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真的好了,不信你看。”袁君说完就跳了起来,一是兴奋,二是证明给袁磊看,他是真的好了。

  看见袁君那样子,袁磊这才放下心来。

  “好,好,君儿,爸爸相信你好了,你别跳了。”袁磊焦急的说道。

  袁君刚刚才好,袁磊可不想袁君又出什么毛病。

  听见袁磊的话,袁君这才停下来,摸了摸肚子,这里的人谁也没有发现袁君摸了肚子,在他们看来,这只是袁君手自然垂下来的动作。

  但是袁君心里却很清楚,这不是自然垂下来的动作,而是他本能的反应。

  正如医生所说,袁君要再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因为袁君还没有完成康复。

  这也是袁君为什么会本能的摸一下肚子的原因。

  mp更J~新最快(}上@酷l匠!A网H}

  因为刚才的跳动,让袁君的腹部痛了一下,可想而知,轩龙那一脚是多麽的用力。

  “君儿,明天再回学校吧,妈妈煮点营养的东西让你补补。”顾芳在一旁说道。

  听见顾芳的话,袁君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站在一旁的苏安志说道:“是啊,君哥,反正你请了那么久的假,也不差这一天,你就听阿姨的话,先回家去吧,当然,要是阿姨和叔叔不嫌弃的话,我和屠玉杰陪你一起回去。”

  听见苏安志的话,顾芳开心还来不及哪里会嫌弃苏安志他们两个?

  “没有,阿姨哪里会嫌弃你们两个啊,你们两个尽管去,君儿在医院里住了那么久,你们两个正好陪他散散心。”顾芳高兴的说道。

  听见苏安志和顾芳的话,袁君那颗急迫想回学校的心,也消停了下来。

  因为他这一个月都没有见到慕雅丽,也不知道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每次问苏安志的时候,他总是刻意回避些什么,这让袁君有些疑惑。

  但是由于身体的原因,袁君也不好多问了,因为袁君没说一次话,他的肚子就痛一次。

  轩龙和慕雅丽的事情,早在袁君住院的那天,就传遍了整个永南大学了,苏安志岂会不知道?

  当然,身为袁君父亲的袁磊也是知道的,但是想到自己的儿子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变成这个样子。

  而且医生也和他说过,袁君的恢复要看他的心里状态了,状态好的话,肯定也恢复的快一些,所以袁磊想了很久这才决定不把这个消息告诉袁君。

  当然这个原因,袁磊早就和苏安志,屠玉杰两个人说了,不然现在的袁君哪里有那么快出院?

  “院长,谢谢这一个月来,你对君儿的照顾了,你也知道,我平时很忙,他妈妈毕竟是一个女流之辈,能力也有限,所以我们不在这里的时候,多亏了你们的照顾了,辛苦你们了,这点小意思还望院长不要介意。”袁磊说完就把一张银行卡给了院长。

  因为这里是高级病房,而且门又关了,所以院长在看见袁磊那银行卡的时候,并没有立即拿到手中,而是说道:“哎呀,袁先生,这你就客气了,照顾病人是我们该做的,哪里有什么辛不辛苦的。”

  看来院长经常说这些话的,嘴巴里是那样说,但是细心的人会发现,院长的右臂微微的抬了一下。

  袁磊能在永南市富甲一方,其观察力当然也是比其他人要强的,看见院长这个动作,袁磊立马会意,直接把银行卡放进了院长的口袋里。

  果然,袁磊放银行卡的时候,院长的眼睛一直是看着袁君的,从表面上看,这些在观察袁君身体有什么状况,其实他这是在等袁磊把事情做好。

  在银行卡成功到达口袋的时候,院长的眼睛立马从袁君的身上移走,而是看向袁磊,然后说道:“我刚才看贵公子的身体,发现贵公子恢复的很好,只要好好的休息,我相信贵公子一定会像以前那样活蹦乱跳的,我还有一个会议要开,就先不送了。“院长说完就走了出去,红包已经拿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他留着这里有什么用呢?

  “哼,早就听说这个医院贪得无厌了,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苏安志对着门口抱怨的说道。

  “好了,小苏,对于我们来说君儿好了,就什么都好了,钱没了再赚就可以了,况且这段日子我和你顾阿姨真的是没有时间陪陪君儿,这段时间都是这里的护士照顾君儿的,我相信这个院长收了我的钱不会不办事的,不然他这个院长也不会当这么久的,我相信照顾君儿的那几个护士,不久后就会得到他们应有的好处的,那些钱就当是给那些护士了。“袁磊说道。

  听完袁磊的话,苏安志这才收拾好心情。

  “好了,君儿,我们回去吧。“顾芳看事情都已经办的差不多了,于是说道。

  “嗯,我们走吧。“袁君是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了。

  于是一行人到了楼下,坐上了袁磊那加长版的车回去了。

  在路上,袁君没有开口说话,苏安志和屠玉杰两个人也不好说什么,于是一行人在安静的气氛下,来到了袁君的家里。

  “你爸爸说公司有事,就不回来吃中饭了,你和小苏他们聊聊天,我去给你们做饭。“顾芳说完就往厨房走去。

  不是他们家里没有保姆,只是袁君刚刚出院,顾芳想亲自下厨。

  看见顾芳离去的声音,袁君这才开口说道:“苏安志,屠玉杰,你们跟我来。“苏安志和屠玉杰并不知道袁君去哪里,但是他们的老大都开口说话了,这小弟当然是要跟着的。

  三个人来到了袁君的房间里面。

  “哇,君哥,这就是你房间啊,看起来比我那个房间潇洒的多了。“苏安志张开嘴巴有些夸张的说道。

  其实不是袁君的房间比苏安志的好不了多少,如果真的比的话,两个人的房间都差不多,该有的都有,,只是袁君刚刚出院,袁君的心情比较沉闷,苏安志想调节一下袁君的心情。

  因为他了解袁君。

  袁君就是喜欢别人夸他,随便夸什么,只要是夸,袁君心里就会特别的满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