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管管你自己吧!”南宫菲儿冲他笑了笑。

  “砰”的一声,枪口冒出黑烟。阿毛连一声叫喊都没有,身子直直的倒了下去。

  他的身子,静静的靠在了警车的车身上面。

  下一刻,南宫菲儿收起枪。她笑着冲王婉薇那边走了过去。很让人奇怪的是,她的身上虽然还是伤痕累累,而且血淋呼啦的一片,可是那模样,完全不像是一个深受重伤的人。

  “菲,菲儿!”看着南宫菲儿过来,王婉薇挣扎着冲她大声喊道:“菲儿,求求你,求求你,快去救救我妹妹,求求你!”

  南宫菲儿转过身去,冲着王婉薇淡淡的笑一笑道:“放心,她不会有事的!”

  接下来的时刻,几个持刀拿斧的打手,朝着南宫菲儿就迎了上去。

  南宫菲儿冷笑一声,转而拿枪出手。她连看都不用看,只顾开枪。那些人也是弱,由于没了枪手的支援,行动缓慢,一个个的,还没碰着南宫菲儿的身子,便各自倒了下去!

  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山上。

  两个手下看得心急如焚。他们对带头的人说道:“大哥,咱们出手吧,我总感觉这次怪怪的,李越为什么到了现在还不死?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难以想象的事?”

  “不急,再看看!”带头的人语气冷淡,也没别的话说。

  “大哥,不能等了!”其中一个手下特别急躁的对他说道:“你知道吗,神龙帮那边,已经快要全军覆没了!”

  “我知道!”他还是没多余的话说。

  &最v新%1章{#节上9。酷匠'网e

  “你知道?你知道为什么还不行动?”那个打手特别亢奋,也很是激动。他走到跟前着急的说道:“我们到底在等什么?再等下去,一切事情,都会变了!”

  “你他妈知道个毛线啊!”那人把帽子摘下来,他正是林天宇。

  “什,什么?”那打手有些害怕的盯着林天宇道:“大哥,你,是不是还有别的打算?”

  “你知道就好!”林天宇不屑的啐了一口道:“李越不过是一条小鱼罢了,我要杀他,还不是轻而易举!”

  “是,是这样吗?”另外一个手下也感到奇怪。他上前来问林天宇道:“那,大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呵呵,坐山观虎斗!”林天宇笑笑道:“这些杂碎,都是个棋子罢了,让他们好好斗,往死里斗。我要的,可不是一个H市而已,我要的,可是飞翼组,国安局,甚至于整个华夏国,你懂吗?”

  “明,明白!”尽管不知道林天宇用意何在,两名打手还是毕恭毕敬的点头应和。

  “好吧,你们两个先回去!”林天宇冲他们挥挥手。

  “啊?要我们回去?”两个打手都感觉到异常震惊。其中一个对林天宇说道:“大哥,大哥,这不行,不行啊,要是您受到什么伤害,小的们,罪责难逃啊!”

  “要你们滚就滚,别那么多废话!”林天宇冷哼一声道:“你们是不相信我的实力咯!”

  “没有,没有……相信,相信!”两个打手唯唯诺诺着,赶紧往后退。退了约莫数十步之遥,一跃而起,转瞬间消失在丛林。

  林天宇笑了笑。他把手摸向口袋。就在下一刻,他头也不回的说道:“朋友,既然来了,为何迟迟不肯现身?”

  “林先生!计谋真够高深莫测!“一句话说完,一个人从林中跳了出来。

  他,居然是李越!

  李越似乎心情不佳。他的手上抱着小家伙,小家伙也不说话。两个人都静静的盯着林天宇,一语不发。

  “哦。原来是李先生啊!”林天宇转过身来。他装作什么也不懂的样子问他道:“李先生刚刚那句话所说,是什么意思?”

  “别他妈装了!”李越狠狠的攥紧了拳头,转而对他说道:“整个事件,都是你一个人在后面指使的吧!”

  “哦?整个事件,那你说说,我都指使了些什么?”林天宇一副冷静沉着的模样。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跟老子装啊!”李越从口袋里面,掏出那颗灵珠。

  荒炎灵珠,已经开始泛着深红色,颜色艳丽,好是惊人。在这个大白天,居然也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它的成色。

  “这个?”一向处乱不惊的林天宇,居然也震惊了一下。

  李越冷哼一声,转而在林天宇震惊的目光之中,把那颗灵珠,推进了小家伙子周的后背。

  随着一阵金光闪闪,转而变得蓝光幽幽,又是一阵深红色透明体,翻滚而出。似乎又像是气体一般,从他的后背中,静静的挥散开来。

  “咿呀,咿呀!”小家伙似乎纵身欢乐之境,看他的表情,变得更加振奋和激动。

  “你,你们这是?”林天宇吃惊的盯着李越的行动。他的瞳孔都被放射到极大,眼前的情况,显然出乎他的意料。

  “呵呵,还问我?不是你们那个老太婆自己送给我的?”李越笑着把小家伙抱起来,坐到肩上。

  “什么,什么老太婆?”林天宇一副迷惑不解的模样。看样子,他似乎真是一点儿也不知情。

  李越没理他。

  小家伙的手,已经悄悄的放到了李越的脑袋上面。李越深深吸口气,静静的体会着力量的渗入。似乎是跟那无穷无尽的深渊一般,转瞬之间,将他的思绪,拉扯到永远。

  李越的脑海里,静静的浮现出何莹一行人中弹,青斧帮帮众阵亡,以及鸡窝头阿华一伙人倒下的场景。原来他,什么都看到了,也什么都知道。

  一腔无尽的仇恨,渐渐在心中蔓延开来。一种液滴一般的物体,缓缓的在胸腔之中流淌,一刹那之间,散作五滴,沿着筋脉,以及骨骼,顺逆回流,穿插在整个身体之中。

  林天宇看得震惊。他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看戏下去了,忙的就把自己的手枪拔得出来,照着李越肩上的小家伙,猛然开了一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