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哪个没长眼的小子?”肥猪吴吃了一惊,匆匆起身,回头朝身后的不速之客看看。

  随着一声声婴孩般咿呀咿呀的叫喊,两只飞脚踢来,却只有“砰”的一声。就在下一刻,肥猪吴的身子撞到了墙上,发出阵巨响,又落到地上。再抬头的时候,他的眼里呈现出一副惊恐之色。

  “你,你们……”肥猪吴只感觉浑身一震,身上的酸痛早被一阵惊惧代替。他忙不迭的尽量往墙边退去,眼珠子定定的瞅着眼前的两个人。

  这两个人眼色阴冷,嘴边虽然带着笑意,却把整个房间里充斥着满满的寒意,他们正是李越和南宫菲儿!

  两个人各自收回一只脚。南宫菲儿上前一步,看了看地上惊魂未定,正哭个不停的何莹。她解开了那紧紧绑着何莹的绳子,见她浑身上下都是伤痕,还有深深的指甲印,不禁轻轻叹一口气,好在床上一件灰色外套,拿来给她披好。

  嘴里啐了一口,李越瞪着肥猪吴,扯破了嗓子骂道:“你这怂*还来真的,老子*你爷爷!”一边说着,大踏步走上前去。

  见得大势不好,肥猪吴刚说了一句“别,别”,李越哪里肯听,他的拳头如雨点般落下,打得肥猪吴哭爹喊娘。肥猪吴身子靠在墙上,又动弹不得,嘴里一个劲的呻吟和求饶。李越才不管他,看着不解气,又操起两只脚,跟扇耳光似的来回踢踹,短短几秒钟,他的两只眼睛一阵青肿,鼻头也流了血去!

  “好了,别打了!”看到肥猪吴半个身子靠在墙上,嘴里只有进的气,没了出的气,南宫菲儿拦住了李越。她对李越说道:“还好我们来的快,莹莹没事,这肥猪公子,教训一顿就是了,别弄出人命了!”

  “便宜他了!”李越又一脚踹在肥猪吴的脸上,只听得“呃”的一声,身子往一边倒去,连带着旁边的抽屉都被撞得巨响。他也没去管他,回身看看何莹。她的眼角挂着两行泪珠,眼神也有些呆滞,像是还没回过神来,看到李越的时候,她的眼里都明显露出了害怕,忙的后退几步,亏得南宫菲儿把她抱紧!

  “莹莹,没事了,没事了,有我们在,别怕!”南宫菲儿跟照顾小孩儿似的,一手拍拍何莹的头,又很用心的抚着她的长发。一边说着,她使劲的朝李越使眼色道:“出去看看!”

  李越自讨没趣,他悻悻的出得门来。肩上的小家伙也是奇怪了,每次打架的时候没半点事儿,这个时候,居然又开始欢快的叫着。

  “别闹了,啊,小娃娃乖!”李越看他挺闹腾的样子,不仅睁着两只大眼睛滴溜溜的转,身子还使劲的挣扎着,一只脚都攀到了下面。李越把他扶正,小家伙还是闹腾个没完,他就火了,作出个要打他屁股的样子说道:“小龟孙子,老子心里烦,你还闹,你还闹,我打你的啊!”

  说起来,李越的心里还真是不好受。何莹,这个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小美女,居然在眼皮子底下被别人绑了,如果不是来得快,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他还真不敢想象。想起刚刚何莹看到自己时那一副惊恐的模样,莫不是受了那肥猪吴的侵害,她对男人都有阴影了?要真是这样,那自己以后的性福生活,完了,彻底完了!

  “这肥猪吴,真他妈想死了!”李越心里来气,刚准备回去,那小家伙又一个劲的闹腾个没完。他趁李越不注意,用自己的小手抓住李越的肩头,两只脚悬得下来,好像是想下到地上去,可是身子小,腿不长,只在李越胸前蹬个不停。

  “乖儿子耶,你给我老实点行不行?”李越哭笑不得。他又把那小家伙扛到肩上,这次真打了他的屁股,还半威胁半警告的冲他说道:“再给我调皮,老子不要你了!”

  ($酷匠网…正版首0*发G

  说是这么说,李越还真不敢丢了他。国安局柳眉那边难交差就算了,失去了和南宫菲儿,何莹还有白洁这些个大美人儿的相处机会,那可是亏大了。再说,这痞孩子虽说顽皮了些,可是似乎和别的小孩儿又有所不同,在一起才两三天,却三番五次的帮了自己。上次那事儿,他也不确定是不是这孩子的问题,可这次能顺利的在这么大个酒店找到何莹并救出她来,这熊孩子,功不可没!

  李越沉思了。

  想了半天,骨子里琢磨不出个事儿来。他就死死的盯着坐在自己肩头的小家伙,心里头还真不明白了。他就在想着,这么小个孩子,话都说不溜,也不懂人事,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和南宫菲儿要干嘛的,还这么准确的给他们指路,说是碰巧,那也不可能啊。因为这熊孩子不仅准确的指出了楼层,连房间号都不差!

  太诡异了!

  诡异的,还不止这个。李越看那小家伙受了自己的打,非但不哭,他的眼珠子反而炯炯有神,一边拍掌一边又叫了一声:“咿呦!”李越摇摇头,转身准备回屋,这个时候,一点征兆都没有的,他居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前,站着两个人!

  没错,是那两个黑衣武士!

  李越心里一阵骇然,这是他头一次感觉到这么害怕。两个大活人,走路不带点声音,也不说话,只静静的站在自己身后,连什么时候来的,他们怎么来的,李越完全不知道!

  “你,你们……”李越的额上渗出了汗珠,他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只用自己的手,颤抖的指着对方。开口说话的时候,语气里满是惊讶,还带着一阵哆嗦。

  “李越先生,别管那么多,请跟我们来……”其中一个黑衣人把手上血迹斑斑的武士刀,“噌“的一声入了鞘。他的眼睛里面,看不出一丝神采,相反的,除了阴冷,就是黯然。

  两个武士都往走廊的尽头走去,身形快得惊人,走起路来,三两步消失在拐角处。李越看得一惊,思量了一阵,也紧跟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