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小妮子,上课居然不叫老子,气死我了!”李越一边飞快的朝着教室的方向跑去,一边攥着拳咒骂着。他心里在想着,看来这南宫菲儿昨天还是没吃够他的苦头,今天非得要把她收拾得服服帖帖,跪下来老老实实唱《征服》不可!

  李越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正当他脑子里还在构思着自己的”恶意报复方案”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一件不好的事情,登时四处望望。李越叫了苦的一拍脑袋道:“妈蛋,老子忘记这事了,那个痞孩子呢?”

  此时的李越正穿梭在女生宿舍下面,也就是一楼。刚好也有许多年轻惹火的妹子从他身旁走过,那数量,那质量,直看得李越春心荡漾。尤其是这大热天的福利,整个楼层,除了李越一个人穿着长衣长裤之外,其余的妹子,不是热裤就是超短裙,还有几个开放的妹子,直接穿着露脐装上阵了。那个身材啊,那个雪白,看得李越差点就当场喷血了!

  “哇,天哪,我的天堂,我的乐园!”李越只感觉一阵兴奋,心里头再腾腾的按捺不住,直接举起双手开始叫唤起来。

  那些个妹子本来是三五一群的,各自谈笑风生,看得李越这样一阵吼叫,都朝他投来质疑的目光。更有甚者,直接停下来对他指指点点,李越也不烦,也不恼,相反的,他还觉得很兴奋,很快乐,被这么多妹子包围着,那感觉,真是倍儿棒,棒极了!

  “糟了糟了糟了,老子现在没时间了,那个混小子!”李越正沉浸在“温柔乡”的时候,忽然反应过来,嘴里骂骂咧咧着,也没时间沉浸在美女们的包围圈中。他提起包,飞快的朝自己的宿舍跑去。

  李越打开门,走到里屋看了看。他找了好一会,包括何莹和南宫菲儿的房间,楞是也给翻了个底朝天,可那熊孩子,真是跟个人间蒸发了似的,一点儿影子没见着!

  李越心里可急死了。他就在想着:妈蛋,今天这第一堂课,不上就不上了,那也是小事,可是如果这娃儿丢了,那可是出大事儿了,非但自己会被追究责任,更要命的是,他和这里的妹子们,将永远绝缘了,这里可是自己的天堂啊,以后再也别想有这么好的桃花运了!想想都可怕!

  急了好一会儿去,脑子里一激灵,李越忽然恍然大悟。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妈蛋,肯定是菲儿那小妮子做的好事儿!”一边想着,马上把手机拿得出来,李越打通了南宫菲儿的电话。

  “喂,干嘛,我在上课!”电话里面传来南宫菲儿那听起来娇柔甜嫩的声音,弄得李越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李越楞了楞,他发现南宫菲儿这电话里面的声音,跟现实生活中的她,简直是两个人。这声音,听起来太他妈温柔了!如果只是单单和她打电话,他李越敢保证,谁都不会知道,她居然是那么一个强悍又可怕的母夜叉!

  “呃,没什么事,我就是想问问你,那小家伙,是不是你把他抱去上课去了?”李越尽量把自己的语气变得和缓一些,他不想让南宫菲儿知道自己刚刚急如风火的把整个寝室翻了个底朝天的事实!

  “哦,他啊!”南宫菲儿的声音小了些,她好像是把嘴巴附在手机上面低声说道:“那小家伙大清早的就喊饿,我和莹莹把他送到白洁老师那里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李越拍了拍胸脯。他松了口气,心里头瞬间舒坦了些。不过想想也是,这小家伙昨天都没怎么喝奶,饿了也是理所当然!

  “是啊!”由于是在上课,南宫菲儿的声音又小了一个声调去,她就沉声但是有些嗔怪的冲李越说道:“你看你,你这个爸爸怎么当的,你家娃娃哭闹了一个早晨,把我们两个都吵醒了,你居然还跟什么事没有一样,打个呼噜也响连天,真受不了!”

  听了这话,李越震惊了。他愣愣的呆在原地没动。南宫菲儿居然说他打呼噜,而且还迷迷糊糊睡了整整一个早晨,这对于他来说,可真是太奇怪了。首先说来,虽然李越骨子里是个流氓胚子,还有些痞,但是他给自己的定位,那根本就不是个莽汉形象。而且自己从小到大,几乎没有打呼噜的习惯,不过也有例外,那就是如果自己确实累得到了极限,在睡得特别香的时候,有时候打呼噜,那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他仔细想了想,昨天晚上,自己根本就没做什么过于疲劳的事啊。如果硬说和南宫菲儿的“打闹”,那也算是过度运动的话,那他实在没话可说!

  第二点来说,他李越好歹是个练家子的人,而这练了功夫的人,学到的最重要的一项本领是什么呢?那就是敏锐,警觉。作为一个长期练武的汉子,他居然在那个小家伙整整哭了一个早晨,连隔壁屋的何莹和南宫菲儿都被惊动的情况下,他也完全没了知觉,那可是怎么样可怕的情景!

  想想,都太诡异了!

  李越皱着眉头想着,难道,真是自己太累了吗?他想了半天,在自己那模糊的记忆中,好像除了在那迷迷糊糊中,自己的身体莫名其妙的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之外,别的,一无所知,也记不起来!

  不过,他确实感觉,好累,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好累!

  …更q*新…|最}快%v上x酷B匠网w

  “糟了糟了,这下真迟到了!”李越看了看表,突然发疯般的吼了一声,登时把门推开,连门都忘了关,一溜烟的冲出去了!

  幸亏之前有稍微的了解一下,不然照着自己这跟小鹿乱撞的路痴的套路,在整个硕大的校园里面,要找到自己的教室,那可真是难上加难。

  李越气喘吁吁的,他一手提着包,一手推开门,看到后面的墙角还有个空座。他垂着头,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步一瘸的向后面走去。

  “哟哟哟,敢迟到这么久,这位新来的同学,敢问你是学霸吗?”李越听到自己的身后,也就是讲台上面传来一个尖利的女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