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龙帮内部,聚龙厅。

  这是一个宽敞到可以说得上辽阔的屋子。外层结构尚且不知,但是就凭着这一千五到两千平米的房间,让这个矗立于深山之中,却又不完全与世隔绝的宏伟建筑,显得是那么的出类拔萃,那么的超尘脱俗。

  屋里站着黑压压的一群人,哦不,应该是一堆人。人堆人,人挤人,好不热闹。里面人头攒动,一眼望去,人山人海,约莫数千人之众。帮众集体黑装加身,手提钢刀,各个表情阴冷,神色严峻,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

  有一个中年男人站在台上,他就是神龙帮的老大,吴德风。吴德风脸上挂着愤慨,一只手蓦地捏紧,似乎充满了无穷的愤怒。看到下面的一些帮众们还在纷纷议论着什么,场面一度陷入到混杂不堪的局面,吴德风不由得一怒,一双手狠狠的拍了桌子。随着“砰”的一声响,所有人吃了一惊,赶紧肃静,目光齐刷刷的转移到台上。

  吴德风手挥了挥,旁边的副帮主杨庆良走上来。他和吴德风对视一眼,点点头,转而对着那柄高音喇叭尽量提高音量的说道:“大家知道今天把你们召集起来,是为了什么?”

  “洗辱,报仇!”几乎所有的神龙帮帮众们,全部将手中钢刀举过头顶,拼命的大叫道。

  “好,很好!”杨庆良示意他们停下来。他看吴德风的脸上挂着一腔悲愤,嘴边却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笑意。杨庆良再次说道:“兄弟们,咱们这次全帮出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灭了青斧帮,杀掉那个不可一世的李越!将他们赶出H市,成就我帮威名!”

  “灭了青斧帮,杀了李越!灭了青斧帮,杀了李越!”杨庆良一句话说完,下面再次响起猛烈的应和声。原来,一直没有提到过神龙帮,李越的名号已经在他们内部卷起如此轩然大波,以至于帮主和副帮主,乃至全帮上下,都将他与神龙帮的头号对手青斧帮视为同一等级的敌人。

  “好!”吴德风示意杨庆良下去。他接过高音喇叭来,高声说道:“兄弟们,青斧帮毕竟太小看咱们了,他们以为仅仅以一个不知名头的李越,就能将我神龙帮击垮,太幼稚!岂不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咱们这次的计划,已经完全在本人的掌握之中,只要时机成熟,洗辱复仇的日子,指日可待!”

  “洗辱,复仇!洗辱,复仇!”下面的帮众们群情激愤,各自挥舞着手中的钢刀,让那头顶白炽灯散发出来的白光之中,更多了一层闪闪的银亮色!

  “好!看大家如此士气,此次出击,势必彻底端掉所有威胁到神龙帮利益的个人和群体。从此以后,这片天空,将只属于我们神龙帮一个!”顿了顿,吴德风挥了挥手,高声说道:“大家先回去,今天早点休息,养足精神,明天,将是振作我帮威风的大规模一战!”

  “是!”众人一声喝,人群开始微动,渐渐的,一个个有秩序的往外退。

  过了大概十分钟之久,整个宽敞的大厅,俨然只剩下吴德风跟杨庆良两个人。吴德风坐在座位上,他抓住桌上的脚步,淡淡的泯了一口,转而问杨庆良道:“你怎么不走?”

  杨庆良看着他说道:“老大,你明天真打算亲自出手吗?”

  “嗯!”吴德风放下杯子。他看着杨庆良说道:“辱我帮众之仇,害我儿子之耻,我怎能不报?神龙帮,可没有这么好欺负!话说我们一直不找他们报仇,他们是不是以为咱怂了?”

  “不,不!”杨庆良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一看都不是神龙帮的作风!”

  “呵呵,确实!”吴德风再喝一口茶。看着杯子里见了底,他又从口袋掏出包黄鹤楼,自己掏了一根,点火,又把烟盒递给杨庆良。他吸了一口,接着说道:“明天千万把贤儿救得出来,知道吗,别让他再受苦……李越,他看来还真不简单。只可惜,不能为我所用!”

  “老大……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已经让他猖狂够了,可是明天,他就得吃不了兜着走!”杨庆良接过烟,抽出一根,也点火,深深的吸了一口。

  “嗯,庆良,你去联络一下林先生,我们明天中午,全方位实施计划!”吴德风站起身,从楼梯下去了!

  看着吴德风离去的背影,杨庆良不由得冷笑数声。他在心里暗暗道:“吴德风啊吴德风,你还真以为你能嘚瑟到什么时候?枉你老谋深算,却不知道厉害,明天就叫你知道后果!不过崔亮那小子也是吊,居然敢不听我命令,自己想做大,活该早死!”

  一边想着,杨庆良打了个电话。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沉闷,略显得有些嘶哑的声音,但仔细听听,不难知道,其实是个年轻人。

  “呃,林先生,是我,杨庆良!”杨庆良跟他说话的口气都是毕恭毕敬的。他环顾四周,确认没人了之后,压低了声音冲电话里头说道:“林先生,警察局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嗯,处理好了!楚明云那个怕死鬼已经答应,明天上午,李越就会遭到枪决!趁着青斧帮全帮出动去援救他的时候,你们神龙帮自去攻击他们的老巢。到时候,李越我会带人干掉。而青斧帮那群不知好歹的家伙,让警察对付吧!”

  /酷¤H匠网¤《首H发,L

  “高,实在是高,哈哈哈!这样看来,天衣无缝!”尽管是在电话里头,杨庆良还是不由得竖起大拇指道:“还是林先生的本事高,杨某佩服,佩服啊!!”

  “小意思!”林天宇的声音似是从无穷地狱传来一样,没有任何感情,也似乎夹带着一点恐怖之色,让人听了生畏:“没什么事,我挂了!”

  “嗯嗯嗯,林先生,明天等你的好消息!”杨庆良不住的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