个玲儿师姐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头脑聪慧,强势无比,再看看林师兄,平时懒懒散散,似乎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也不知道林师兄如何喜欢上她的,听林师兄说她原本在炼心峰女弟子之中也很有威望,到了天柱峰被其他女弟子暗地里叫二师姐,似乎也是小乘境五层的修为。

  。。

  云雾缭绕的空中,遥不可及的天宫仍然高高挂在九天之上,普通弟子似乎飞的再高也看不到它的真容。

  李凡将目光投放在那无尽雄伟,夺目光彩刺伤眼睛,然后落下眼泪,接着泪流满面。

  连看都不能看?

  于是就这高空之上,有少年坐鹤之上,双拳紧握,像个傻子一样泪流满面看着高高在上的天宫。

  “不让我看,我偏要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