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师兄并没有听见李凡最后一句,所以他也没有过多询问,转过头继续听长老训话,有时候他很看不透这个看起来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师弟,只是这昆仑仙门内谁还没有自己的小秘密呢?

  李凡缓缓伸出手,眼神落在有些粗糙的手掌上,他能感觉到这只平凡的手掌中蕴含的力量,甚至能感觉到存在在他身体里的神力无时无刻都在改变他的身体,让他能比别人更加强大。李凡心中欢喜,同时也担忧。

  早在几个月之前李凡便发现了自己身体内的不同,最明显的就是修炼速度极快,所以他只需要看一次《修道注释》就能顺利的打通一个窍穴,若然没有今天这个状况,他还可以理解为自己属于修炼天才,可是修炼天才也不可能不需要沟通天门就能直接运用神力。

  无数的可能在李凡脑海中浮现,又被一一推翻。最后,灵光一闪。

  一个白色身影出现在李凡脑海。

  ……

  “好了,今天要讲的就这些,现在找两个人上来试招,”声若洪钟滔滔不绝讲了半个时辰的宁烈大手一指,指向周然“你,上来挑选一个对手”

  周然箭步走到前面,显得有些急不可耐,同样挥手一指。

  宁烈说让周然找一位弟子试招,后方的已然平静下来的李凡几乎不用去想就知道周然会点出自己的名字。这么好一个“欺负”自己的机会,周然怎么会放过?之前姚娜不让周然对自己出手也只是因为她身为大师姐有义务阻止弟子私下争斗罢了,明面上弟子较量,谁都插手不了。

  “真当我好欺负的。”李凡大步走了上去,眼神冰冷。

  很多弟子看热闹似的交谈了起来

  “这个李凡有罪受咯”

  “活该,这个李凡也是自找的,连入门弟子都不是,周然师兄想收他做跟班的居然还不乐意。”

  “几次跟周然师兄顶嘴,这次周然师兄还不得好好收拾他?”

  “整天穿个破烂衣服,早看他不爽了。”

  坐在第一排的姚娜听到后面弟子肆无忌惮的话语,皱了皱眉,眼神闪烁,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周然环抱着手对着走到他面前的李凡讥笑道:“李凡,这次我给你个机会,你只要说你自己是废物,我就下手轻一点,如何?”

  “你这废物废话真多!”李凡直接一个白眼。

  周然差点被一下噎死,气的火冒三丈的他直接就想把李凡打趴下。

  站在一旁的宁烈突然开口。“你叫李凡?怎么不穿道袍?像什么样子?”

  李凡还没开口,周然却抢先说道:“回禀长老,这李凡不是本门弟子。”

  “不是本门弟子?”传功长老宁烈脸色一变,“你就是半年前意外撞进昆仑结界的那个孩子?”

  “是”李凡心中一阵波澜,脸色平静道。

  宁烈脸色变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挥手示意可以开始较量,然后本人腾空而起不知道去了哪里。

  周然心中一阵大喜,传功长老走了,自己可以不用留手了。

  收起嬉皮笑脸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一声大喝。

  借助冲力周然一个箭步上前,肩膀耸动,甩手就是一个基础拳法的杀招“冲拳”。拳势极快,空气中响起被拳头扯动的风声。

  早就蓄势已久的李凡踏前一步,同样挥起拳头,“冲拳”对“冲拳”

  拳拳相对,宛若烈马奔腾相撞的巨大冲击力使得李凡和周然同时后退,感受着手臂的酸麻,不可置信的神情从周然的面孔中毫不掩饰的显露出来。

  李凡甩了甩同样酸麻的手臂:“周然,你别欺人太甚!”

  周然一怔,接着就是一阵大笑:“我说你这个爬虫样的土包子早上怎么敢跟我顶嘴,原来是到了小乘境四层,不过你就算到了四层又如何?”

  “不错,我的确是到了小乘境四层。”李凡轻声细语道:“我不想如何,好像是你要找我如何吧?”

  “很好,今天我非要打趴下你!”周然眼神怨毒,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今天再不收拾这家伙,只怕我就要威严扫地,以后在天柱峰弟子谁还听我的话。”

  脚尖借地面发力,身影宛若猛虎扑出,五指成爪,狠狠掏向李凡心窝。

  杀招,猛虎掏心。

  灌注神力的手指宛若铁爪,借助身体的瞬间爆发,威力不比那下山猛虎弱,周然这一招显然已经超过了切磋的界限,若然身受这一招,重伤是跑不掉的。

  李凡轻吸一口气,本就一直存在体内的神力瞬间被调动起来,目光凝聚在对方的手爪之上,他肩膀后倾,手臂猛然伸出,五指并拢,如蛇出洞。掌法:蛇手。

  “啪”

  手与手相撞,两人瞬间变幻成拳法相击。

  嘭嘭嘭

  拳头与拳头的轰击,传出厚重的击打声,瞬息两人的拳头便对撞了数拳。

  再次因为冲击停下身来,李凡的手臂上出现密集的拳头印子,周然毕竟已经进入小乘境四层很长时间,身体的灵活性不是初入四层的李凡能够相比的。

  反观周然,他手上的印子很少,却大部分已经显现出淤青,李凡的体内莫名出现的神力更为浑厚。

  双方基本算是平手。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体内神力无穷无尽,可就算这样仍然只能与时刻保持灵息沟通天门神力时强时弱的周然斗个两败俱伤,终究是进入四层的时间太短,比不上神力淬炼身体已久的周然。”李凡盯着楚心,若有所思。

  修道一途取巧终究不是上流,能够随时运用神力也只能在小乘境四层有些优势,到了小乘境五层,五窍风雷劲,已经不是运用神力,而是窍穴吸收灵息而产生的窍劲外放,迅如风,猛如雷,伤敌于十丈百丈之外,只看早上姚娜轻轻挥手便击退楚心就可见一斑了。况且这个不知道如何得来的神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没了,说到底还是要靠自身的修炼。

  李凡居然没有被周然打趴下,这让台下的弟子都大吃一惊。

  “李凡这小子居然隐藏得这么深?”

  %更新最快@E上(√酷匠9网B

  “怎么回事?虽然我们这一批的弟子全部到了小乘境四层,但是没有几个人是周然的对手,毕竟他有一个做长老的父亲,各种灵药服食,李凡居然能不落下风!”

  “一鸣惊人啊,难不成李凡这小子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嘿嘿,怎么不打了?周然快把李凡打趴下啊!”

  台下的弟子议论纷纷有惊讶的,也有恶意挑衅的。

  周然脸色铁青,他想不到明显是初入四层神力的李凡居然能跟自己打个平手,只是这种情况他若然是后退颜面何存,再迈一步,周然准备再次出手。

  “行了,长老只是说让你们试试招,又没说让你们一定要打生打死。”大师姐姚娜轻柔的声音响起,本也不愿继续打斗的李凡一拱手便往台下走去。

  走过姚娜身旁时,姚娜突然转过身来,姣好的容颜对着李凡轻声道:“我为我早上的话道歉!”

  糯糯好听的声音钻进耳朵,李凡眼神落在姚娜不着粉黛的脸上,真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小美人,一丝恶趣味在心头泛起,李凡做了一个让所有弟子惊呼的动作,附身到姚娜耳旁,鼻子能感觉到姚娜身上淡淡的香味,重重的吸了一口气,轻声道:“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

  长老居住的院子里,两道身影静静伫立,一个是刚刚匆匆忙忙离开的传功长老宁烈,这个身形魁梧煞气十足的中年男人身上仍然围绕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混元气息,只是与方才在传功台放的一副严肃面孔不同,此时的宁烈神情里满是恭敬,他的眼神不时看向传功台,不时看向身边的那人,似乎在等待那人的意见。

  站在他身前的,是一个背无鞘木剑少年,这少年看上去十六七岁,可他的身上居然穿着比传功长老宁烈云鹤袍还高一档次的云蟒袍,配上少年俊美的面孔,贵不可言。

  身份与实力同样吓人的少年看着传功台的打斗结束,冰冷的眼神中透出一股莫名的光彩。宁烈小心翼翼道:“执法长老,这李凡会不会真的是?”

  “四个月就进入小乘境四层,而且他的神力似乎与别人不同。”少年嘴角扯出一个微笑的弧度:“不过这些都没什么,若他真是当年那个孩子,再妖孽也不过分,毕竟血脉传承在那里。”

  宁烈心道若比妖孽谁能比得过你?只是这话他却不敢说出来,只是疑问道:“方才我用“破妄之眼”观察了他,那件事发生在二十年前,照理说那个孩子应该已经二十岁了,可是这个李凡的骨龄却还不到十七年。”

  眼神落在李凡手上的铃铛之上,少年模样的执法长老没有直接回答宁烈的话,沉思了片刻,答道:“这么明显的漏洞师兄不可能察觉不到,一切等师兄回来再说吧。掌管界上界须弥大阵的虚刹峰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这段时间不断有长老想来一探究竟,都被我拦了下来。可是也拖不了多久,若然虚刹峰直接禀告天宫,天宫降落意志我也不敢阻拦。”

  李凡自然不知道远处有两位长老在为他担忧,他现在只想马上去山下。

  去找一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