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的一下,就在林天宇惊讶的眼神之中,李越伸手,取下了那枚急速而来的子弹。他轻轻弹手,抛下了那枚子弹。

  “这,这这么回事?”林天宇一个飞身上前,照着李越就是一脚。

  这一脚,带着凌厉,还有强横,霸道,一瞬间聚拢来,有三道气,分作红黄蓝,颜色各异,神采缤纷。

  李越稍微侧一下身子,看着那只利腿从身边擦过,转而闷哼一声,直接将他的腿撂起,迎着自己的掌心,就是一砍。

  “啊!”林天宇猝不及防。这一招,中的结结实实。他颓然倒下,两只手,紧紧捂着受伤的腿。脸上的表情,似乎也能让人在若隐若现之间,体会到他的痛苦。

  李越冷笑一声,挑了挑眉。带着调笑的口吻对他说道:“第六级,完成!”

  “什,什么?”林天宇感觉到自个儿的额上,冷汗直流。他踉跄着从地上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转而又恢复到平静。

  李越哼了一声,转而对他说道:“你还真是不死心啊,非得要斩草除根,是吧?”

  “呵呵,你多虑了!”林天宇突然笑笑,转而对他说道:“你这种小角色,我压根儿不放在眼里。你想想,若是我当初就叫你死,你能活到现在?”

  “是你多虑了吧?”李越反唇相讥道:“你以为一切都在你的盘算之中?未免有点夜郎自大了吧?”

  “嗯?怎么说?”说这句话的同时,林天宇感觉到事情似乎有点不对。

  李越似乎不舒服。他把小家伙从左肩抱到右肩,然后坐好。他朝林天宇看看,静静的对他说道:“你以为,就凭着那么三两个警察,说枪毙,就真能枪毙我?”

  “这个自然是小事!”林天宇不以为然道:“他们是不能枪毙你,也不能对你怎么样,可是你看看,那些什么青斧帮的杂碎,不是都一窝蜂的赶去救你了么?”

  “好吧,这一招,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李越叹了一口气,转而说道:“你的城府,果然高深莫测!你是打算以警局作为挡箭牌,勾引青斧帮全员出动,置之于两败俱伤之地,然后叫神龙帮的帮众,取道暗度陈仓,袭击青斧帮基地,一锅端吗?”

  “哦?看不出来,李越先生身在梦中,心却不在梦中!”林天宇笑了笑道:“借人钱财,替人消灾,林某,也不得不如此!”

  “放你娘的屁!”李越大吼一声,把小家伙抛到空中,同时一脚踹过来。吼声如雷,势若奔马,力道强劲,高深莫测。

  林天宇吃一惊,赶紧快速倾身,躲过这致命一击。他稍微喘口气儿,定定神,转而对李越说道:“什么事,李先生犯得着如此生气?”

  “你妈的,老子看不惯你!”李越大吼一声说道:“你这小子,挺阴的啊,还敢说替人消灾,你难道不是指望着杨庆良那暗自作怪,引火燃爆,既扫平青斧帮,又灭掉吴德风么?”

  “你,怎么会这么清楚?”林天宇似乎不淡定了。

  “哈哈,林先生,你也会有这么激动的时候?”看到林天宇脸上变了色,李越心里感觉到一丝快意。他伸出一根指头来,指着林天宇说道:“你不是说我,身在梦中,心却不在梦中吗?”

  “说,你到底怎么知道的?”有那么一瞬间,林天宇感觉到眼前的这个人,并非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特工而已!

  “呵呵,林先生,你不是不拿我当回事儿吗?”李越大笑一阵道:“其实你,也根本不在我的计算范围内!”

  “什,什么?”林天宇忽然一阵大惊道:“什么意思?”

  “去死!”李越忽然大喊一声,一把虎牙军刀从手心抡起来。伴随着刀光剑影而过,血花四溅,一只断臂,凌空落下。

  林天宇反应过来,脸上一阵惊骇。他捂着断臂,接连后退。他一只手杵着树,万分讶然的问他道:“你,你的速度……怎么可以这么快?”

  “滚你妈的,废话真多!”李越再手起一刀,疾风划过。林天宇有了经验,利用无限接近于零点零一秒的间隙,快速闪过,没想到还是慢了,肩头被狠狠的削下一片血肉来。

  酷\Z匠+网/s首发gV

  “咿呀,咿咿咿咿……”小家伙坐在肩头,随着李越的身形一上一下的乱动,却始终没有掉下来。

  “我……”林天宇感觉自己不行了,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上的汗,越来越多。

  “林天宇,洗净脖子等着,我要为我的朋友,报仇!”李越也不知道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一句话说完,又是一道凌厉的刀光,银白的弧线,逼得林天宇连连后退!

  再次被砍中一刀之后,林天宇在地上快速打个滚,赶紧起身。他狐疑的盯着李越看了看,就问他道:“你,你既然知道整个事情的真相,也明白的彻头彻尾,为什么你却眼睁睁看着你的朋友去送死,反倒赖我头上?”

  “这个事,还用不着你管!”李越看了肩头的小家伙一眼,眼神无比黯然神伤。他再看向林天宇的时候,忽然便笑笑道:“你就陪着他们,一起死吧!”

  一句话说完,飞身上前,逼着林天宇一阵乱砍,而小家伙子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眼里,竟然慢慢的淌出泪来,似乎遇到了特别哀伤,而又特别让人难过的事情一样。

  “别,别……”看着李越来势汹汹,林天宇无处可逃,又断了一条手臂,形势,已然不容乐观。

  而就在山下,警车前,黑龙组的人,也经不起南宫菲儿的折腾。她简直跟重生了似的,精力充沛,战力高涨,仅仅半个小时,地上的人,早已死伤一片。

  “妹妹,妹妹,馨儿……”已经脱困的王婉薇,再也忍不住,拼命的朝着警车后门蹿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