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斧帮,义结堂。

  姚初声一个人坐在房里,他在喝茶。“砰砰砰”的声音响起来,有人在敲门,声音很响,敲得很剧烈。

  “进来吧!”姚初声喝了口茶。他提高音量,语气淡淡的说道。

  门被推开了。一个小喽喽踉跄着跑了进来,他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珠,大口大口的喘气。可能是因为跑了很久的原因,身子还抖个不停。

  姚初声转过转椅来。他拿手按了一下手上的帕玛强尼,吹了一吹,转而凝视着那小喽喽道:“什么事,急急忙忙的?”

  “报,报告大哥!”那名打手尽量克制着自己慌乱的语气,他连话都说的不利索了:“我,我们刚在门外面发现这样一个东西!”一边说着,打手从口袋掏出一个手帕。他把手帕打开,里面是一把红璎飞刀。

  姚初声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道:“拿过来给我看看!”

  打手快速上前几步,低着头,恭恭敬敬的连着手帕一起递给姚初声,转而打个拱手,又小心翼翼的退出去了!

  姚初声拿起飞刀看了看,发现上面绑着一个小纸条。他觉得好奇,把纸条打开,上面写着一行小字。只看了一眼,心里“咯噔”的一惊,马上站起身来。

  打开门,姚初声对守卫在门口的两个保镖说道:“快叫李虎,徐庆龙和沈寿林来我房里开会!”

  两个保镖各自拱手去了。姚初声低了头,看着小纸条上面写着的一行小字:青斧帮有难,向求怀叛变!

  没过多久。三人急匆匆的赶来了。

  姚初声把纸条给他们看。等到三人一一浏览完毕,姚初声朝他们各自看一眼道:”什么感想?”

  “大哥!”李虎拿着纸条,有些狐疑的问他道:“你从哪里得到这个纸条的?”

  姚初声回身把桌上的飞刀捡起来,递给李虎。

  李虎接了过去,刚看了一眼,马上欣喜的说道;“老大,这,这是李先生的东西啊,我们上次在休幕厅和神龙帮的互殴中,我看到李先生用过他的飞刀神技,确实是这种飞刀,红璎珞,亮刀柄,铁定独一无二!”

  姚初声点点头道:“那么你是相信这纸条上的话了?”

  李虎犹豫了一下。沈寿林站出来说道:“老大,李先生,我也跟他打过交道,他实力确实惊人。我想,他不应该是作假来糊弄我们,说不定是因为我们对他如此盛情,他只是想回礼。再说向求怀自从上次惨败过李先生之后,一直心有不甘,经常口出恶言,对我们也冷言冷语,我觉得,这事可能是真的!”

  “哦?”姚初声楞了一下。他问沈寿林道:“那么你认为该怎么办?”

  沈寿林点点头道:“既然虎哥已经说了这东西是李先生的,那么我们只要找到李先生核对一下就行了,向求怀的事,我们可以稍微提防一下,暂且不声张,等到证据确凿,再弄他也不迟!”

  “嗯,有道理!”姚初声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徐庆龙道:“阿龙,这事儿交给你了,你去联系李先生!”

  没想到徐庆龙低着头,沉默不语。

  看到他情况不对,姚初声叫了他一声。徐庆龙抬起头来,犹豫了一阵。他看着姚初声不满的眼神,赶紧拱手说道:“老大,我要告诉你一个事儿!”

  姚初声冲他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徐庆龙朝李虎和沈寿林各自看了一眼,他的目光最终落在姚初声的身上。徐庆龙压低了声音对姚初声说道:“老,老大,我刚刚接到牢里面的兄弟汇报,李先生,李先生他,已经入狱了!”

  “入狱!”姚初声三人惊讶的不行。等到稍微稳定下来,姚初声问他们道:“你们说,打算怎么办?”

  “大哥,还能怎么办,咱们去劫狱!"李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姚初声,只等他的回答。

  姚初声点点头。他又朝沈寿林看看。沈寿林也感觉拱手道:“老大,既然咱们已经有了招徕李先生入帮的打算,如今他落难,兄弟们怎么有不帮的道理?我也同意虎哥的意思!”

  听了两个人的意见,姚初声把目光落在徐庆龙的身上。徐庆龙思索了一阵,又朝徐庆龙跟李虎各自看了一眼,转而对姚初声说道:“老大,我觉得有些话,我还是应该跟你讨论一下!”

  姚初声对他示意道:“说!”

  徐庆龙点点头道:“关于义气这方面,我觉得虎哥和林哥做的很够。但是呢,这样去做,太鲁莽了。大哥你想,李先生可是拥有着鬼神之勇的男人,他能这么容易被抓吗?就算被抓了,依靠他的本事,想逃出来,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吧,我们还是应该从长计议。尽管H市的警局腐烂的不像样子,但是他们依然是人手一杆枪的人民警察,虽然不怎么来惹咱们,但是咱们闹上门去,恐怕事情也不好收拾!”

  听了这话,李虎跟沈寿林都气愤的指着徐庆龙道:“阿龙,你!你怎么能说出这么自私的话来!看着李先生落难而不救,有什么义气可言!”

  酷U$匠GS网!6永)久N¤免V$费看小说7

  姚初声止住了他们。他看着李虎道:“阿龙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我觉得,咱们还是先等一等,关于向求怀的事情,大家做好警惕。而援救李先生的计划,也等我通知,你们先回去,各自整顿好手下十组精英小队,专候我的指令!”

  “这……是!”三人各自拱拱手,转身离去!

  姚初声关上门。他把飞刀握在手心,用手扯下了它上面的红璎珞,他口里喃喃自语道:“李先生啊李先生,你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义结堂门外,一个人在空中飞快的踏着树枝而过,步子矫捷迅猛,身形纤弱却有力。他就是千翔!

  千翔嘴里含了一把飞刀,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他直视着前方,忽然从空中落得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