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这个臭娘们儿,居然连我也打?”被打的那个年轻人,约莫二十五六上下。他瞪着一双几乎快要喷火的眼睛,狠狠的盯着眼前的徐师佳。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徐师佳还有点儿姿色,想怜香惜玉的话,这人早恨不得给她两巴掌了。以前做活儿,两下就搞定了,哪儿像今天这么费力?再说不打两巴掌,谁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夫妻闹别扭呢?

  好在现场没人认出来。听到他们那愚昧的议论声,他就感觉到心里一阵快活。以前拐走的女性都是拿去卖了的,今天的,他心里倒别有一番打算。

  想到这里,看了一眼眼前那靓的有些耀眼的徐师佳,年轻人的嘴角不经意的扬起一抹奇怪的笑容。

  “我就打你了,你们这些骗人的东西!”看着对方明显理亏,还敢在当街这么嚣张的样子,徐师佳一点儿也忍不住,直接把抓着行李箱的手松开,然后再次扬起右手,直接给了他一个更加清亮的巴掌。

  “啪”的一声,并没有如期的响起来。在徐师佳骇然的眼神之中,那个年轻人已经把她伸过来的手牢牢的抓紧了。

  “呵呵,臭娘们儿,老子已经让你打了很多次了,在家你都不敢这么狂,是欺负我不敢打你是吧!”一边说着,年轻人似乎已经下了决心,忽然就扬起手,一个巴掌朝着徐师佳的脸打过来。

  他在想着,算了算了,不做真点儿,或许还真会被别人发现了。

  可是,还真的被发现了。其实不是被发现,而是自个儿的手,已然被别人紧紧的捏在了手心。

  “啊,疼,疼,疼……”这个时候的年轻人居然疼得脸色铁青,整个身子半蹲了下来,额上冒出了不少的汗,明显疼得要死。

  捏住他手的并不是别人,而是一开始还站在远处的李越。他的速度也确实快,看着对方要对徐师佳动手,几乎是一瞬间就到了跟前,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轻轻的一捏,便将对方疼得这种地步。

  就在下一刻,李越并没有松手,只是回头看着徐师佳笑了笑,然后问她道:“你没事儿吧?”

  “没,没有!”徐师佳似乎挺感激他似的,眼神灼热,自个儿却低下头去,脸也略微有些红。

  都不记得这是李越第几次救她了。

  确实,跟王婉馨所说的一样,只要有李越在的地方,她就会觉得,异常的有安全感,而且特别踏实,挺不错的味道。

  “你是哪个啊?”看着年轻人已经疼得抬不起头来,那个老年人赶紧指着李越的脸说道:“咱们家的私事儿,你来管什么!”

  话还没落音,突然又听到他一个劲儿的说着:“疼,疼,啊……”然后自个儿也蹲下身子来。

  确实疼得要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反正他是没见到对方怎么用力,只是这力道,似乎快要把自个儿的掌骨捏碎了似的,不由得他们不心惊。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看到情况不好,赶紧朝后面退了几步,却再次议论纷纷起来。

  “这男人是谁啊?”

  “不清楚,搞不定是情夫还是啥的来英雄救美了!”

  “哦,这女人这么漂亮,看来有这个可能!”

  听着他们在身后的小声说话,李越只是觉得好笑,但是他也没有怎么表态,只是把那两个人的手都松开,自个儿提起徐师佳的行李箱,然后对她温柔的说道:“走吧!”

  看正版章%y节B上酷)7匠网C

  两个人已经疼得倒在了地上。

  徐师佳很感激的冲他点点头,两个人穿过人群,快速来到李越的法拉利跟前。

  一看到李越的名车,几乎在场所有人都是狗眼一震。他们互相看看,面面相觑。因为以李越的穿着来看,确实没几个人能够想到他会是那种开得起豪车的有钱人。

  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看着两人准备上车,那两个倒地的人忽然猛得站起身,然后在后面大声喊道:“你们给老子站住!”

  听到他们在后面喊着,徐师佳还略微有些担忧的看着李越,可是李越压根儿没有当一回事儿,只是就捋了捋徐师佳的头发,然后淡然的笑了笑。

  他们两个也是找死,直接冲到跟前想和李越开打。可能是自己作案这么多次,第一次弄得这么难堪的地步,实在是心里怒气,压根儿平复不下来。

  看着那个年轻人对着自己抡起拳头,李越看都懒得朝他看,直接一脚踹了出去。伴随着“啊”的一声惨叫,顿时仰面而倒!

  那个老年人看着他已经倒了下去,也有些焦急,登时指着李越说道:“你,你知道我们是谁么,你居然敢这样,不想活了?”

  听到对方这么说,李越挺不屑的对他说道:“老爷子,不想我打你吧?”

  “什,什么?”那个老年人显然没有想到他的口气会这么硬气,登时也就怒气冲冲的说道:“你可弄清楚了,我们是鸿冥门的,你要是不想死,就留下这妞儿!”

  “哦?”李越一听到“鸿冥门”这三个字,忽然很有兴趣一样儿。他就把已经打开的车门重新关上,然后看了一眼徐师佳,转而回身问老者道:“你们对她感兴趣?”

  “是又怎么样?”那个年轻人再次从地上站起来,很艰难的样子,可还是盯着李越说道:“你这小子,我们可警告你了,不想麻烦上身的话……呃!”

  又是一记重脚,直接将他踹了出去,落到身后数米远。

  李越不屑的看了一眼那个老年人,然后轻蔑的对他挥挥手道:“老家伙,我不想打老年人,拜托你自个儿老实点儿,滚蛋吧!”

  一边说着,转身对着徐师佳笑了笑。

  “你,你……”看着李越已经优雅的把徐师佳请上了车,他只在后面大声的喊道:“小子,你会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李越没理他,开了车,扬长而去。

  对方已经走远了,警员们这才慢吞吞的赶来。粗略的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还说想做做调查,直接把他们两个苦逼的家伙,连同那个小女孩儿,三人一起带回局里去了。

  在回警局的路上,老年人冲着那位年轻人使眼色。年轻人似乎也心领神会的点点头,不知道要干嘛。

  看来他们似乎已经对李越深恨在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