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羊,小心!”看到林天风居然使出这招儿来,李越一阵惊骇。他刚刚准备赶回去救援的时候,不料腰肢一紧,忽然感觉到自己被人控制住了。

  是修沐!

  此时的修沐以两只手扣住李越的腰部,忽然用力,那手似乎带着电流,竟然叫李越浑身酥麻,不住的战栗,连动弹一下,都觉得异常困难。

  “李先生……李先生!”看到林天风已经快到了自己跟前,阿羊紧张的不行。她拿起地上的一柄小刀子,并快速的站起身来。

  “噗”的一声,很沉闷的声响,阿羊胸口中了一招,身子往后飞去。她的脑袋撞到后面的花坛上面,静静的,开始流血。

  “阿羊!”李越忽然猛的大吼一声,反肘一击,趁着对方似乎迟疑了瞬间的同时,又将自己的脚后跟踢过头部,直接把修沐震退数步。就在接下来的时刻,擦了把汗水,直接冲着林天风这边儿快速赶来。

  “哈哈哈!”看到自己的招数奏效,林天风不由得一阵狂笑。他刚还准备对着地上的徐师佳动手的时候,李越已经赶到跟前,并和他扭打到一起。

  由于自己急火攻心,并想快速取胜,反而慢慢陷身泥潭。跟着林天风打了一会儿,没有分出胜负,却被随后赶来的修沐从背后袭击,直接将他踹向半空中。

  看到修沐得手,林天风赶紧一跃而起,直接对着李越就是一拳。

  “砰”的一声巨响,那拳头跟盖帽儿似的,直接从李越的头部打下去,把他扣到地上!

  “咳咳……”李越居然一点儿也不怕疼似的,在地上呆了两秒钟不动,马上又快速的站起身来。除了有点儿咳嗽,有点儿流血之外,基本上没什么大事儿。

  “呵呵,看不出来,小身板挺经打的!”看到李越被打的这么惨,居然还快速的爬起来,修沐不由得以一种调笑的口吻对着他没好气的说道:“年轻人,可别太逞强,S市的大势,你已经控制不了了,不如跟着我们干!”

  “我根本没想那么多,只是,得罪我不要紧,伤害我朋友,便要你们死!”一边说着,李越又快速的冲了过来,趁着对方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拳击倒修沐,同时飞身一脚,踢走林天风。

  “……”林天风和修沐被打躺在地上,一时半会儿,居然都起不来。

  这个时候,两边的小喽喽们也开始慢慢儿的聚集过来。看着他们的带头大哥都被打成这副模样儿,不知道被谁突然大喊一声道:“大伙儿一起上,砍翻那小子,为大哥们报仇!”

  所有人一阵大吼,全部拿着尖刀利器,朝着李越,还有徐师佳跑过来。

  “凡人,别怪我大开杀戒!”一边说着,李越把手一捏,登时起了一阵白雾,而后,之前的那柄细刃银剑,直接从手腕处出来,特别的赫然。

  “怎,怎么回事儿?”看到李越弄出这种招数来,他们都似乎感觉到大事不好。就在下一刻,忽然见到李越拿着那柄剑,左手结印,弹到空中,同时右手对着那道印子,急速一挥,登时只见到一道十字斩光,朝着人群中飞驰而来。

  “轰隆隆”的声音在耳边炸裂开来,跟那种导弹的威力差不多。一行人没头没脑的冲过来,几乎全被那道白光砍中,如刀光剑影一般,顷刻间,身首异处!

  3l更C新?M最'快L上e酷匠网^

  “什,什么?”一个人看到自己的队友中招,刚一句话还没说完,那道白光直接朝着自己的肩部斜砍过来,登时鲜血喷涌,化作两段!

  他的两截尸体掉到地上,却跟蒸发了一样,片刻不见。看来不假,确实是长期服了奇蒙尔灵制约药剂的暗阳组员!

  过了五秒钟之后,地上的雾气全部消散而去。

  静静的目睹了这一切的修沐和林天风两个面面相觑。稍微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修沐忽然就有些无力的对着对面的林天风说道:“林组,双士组和黑龙组的组员,没救了!”

  林天风默然不语,只是轻轻的点点头。

  看到一群还打算朝着自己这边儿冲来的紫沪与鸿冥的小弟,李越忽然一阵暴喝说道:“滚,老子不想杀你们这群杂碎!”

  听到李越这么一说,一行人似乎恍然大悟,开始匆匆的后退。可是未及一半,忽然枪声骤起,跑到最前面的那些个小喽喽们,几乎全被击中,朝着地上就倒了下去。

  众人正觉得讶然的同时,这个时候,警笛声才震耳欲聋般的响起来。

  回头一看,四面八方都是警车和警员。

  “不好……”看到这副情况,修沐和林天风对视一眼,马上招手,登时全部朝着别墅里面撤了进去。

  一行警员们已经快速冲了过来。

  这次居然是楚齐正亲自带领着人来的。他看到李越正静静的站在一边,抱着一个脑袋流血的年轻女生,一副悲哀的模样,不禁就上前过来问道:“恩公,李先生,是你吗?”

  李越没有理他,只是继续看着自己怀里的阿羊。阿羊的眼睛没有睁开,可是她的鲜血,已经把李越的浑身上下,全部都浸湿了。

  “阿羊……”李越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儿想哭。他真的不想哭啊,一点儿也不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眼角,却是湿润的:“为什么我这么没用,为什么我连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都完全保护不了……这是为什么!!!”

  “李先生,阿羊……阿羊没救了!”这个时候的阿羊居然还能说话。她就吐出一口鲜血,直接吐在李越的脸上。

  李越没有管那么许多,只是对着她柔情的说道:“阿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阿羊似乎点点头,转而从自己的小口袋里面,掏出一包奶粉。她就颤颤巍巍的递给李越,然后缓缓的说道:“李先生,这是小琳姐姐……她当初留给我的,阿羊不能照顾子周了,李先生,自己保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