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越嘴里吹着口哨,他大踏步走进女生公寓。可能还没到下课时间,里面的人不多,李越四处瞅了瞅,没发现啥正点的妹子。他叹口气,冲着肩头上的小家伙说道:“乖儿子耶,外面的风景不给力,咱们回家家喽!”听到小家伙咿呀咿呀的叫声,加上一阵手足乱舞,李越乐了,他捏了捏小家伙得脸蛋,转身往自己的宿舍走去。

  李越开了门,他走进屋,推了推何莹和南宫菲儿的门。

  里面没人应。李越便坐在客厅。他倒了杯水,喝完了,然后照着手机上面的号码,给南宫菲儿打了个电话。

  “喂,干嘛?有事说事,没事我挂了!”电话里面传来南宫菲儿气呼呼的声音。

  李越笑了笑,看来女生就是女生,一点小事儿,也能纠结个老半天。他听到那边挺吵的,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便问她道:“小妮子,你那边在干嘛啊,吵吵嚷嚷的!”

  “管你屁事啊,本姑娘愿意!”南宫菲儿的音调高了好几度:“我和莹莹在陪白洁老师逛街!”

  “哦,这样啊!那你们玩吧!”李越点了点头,挂了电话。可是坐了一会儿,他不乐意了。李越心里就想着,我自个儿紧赶慢赶,还准备回来跟你们两个小妞儿好好缠绵缠绵的,不想这下倒好,连带着白洁一起,三个美妞儿都到外面去了。

  “这哪儿行啊!你们几个在外边风流快活,留老子一个人蹲黑屋啊!”李越站起身来,他把门拉开,几步溜得出去!

  走在楼梯间,李越把手机拿出来。他又拨通了南宫菲儿的电话!

  “喂,又干嘛,你有完没完啊,本姑娘现在可没时间理你!”南宫菲儿的声音变得气急败坏起来,可是,她没挂电话。

  “哟哟哟,小妮子今儿个咋这么大火气?”李越一阵笑了,他就用一种很淫荡的语气问道:“是不是来大姨妈了?”

  “大你个头,找死不呢?”南宫菲儿在电话里面的声音,完全没有因为那边人来人往的喧闹而被覆盖,反而越来越大了,吼得李越耳根子疼。

  “小妮子,你今儿个硬是来精神了是不,不要给你三分颜料你就开染坊啊!”李越越来越觉得这南宫菲儿需要整治一下了:“你想不想再尝尝昨天晚上的滋味儿!”

  “尝你个头,挂了,懒得理你!”南宫菲儿见到李越这流氓胚子又开始淫荡起来,她也不想多说,马上挂了电话。

  “喂喂喂,等等,你们在哪儿,等等,喂……”李越对着手机干吼了一阵,听着里面传来的忙音,他惺惺的放下手机。

  可能小家伙也体会到了李越的窘迫,这个时候的他,反而拍起小手掌来,脸上挂起笑容,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李越显然也看到了这皮孩子的举动。他就捏了捏他的脸,稍微用了点力,然后露出很狰狞的笑容,故意气狠狠的对他说道:“熊孩子,你取笑老爸是吧,想不想我打你,啊?”

  小家伙没反应,还在笑着。李越以为他不疼,又使了点力气,这下却哭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小家伙的哭声好特别,李越也觉得奇怪,可他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了,只好把小家伙揽在怀里。他抱着摇了一会儿,小家伙还是哭。李越没留意到,不经意之间,他突然咬了自己一口!

  疼,钻心的疼!

  李越低头看了看,这孩子真是可怕!仅仅一口,居然把自己的臂膀,咬了个皮开肉绽,连着那一点儿脖颈位置,里面都流出血来,却是黑的!

  这,居然会是自己的血!

  李越一点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血,居然会是黑的!沉甸甸,跟一团墨汁似的,从身体里面流得出来,跟块大石头一样,压在肩头,牢牢的,重如泰山!

  酷Q匠6网K正z版C@首发

  这个时候的李越,弄得跟孙猴子被压五指山一样。一个人站在楼梯口,身子僵硬的动弹不得,再加上脑袋一阵昏昏沉沉,眼皮子,也看不清楚。他感觉自己,好像撑不住了……

  身子直直的,李越倒了下去。在那一瞬间,他都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头磕在墙头上的声音。随着“砰”的一声响,李越彻底昏迷了过去!

  这次,好像又是梦境。一阵清风拂过,四面都是念叨声,絮絮叨叨的,听不清在说什么,但是感觉,人很多,很热闹。

  李越想睁开眼,眼皮子却沉。他努力了一阵,挪开眼角,但视线有些模糊,看不太清。眼前似乎有个女人,她穿着一身白衣,缓缓的朝自己走来。

  “黑杀!黑杀!还记得我吗?”那女人走到跟前,俯下身子,一阵香气迎面袭来。

  “你,你是哪个?”李越看不大清,但嘴里能说话。他张开嘴,吃力的吐出几个字来。

  “呵呵,不记得我了吗,那你该记得焰火吧。焰火的天才少年,最年轻的杀手,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还是说,你真的,什么都忘记了吗?”白衣女子的声音特别空灵,好像是从地狱深处传来的一样。

  “是,是你……”李越反应过来了。他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却始终力有未逮:“我,我没忘记了,我也不想这样……可我,有任务在身,我,不得不如此!”

  “呵呵,哈哈哈……”女子狂笑了好一阵,然后紧紧捏住李越的手臂说道:“那好,那好,既然你如此执着于任务,那你,就去继续做你的李越去吧。我可是告诉你了,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李越吗……”这个时候的李越,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个人喃喃自语着。看到那女子的身影已经渐渐往远处走去,他想挽留她,他也想起身。可是,就在下一刻,李越无力的发现,这个时候的自己,他完全做不到。这里,好像一点也不属于他,他除了躺着,什么也做不了!

  一滴一滴的泪珠从眼角滑落。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男人就应该顶天立地,可是李越,他却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