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跟你说了别闹,还来真的了,真是该死!”南宫菲儿好像生气了,她使劲的推开正兀自折腾个没完的李越,又给了他一巴掌。

  李越看她真生气了,也不敢再放肆,只停住了手脚,悻悻的起身。他把脸捂住,站到了一边。

  “你这痞子德性,以后别这样了!”南宫菲儿起得身来,她看李越好似很难堪的模样,只好尴尬的安慰他道。

  “我,我哪有,还不是你自己穿得太性感。而且,还那么漂亮,我,我也是个普通男人好吧……”南宫菲儿刚那几巴掌,似乎使出了全力。李越的脸上,现在都还是火辣辣的,他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看李越这跟个流氓一样的男人,居然也会有这么可爱的时候,南宫菲儿看着看着,“扑哧”一声乐了。她半严肃半开玩笑的对李越说道:“好了,好了,没事了,这次是我不对,以后我注意点就是了!”

  “是吗?你,你不生气了?”李越狐疑的抬头看看,他看到南宫菲儿的脸上,已然失去了怒色,相反的,居然还是一副想笑又使劲忍住的样子,不禁也在一瞬间释怀了。他想起南宫菲儿刚刚说的,连忙笑嘻嘻的对她说道:“不,不用了,你注意个啥,我觉得很好,嘿嘿,这样很好!我还就真喜欢你这性感的模样!”

  李越说的没错,在他看来,这自然是好。因为和这么个大美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那诱人的曲线构成的风景,不知道羡煞多少屌丝撸男,就算拿不下她,也不能啪啪啪,至少能养养眼。而且,何莹那边可能指望不住了,如果南宫菲儿也变得保守起来的话,那还玩个**!

  “已经十一点了!”南宫菲儿看了看表,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她朝李越看了看,就很谨慎的问他道:“对了,之前莹莹在,我不好说话,现在来是想问你个事,吴老板他们,是不是被你杀了?”

  “蠢货!我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李越正在心猿意马,突然听得南宫菲儿问起这个问题,条件反射的,一口脏话从他嘴里跑得出来。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南宫菲儿的脸上又现出了一丝怒色,登时便就急急的解释道:“不过,我怀疑他是不是真挂了?”

  “不是吧?”南宫菲儿想起之前那鲜血淋漓的现场,她居然有些担忧。

  李越朝她看看,脸上的表情正经了许多:“船到桥头自然直,怕他们个毛,且不说不关我们的事,就算真杀了人,咱们还有国安局这个强大的后台!”

  听他这么说,南宫菲儿那一张紧蹙的脸,瞬间松弛的下来。看她那样子,明显松了一口气。南宫菲儿朝李越看看,脸上瞬间现出疲倦的神色,她就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转身往门口走去。

  李越看着南宫菲儿走出去,淡然笑笑。其实他没告诉她,在自己真正强大的势力前面,国安局,那都是小菜一碟!

  “这小妮子,玩什么把戏!”李越伸手揉了揉自己**,刚才的余味还回绕在脑子里。思索了一会,李越无奈的笑笑,他转身坐回到椅子上面。稍微洗了洗,等到上床睡觉的时候,他又想起了那本《强体诀》。

  酷匠网k首发a

  李越起身找来看了看。里面的内容,虽然他看不懂,但是冥冥之中,似乎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子时阴极盛而阳初生,玄仙之诀,在于采气;天地混沌,五行心法随心运转,气蕴丹田之内;采真气,冰冷肃杀,取灵彩,死亡杀伐;五行生气,吸收炼化,相与相生,相克相罚;金木水火土,地火水风雷,造就天际云崖,易化苍穹纯露……

  后面还有好多,李越不想看了。他合起书,放到枕头下面。熄了灯,李越翻来覆去的,辗转反侧良久,他居然没有一点睡意!

  不知道是不是做梦了。应该不是做梦,因为他听到了小家伙咿呀咿呀叫的声音,他还没睡。

  李越感觉自己好像身在一个异次元空间里面,一刹那间,跟醍醐灌顶一般,以前好多不明白的事情,似乎一瞬间就都明白了。那感觉,奇奇怪怪的,但是,他又说不上来。

  就在下一刻,自己胸中好似一团火在灼热的炙烤着,烧得滋滋作响,但是又不痛苦。慢慢得,随着那团火焰熄灭,心中似乎五团气流在慢慢的集聚着,开始是一阵憋闷的感觉,都有点喘不过气来,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五团气流竟然渐渐凝聚成五颗颜色各异的液滴,从自己的筋脉处,又变成三道光华,顺逆流出,最后汇聚到顶门。

  影影之中,李越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静静的闪过许多亘古不变的真理。它们像一幅幅词话,颜色鲜明,跟幻灯片似的,贯穿身体的每一个死角。而自己,似乎也融入了天地之中,成了天地的一部分,再也难分哪个是天地,哪个是自己。

  蓦然之中,李越的眼睛又看到了。已经失去的那五滴液露,竟然又分散开来,开始悬挂在自己的丹田之中,缓缓旋转着,闪烁着不带一丝杂质的纯净光芒,如同黑夜中的璀璨星辰一般,格外耀眼,又特别刺目。

  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气息随着五滴液露的缓缓旋转,渐渐释放开来,在丹田内互相融合交织着,隐隐中不仅在其中央形成一缕微不可见的混沌气体,甚至那五滴液露隐隐中似乎也随着那五缕气息的融合交织,渐渐壮大起来。

  李越呼的吐出一口气来。他醒了。

  一切的一切,真跟做梦似的。李越揉揉眼睛,看到窗外已经日上三竿,一轮火红的太阳,发出刺眼的光芒,透过窄小的窗帘,直直的照射在李越的床上。

  “糟了糟了,今天是第一天上课,老子居然迟到了!”李越一惊而起,腾得从床上坐得起来,匆匆忙忙的穿衣服。

  李越洗脸刷牙了之后,连东西都来不及吃,他一手提起自己的包,拉开房门就跑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