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第二次?”徐师佳似乎已经变得异常愤怒了。就在这个时候,她就狠狠的盯着李越说道:“你说清楚!”

  “嗯嗯嗯!”李越点点头。他回头看了一下,发现身后的众人都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他们,不禁也苦笑了一下,然后就拉着徐师佳走得更远了。

  看着他们已经开始朝着那片草地走了过去,白幽梦明显很怒的样子。她几步走上前来,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猛然间,却震惊了。

  “这个,这不是……”一边说话的时候,白幽梦已经惊讶到开始拿手捂着嘴了。

  等到再次起身看着对方二人的背影的时候,白幽梦忽然就感觉到一阵莫名其妙的伤感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最h、新章j(节上酷?m匠网

  虽然依旧很愤怒,但是她没有再去制止他们,也没有做任何事情,只是静静的站再原处,看着李越二人,越走越远。

  已经走了好一段距离去了。

  徐师佳忽然停下脚步。她看到李越还在一个劲儿的朝着前面走,不禁就有些生气的喊了一声道:“李越!”

  “嗯?”听到对方叫他,李越转身回来,然后就以一种特别怪异的口气对着她说道:“怎么了?”

  “告诉我!”徐师佳忽然几步走上来。她的眼睛,都快要贴近李越的脸了。就在接下来的时刻,徐师佳就盯着李越问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李越没有回答她,只是躬下身子。徐师佳楞楞的看着,看到他弯腰在另外一个尸体的上面,用手揩了点儿血迹,凑在自己的鼻子间,闻了闻。

  “你在干嘛?”尽管那个尸体挺让徐师佳害怕的,但是她还是鼓起勇气,语调战栗但是依旧严肃的问着李越。

  那具尸体没有头颅,怪不得徐师佳会害怕。

  李越忽然笑了笑,然后站起身来。他看着对面的徐师佳,准备用手去撩她的长发。可是很不幸的是,当他的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被徐师佳躲开了。

  尴尬的笑了笑之后,李越就指着地上的尸体对着徐师佳说道:“你的父亲,他去的很值!”

  “这个人,他又是谁?”徐师佳明显不知道李越这葫芦里面卖的什么关子,不由得就变得更加生气了。她似乎是对这种血腥的场面不感冒,不由得后退几步,用手捂着口鼻,有些不满的对着李越说道:“我父亲和他有什么关系?”

  “很好的一对对手啊!”李越冲着她点点头,然后就特别语重心长的说道:“可能是我做错了。要是一开始就跟夜奉统一战线的话,风卫组不失,夜奉,或许也就不会死了!”

  “你在说什么?”徐师佳明显不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她就狐疑的盯着李越看了好久,然后就对着他说道:“不能明白点说吗,老是说这么讳莫如深的话?”

  “嗯嗯嗯!”李越点点头。就在接下来的时刻,他就对着徐师佳说道:“当初在H市的时候,我忘记了你在不在。只是在说出我的计划的时候,薇儿老师,还有馨儿,他们都明白我的心思!”

  “好吧,那抱歉,我不懂!”徐师佳此时说话的口气也变得特别的阴冷。她就有些愤愤的看着李越,在等着他的下一步言语。

  李越转身,又用手揩了一下旁边的树枝。那上面还有点儿血迹,那是他自己的。

  就在昨天晚上,他还记得,自己就是被狠狠的撞在这上面的。那一脚,是修沐给他的,记忆犹新。

  “昨晚的战斗,你还记得吧?”李越擦了擦树叶,然后头也不回的问徐师佳。

  “记得!”徐师佳也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再没有多言。她继续盯着李越的背影,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那你应该记得那个随后赶来救我们的人吧?”李越苦涩的笑了笑,然后就对着徐师佳说道:“那个在紧要的关头!”

  徐师佳楞了。看着她的那副模样,很明显是记起来了。只是在稍微的一下之后,快速的回身看看。就在不远处的平原位置,那里还静静的躺着夜奉的尸体。

  等到再次回身过来的时候,徐师佳就对着李越说道:“他,就是我的父亲?”

  “嗯嗯嗯!”李越点点头,然后就对着一旁的徐师佳问道:“很勇敢,对不对?”

  “对!”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徐师佳忽然就一口哭了出来。她拼命的想拿手掩饰自己的泪珠,可是那眼泪,明显的不自觉的往下掉。

  李越没有去安慰她,任凭她哭。等到她哭得一阵梨花带雨的时候,李越就伸手,轻轻的把她揽了过来。

  本来就感觉到一阵孤苦无依,被李越这么一阵拥抱,根本没有任何防御力,直接就投入了他的怀抱。

  徐师佳哭得很伤心。可是在这个时候,她却不住的伸手去打李越,一边打一边愤愤的说道:“你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

  “是他不让我告诉你!”李越没有挣扎,就让徐师佳一个劲儿的打。他也没有怨言,也没有多余的话说。

  看着对方这副模样,徐师佳就感觉到一阵无奈,她又继续哭了起来。

  似乎是持续了四五分钟之后,李越就淡然的问徐师佳道:“哭好了吗?”

  “嗯嗯嗯!”徐师佳一把推开李越,然后就对着他说道:“我想去看看他最后一面!”

  李越点点头,他们再次走了回来。

  白幽梦还呆愣在原处。说实话,刚刚她看到两人那么亲密的模样的时候,心里真是不自觉的升起一股怒意。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把徐师佳生吞活剥了的感觉都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了看地上的夜奉的尸体的时候,却不自觉的把自己紧紧攥着的拳头给放松了。

  “雪眼不是挺厉害的么,为什么你会死两次?”一边说着,白幽梦就有些愤愤的说道:“这一次,我怕是再也救不了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