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家伙坐在李越的肩头兴奋异常,一手搂着他的脖子,坐在他肩膀上,另一只手握着小拳头,向前一挥,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

  李越回宿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告别了这个折腾了两年的学校,最后来到学校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资料上的地址--他即将要报道的学校。

  出租车一路飞奔,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到达目的地,李越忍痛割爱,付了几十元高昂的车费,抱着小家伙,扛着行李下车。

  “南宫菲儿,本公子让你陪我吃饭那是给你面子,不要不识好歹,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他刚来到校门口,就听到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李越这人天生爱凑热闹,转头向那边望去,一个一身名牌西装的公子哥,正对着身边的一名极品美女死缠烂打威胁恐吓。

  “我倒要看看你吴公子怎么让我吃不了兜着走!”被称为南宫菲儿的极品美女冷冷一哼,对于吴公子的威胁嗤之以鼻。

  李越觉得有意思,走上前去仔细观察,发现那个吴公子虽然身穿一身名牌西装,但是身高一米六,大腹便便,肥头大耳,简直就是一个猪头。

  相反他身边的美女南宫菲儿,一件粉红色的T恤,和柳眉的比起来虽然小了一点。

  她下身一条牛仔热裤,只到大腿根部,一双又白又长又嫩的黄金大美腿彻底暴露在外,看的李越一阵口干舌燥。

  南宫菲儿的长相比柳眉毫不逊色,只不过比起她来,脸上还有一丝稚嫩未脱,看上去反而更增添了几分活泼,让人看了就喜欢。

  只不过此刻她满面寒霜,眼神冰冷的看着肥猪公子,眼神中说不出的厌恶。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李越站在一旁,忽然不冷不热的来了一句。

  “咿呀!”他肩上的小家伙也一脸的气氛,攥着小拳头对着肥猪公子比划了一下。

  “哪来的野小子在这里撒野,活的不耐烦了吧!”肥猪公子身边几个小喽啰,一身的非主流打扮,看到李越居然敢口出狂言,很是惊讶,在这个地盘居然还有人敢对吴公子不敬。

  一旁的南宫菲儿也诧异的转过头来,当看到李越和他肩上的孩子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像是在确认什么。

  李越懒洋洋的打个哈欠,突然出手,把刚刚说话的那个小喽啰一把拽住头发拖了过来,膝盖闪电般向上一顶。只见一串血花飞溅,那小喽啰还没反应过来,‘啊’的一声惨叫,捂着脸应声倒地。

  “有娘生没爹教的东西,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呸!”李越鄙夷的看了一眼,不再理会。

  “咿哟!”李越肩膀上的小家伙兴奋的两手高举,大叫一声,脸上笑开了花。

  “丫小心点,待会儿再摔咯!”李越被他这一动作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把他搂住。

  “咿呀咿呀!”小家伙咧嘴笑着对李越比划了两下,然后安稳坐好,一只手搂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还在兴奋的来回比划。

  李越苦笑一声,把手松了开来,没想到这小家伙小小年纪居然如此热衷打架,这一点倒是跟他极为相像。

  “大家一起上!”其余小喽啰一看情况不妙,呼啸着就要往上冲。

  。√更)新√最%快P上酷)匠A网(

  “都别动!”就在这个时候,肥猪公子却大吼一声,制止住了自己的手下。

  他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一番李越,笑眯眯说道:“这位同学,新来的吧?”

  李越吐了一口唾沫,嘬着牙花子说道:“关你鸟事!”他生平最痛恨那些仗着家里有点破钱就到处耀武扬威的人了,今天被那柳眉摆了一道,心里正一股子闷气没地方撒,眼下这肥猪公子正好撞到他的枪口上,只能自认倒霉了。

  肥猪公子听到李越的话,脸色变了变,但是最终还是忍了下来,笑眯眯说道:“不如跟我混,给我做打手,只要你能抓住南宫小姐跟我睡一晚,就保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怎么样?”

  “睡你妈!”李越一口痰吐在肥猪公子的脸上,紧接着铁拳猛地挥了过去,结结实实的砸在他那猪头一般的脸上,只听肥猪公子惨嚎一声,顿时被打倒在地。

  李越把肩上的小家伙抱过来往南宫菲儿的怀里一扔,大吼一声:“帮我照看一下!”欺身就骑在肥猪公子的身上,拳头雨点般落下,乒乓有声,伴随着肥猪的一声声惨嚎,鲜血四溅。

  李越出手奇快,曾经在京城大学干倒过跆拳道九段黑带的他,又岂是这帮普通人能够应付的。不过眨眼之间,李越身上带着肥猪公子的鲜血缓缓起身,长出一口气:“我靠!真爽!”

  而他身下的吴公子,此刻却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肥猪公子,本来就跟猪头一样的脑袋,此刻更是被李越打开了花,肿的已经没有人模样,趴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惨嚎,满脸满身的血,简直惨不忍睹。

  而平时誓死为他卖命的那些小弟们,此刻却在一旁看的吓傻了眼,唯唯诺诺不敢上前。

  李越看到他们这样子一乐,笑道:“赶紧把他抬回去吧,他鼻梁骨折了,门牙掉了两颗,要是不能及时治疗,恐怕这鼻子就保不住了。”他说的都是实话,自己下手有多重,也就只有他和肥猪知道了。

  那些小喽啰一听,急忙扶起肥猪公子落荒逃走,临走还不忘说一句‘你等着,以后找你算账,一定弄死你’之类的场面话。对此李越一笑了之,没有放在心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