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越请了两天假。

  他没有去上课,也没有回宿舍。

  白洁已经入住了南宫菲儿的宿舍,而徐师佳也征得她们的同意住了进去。在这期间,四个美女时不时来医务室看看李越,除了南宫菲儿喜欢跟他吵架之外,倒也没什么大动静。

  李越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三天早上了。经过两天的休养,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了很多。其实李越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也知道当时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不过,他只是一笑了之。

  手机又响了。

  李越看了看。他皱皱眉,原来是徐师佳打来的。这两天,她一直在问李越什么时候回去上课。而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喂?李越,你今天出院吗?什么时候回来上课呢?”徐师佳的口气很是关切。

  李越笑了笑,一边回应的时候,一股子流氓气息又毫无遗漏的表现出来:“才两天,你急什么呢,这么想哥哥了,连上课都离不开我?”

  “呃,不是……”徐师佳的语气有些急,她似乎停顿了片刻,然后对李越说道:“我等会来找你!”

  不一会儿,徐师佳来了。李越冲她笑笑,示意她坐下。

  她提着两袋水果,放了在桌上,又从里面掏出个梨子,就着水果刀削了起来,一边削一边对李越说道:“我感觉这次,好像更害怕了……”

  “哦?”李越沉吟了一会,他就问徐师佳道:“那什么吴公子要回来了,对吧?”

  “嗖”的一下,徐师佳的手滑了,梨子从她手上掉到了地上,而那水果刀的刀片,正好把自己的指头划了个鲜红的口子!

  酷U匠P网2唯一正版#,》U其*他都是盗:z版M:

  “你没事吧,这么激动干嘛?”李越无奈的摇摇头,他从抽屉里面取出张创可贴递给她。

  李越口中说的这个吴公子,就是神龙帮的二公子——吴世贤。别看名字好听,却是个无赖。在这两天的交流过程中,李越了解到了,这个吴世贤是徐师佳小时候的好朋友,后来跟着他老爹出来混社会,渐渐失去了联系。这也没什么,关键是徐师佳转来这个学校之后,由于相貌出众,遭到太多人的追求,一下子让吴世贤注意到她了。

  小时候的吴世贤还好,可是长大后的他,仗着老爹势力大,专门横行霸道,而不知道什么原因,学校和公安局都管不住他们,导致他们气焰嚣张,经常在学校出没。而那个吴世贤,更是三番五次带着打手来找徐师佳摊牌。说是要她做自己女朋友,其实徐师佳心里早清楚,名义上的女朋友,不过是实际上的玩偶罢了。

  她拒绝了吴世贤的要求,可是吴世贤不依不挠,他经常派了手下来监视徐师佳的动静。有男人敢靠近她就打,经常打个半死不活。而且更为可恼的是,他居然在徐师佳面前得意的说:“要不是看她是自己小时候的好朋友,才是懒得跟她废话,直接拖到床上了事!”

  就这一句话,彻底吓到了徐师佳,也让她始终惶惶不可终日。看着整天围在自己身边的那些神龙帮的人,她真是怕极了,害怕他们什么时候真的会强行把自己带走。所以,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切。

  徐师佳贴好了创可贴。她朝地上看看,那梨子已经脏了,便捡起来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徐师佳走了进来,把洗好的梨子递给李越。

  李越也不客气的接过来。他啃了两口,又问徐师佳道:“我刚问你的事呢?”

  徐师佳反应过来。她点点头,很是担忧的说道:“好像是的,前段时间他去了s市,没有怎么烦我了,倒也是安静了一段时间。可是现在好像又回来了,刚刚还有个小混混跟我说,这两天他又会来找我,叫我好好把自己的身体养好了……哎,我好怕……”

  “啥?”李越猛得从床上坐起来,他就怒气冲冲的问徐师佳道:“哪个小混混敢这么说话,他想变哑巴了不是?你带我去见他,看老子不好好收拾收拾他!”

  “不用,不用了……”徐师佳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她就定睛朝李越看看,很是担忧的对他说道:“别的小混混倒不敢对我怎么样,只是,我就怕这吴世贤,我老拒绝他,会让他恼羞成怒……”

  “纠结那么多干嘛,管他什么神龙帮,这世道,得用拳头说话!”李越感觉自己的火气上来了。

  “别,别这样,咱们好好说,我看能不能……”徐师佳一副很惧怕的样子。

  “那你就答应他呗!”出乎意料的,李越的嘴里,冷不丁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什么!”徐师佳好像没听清,她的眼珠子瞪得老大,一脸不可置信得表情。而李越也观察到了,正是由于自己的这句话,徐师佳的额上都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你,你不是说要帮我的吗?为,为什么?”

  “你问我为什么?”李越好像一点事情也没有了,他腾得从床上站起身来,走了几步远,回头对徐师佳说道:“抱歉,我没那个实力,也不想去帮你!”

  李越刚出门,迎面撞到了小何,小何慌忙对李越说道:“李哥你干嘛去,你身体还没完全好啊!”

  李越冷冷的说了句道:“我没事!”一通纷乱的脚步声,蔓延在整个安静的楼道里面,听得人一阵颤。

  小何呆呆的看了许久。他走进来,看到了一脸泪痕的徐师佳。徐师佳哭得很厉害,她把手捂着脸,但还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这可把小何吓到了,要知道他长这么大,可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个女孩子在自己面前哭得这么梨花带雨,而且还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女生!

  他想也不及多想,急忙掏出自己的手帕迎得上去:“你,你怎么了,哭什么啊,来,来擦一下脸!”

  徐师佳楞了半晌,她接过手帕擦了擦,可泪水不止,连绵不绝。她终于说了一句道:“我恨你!”便匆匆跑了出去!

  病房里,只剩下一脸茫然的小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