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事情不急,再过几天,我就会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诉给你!”一边说着,小琳对王佐月说道:“李先生已经进去很久了,咱们也进去吧!”

  一边说着,她自己倒也先进去。

  “呵呵!”王佐月苦笑一阵。看着小琳逐渐远去的背影,她也只是说道:“果然深不可测!”

  说完了之后,也跟着进去了。

  黄昏之陵,本来坐落在郊区,平时没有人,也很寂静。这个时候的它,更是一阵阵的安宁。

  虽然常年见不到几个人,大门却常年不关,这跟H市的七号公墓,倒是截然不同。

  李越已经开始刨坑了。没错,是用手。

  这就跟当时在七号公墓里面,他把“夜奉”的骨灰埋进去的时候一样。这点儿小事儿,对于他而言,自然微不足道。

  小琳跟王佐月已经跟了上来。

  看着李越徒手在空地上面挖坑,王佐月显然很是吃惊。她上来就问李越道:“李先生,你这样有必要吗?”

  李越没回答她,还是一阵儿的忙碌着。

  小琳也蹲了下来,到李越的跟前问道:“嗯……李先生,你这是?”

  “没事儿,我习惯了!”李越再挖了一会儿,直到把手上都弄出一阵灰来,脏兮兮的,便起身来,对着王佐月和小琳说道:“退后!”

  两个人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但是对于他说的话,也只好相信。刚刚退后几步,还没看到李越有什么动作,忽然只见到平地上起了一阵灰尘,冲天而起,同时伴随着一阵“轰隆隆”的爆炸声,地面已然起了一个大坑。

  稍微楞了一会儿,两个人上前看看。

  这个坑长宽各数米,很适合埋一个人进去。不,应该是说,平常的那种漆木棺材,整个扔下去,也丝毫不成问题。

  李越也不理会她们两个讶然的表情,自己轻轻一抬手,把地上的柳三横着举了起来。

  这力气也真是够大的。柳三一个起码百八十多斤的胖子,居然被他一点儿也不吃力的,轻轻的举在手里。还是单手的,就地一掷,眼看着他的身子落入了深坑!

  “柳哥!”王佐月叫了一声,同时眼泪出来了。

  说实话,李越觉得挺奇怪的。再怎么样,对方也仅仅只是一个对她有点儿帮助的帮派大哥吧,而且还没帮上什么忙,至于哭得这么伤心?

  稍微用点儿土盖上,也只是短短几分钟的事儿。一切忙好之后,李越对着一旁呆呆的小琳伸出手。

  小琳似乎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便从口袋里掏出餐巾纸给他递了过去。

  稍微把手擦个干净,李越回头看看还在泪如雨下的王佐月说道:“王小姐,这柳哥跟你的交情,恐怕不一般吧?”

  “并不是这样,其实很一般!”王佐月擦了擦眼角,转而对他说道:“我只是在想着,以后的紫沪,还有谁能撑得起来?”

  “不是有林天风么?”不经意之间,李越忽然说出这番话来,直接叫王佐月更是呆愣了好一会儿。

  她硬生生的瞅了李越好久,转而像是泄气儿了似的对他说道:“李先生,你们青斧不是已经跟他们交过手,对方什么心思,你难道不知道吗?”

  “你是想说,狼子野心?”李越忽然“呵呵”的笑了一下儿,转而对她说道:“他这种人,其实我也见得不少,但是能够像他这么沉得住气儿的人,倒是不多!”

  “沉得住气?”蓦然听到李越嘴里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王佐月犹豫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就在下一刻,还是就问他道:“你的意思是?”

  李越四处看了看。他看到了上次那个坟墓堆,里面有壁虎爬虫的那一个。

  原来就在前面不远处。

  似乎没想理王佐月,李越只是上前,几步走到了那间坟墓跟前。他看了看面前的碑刻,上面写着:暗龙之碑。

  这个名字挺熟悉的,上次居然都没有看到。

  是一个多年的老对手了,应该可以这么说吧。原来他死了,这一点儿,倒是让李越感觉得到吃惊。

  王佐月还在后面呆呆得站着。直到看见李越走了过去,她才朝小琳看一眼,转而也跟着快步走上去。

  小琳走到那个碑刻上面看了一眼。同样的,她也挺震惊的。

  不知道是为什么,两个人的眼神一拍即合。他们虽然互相看着,但是始终不发一词,这倒是让王佐月感觉到奇怪。

  (Y酷/匠.Q网Xg永Jr久免I费K。看^{小说D5

  过了好一会儿,李越站起身来。他冲小琳挥挥手道:“没必要了!”

  小琳也点头。

  王佐月看着他们这么诡异的动作,不由得好奇的问道:“你们在干嘛?”

  “没事儿,一个很久不见的故人而已!”李越在前面走了几步,转而回身对她说道:“王小姐,事儿做完了,咱们该回去了!”

  “故人?”王佐月仔细的看了一下上面的名字。“暗龙”这两个字,显然在她的脑海里,没有任何思绪。

  就在下一刻,她也跟着他们出去了。

  坐回到车上,王佐月问李越道:“为什么要葬在黄昏之陵?”

  “你不觉得这里风景很美么?”李越微微一笑道:“既然需要长眠,就得选个比较安宁的地方,让他不受任何打扰,安安静静的,多好!”

  “什么意思?”虽然小琳已经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但是王佐月不明白。她很是奇怪的问李越道:“你是说,别的地方,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我根本没有那么说,王小姐不必捕风捉影!”李越回头朝身后的黄昏之陵四个大字看了看,转而从口袋掏出来一个东西。

  那东西,正是上次他在这里,也就是那个所谓的暗龙墓里面得到的那个令牌。

  手里紧紧攥着这个东西,却在心里暗暗说道:“看来这次行动的成功与否,还是得借助你的力量了!”

  车子飞速而去。

  一路上,王佐月都在心里忐忑不安的想着一些事情。她在考虑着,自己是不是得做点儿什么事儿了,现在自己的人手,已经几乎都到了林天风那边去了,那她一直以来的打算,肯定也被对方知道了。对方现在没有把她怎么样,那并不代表,之后不会对她怎么样。

  想到了这些,心里就一阵烦闷,真是特别的烦躁。她还没想着,自己父亲那边儿的事儿,就已经到了焦头烂额的地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