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初声几人走上去问道:“李先生,杨庆良已经被抓了,他手下的数几百人之众,也是些小角色,全部被我众拿住。从此,H市这个擎天之柱,已近陨灭了!”

  “嗯,早在预料之中!”李越转回身,朝千翔看了一眼道:“看来没我们的是了,走吧!”

  “嗯!”千翔点点头。

  两个人转身,姚初声惊讶的出声道:“李先生!”

  李越回声道:“姚老板,H市的未来,需要你们的重建。我李越在这里恳求姚老板,青斧帮,以后做回正道吧。我不要求你们能解散,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做一些正义的事情,还有,别让我知道,你们为害市民!虽然这仅仅只是H市的一个区而已,但是,你们的实力,完全能够压制到整个市了,我希望你们,能好自为之!”

  “是,是……李先生教诲,姚某铭记在心!”姚初声稍微侧一下身子,转而狐疑的问李越道:“李先生,听你这意思,是想离开H市了?”

  “嗯,对!”两个字从李越的嘴里说出来,轻描淡写。

  “什么!”几乎是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姚初声的表情还算淡定,可是徐庆龙,沈寿林和李虎三人,显然已经惊愕到不行。

  李虎赶紧上前问道:“李先生,咱们,咱们需要你啊,我们好不容易能够结交到一起,你,你这就走?”

  “对!”李越说的依旧坚定。他转身,对脸色阴冷的姚初声说道:“姚老板,并非我不领你的情。姚老板的义气,李越亲身体会,但是对于加入你们这件事来说,恕我难以从命!就这样吧,以后,相信还有缘再见的!”

  “李先生,李先生……”李虎三人全部跪下来道:“你这是去哪儿,青斧帮需要你,青斧帮需要你啊!”

  “没事,需要我的时候,我自然会出现!”李越轻轻的笑了笑,穿过人群。

  “李先生,请听我再说一句!”姚初声忽然叫住他,几步快速走到面前对他说道:“李先生要走,姚某挽留不住,确实可惜。不过元代先生,他的实力与李先生不相上下,不知道能否赏脸,入我帮内一聚,共同进步?”

  “呵呵,这要看他的意思了!”李越回身笑嘻嘻的盯着千翔。

  “呃,姚老板盛情,元代在此谢过了,不过我跟李先生都有事在身,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对不住了!”一句话说完,千翔居然来了一个深深的鞠躬。这个时候,就连李越都觉得,千翔这个人,其实还是挺懂礼貌的。

  “是吗,元代先生……”姚初声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他,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嗯,姚老板,还有各位,我们先走一步,有机会再聚!”一句话说完,李越翻身下楼,直接从二楼跳下,千翔紧接着跟来。

  看着转眼之际已经到达门口的二人,楼上的众人都惊得倒吸一口凉气。尤其是姚初声,此刻的他,心里始终暗暗的说着:“还好,还好……还好不是敌人!”

  下一刻,李越二人拉开大门,转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李先生,李先生!”李虎几人赶紧跑下楼。他们穿过一楼黑压压的人群,拼命的往前面挤。可是等拉开门一看,外面,哪儿还有他们的身影?

  他们刚准备追出去的时候,身后传来姚初声的一声怒喝道:“别追了,任李先生去吧!”

  “可是,老大……”李虎回身看着姚初声,一脸不解。

  姚初声也穿过寂静的人群,快步走到他们跟前说道:“李先生实力强劲,志在四方,咱们留不住也是必然,只是结交了他这个朋友,以后有难,也可求助于他,只此,便也够了!”

  “老大……”三人皆颤声,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来。看着眼前的这栋高楼,姚初声笑了笑道:“想想神龙帮与我们争斗,少说也有四五年了吧,没想到,就在一朝一夕之间,就弄成这样,真是时过境迁啊!”

  “是啊,真的好快!”沈寿林感叹道:“这一切,还是得归功于李先生跟元代先生!还有咱们旗下的精英十分队!”

  “嗯嗯嗯!”姚初声点点头,转而用很赞许的口气对李虎说道:“李虎,你做的不错!”

  “不敢!”李虎低头鞠躬道:“我手下的十分队,毕竟也覆灭了四队,比起李先生跟元代先生两个出神入化,以一敌千的实力,阿虎甘拜下风!”

  “嗯嗯嗯,可惜,可惜了……”姚初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尤其复杂。

  “老大,别光顾着叹气了!”徐庆龙带着一伙打手,押着吴德风向求怀一伙人上来请示他道:“这些人,怎么处理?”

  姚初声随便看了一眼,挥挥手道:“算了吧,他们做了这么多坏事,也没什么值得惋惜的,给他们个痛快!”

  P酷h匠H网p首0发H6

  “是!”徐庆龙挥挥手,又带着他们走了。

  留下了一千弟兄留守黯云堂,姚初声带领剩下的兄弟回去了。在上车的同时,他的眼睛又盯着那栋大楼,良久,慨然长叹。

  夜幕降临,萧风瑟瑟,晚间的七号公墓,尤为凄凉。

  王婉薇,王婉馨,徐师佳,南宫菲儿四人立在一侧。看着两个稍微隆起的小坟包儿,她们的脸上挂着哀伤,南宫菲儿更是泪如雨下。她定定的看着,却一句话也不说,始终睁大着双眼,似乎精力充沛。

  又过了很久。徐师佳四处看看,声音有些颤抖的问南宫菲儿道:“菲儿姐,咱们今晚上,真的要在这里站一夜吗?”

  “嗯!”南宫菲儿的回答就一个字,平平淡淡。

  可能是有些害怕,徐师佳又谨慎的四处看看。周围坟墓堆起,青碑树然,花圈的残影,冥币的飞扬,影影绰绰的模样。再加上风声骤起,乌鸦啼鸣,不由得不让人一惊,一骇。

  风更大了,风声更大了,嗖嗖的,吹得人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