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皇城酒店,外面就是永南市的夜景了。

  说皇城酒店的菜价贵,其实不仅是因为这是有钱人的酒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里的位置好,听齐元说,这个位置是他父亲找风水师傅看过的。

  在皇城酒店高处也能看到永南市大半个风景了,有那么一种把整个永南市一揽入目的感觉。

  “龙哥,那我先回去了。”齐元坐在车上的副驾驶上说道。

  “嗯”轩龙点了点头。

  不是轩龙不回去,而是慕雅丽想让轩龙陪她走走,看看这永南市的夜景。

  “雅丽,你小心点,不要让轩龙欺负你了,如果他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一定饶不了他。”易心对着慕雅丽说道。

  听见易心这话,轩龙感觉今天没有看黄历,好像不太走运,做什么事情好像都被易心抓住把柄的样子。

  “什么被我欺负?我能怎么欺负?”轩龙心里无奈的说道。

  情商为零的轩龙当然不知道这“欺负“其实是有很多意思的,慕雅丽肯定是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的,慕雅丽一个女孩子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易心想,轩龙肯定是知道什么意思了。

  但是易心忽略了轩龙的情商了。

  听见易心的话,慕雅丽小脸一红,她当然知道易心是想让她注意点,别被轩龙花言巧语给骗了。

  但是轩龙是什么情商慕雅丽是再清楚不过了。

  “但愿他听不懂吧。”慕雅丽心里嘀咕了一句。

  “嗯,我知道的,你快点回去吧。”或许是慕雅丽说的语气有些迫不及待了,这让易心听着有些不愿意。

  PA酷p}匠1p网|b唯L一正!版y,!》其!J他$都@是R盗}6版Gn

  “你个死丫头,有了归宿就忘了我了,哼。”易心不情愿的说道。

  听见易心这个话,慕雅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有些事情慕雅丽是不能和易心说的。

  “易心,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有时间了,我再告诉你,好吗?”慕雅丽无奈,她现在只能很认真的和易心说,她也希望易心能够理解。

  看见慕雅丽这么认真的和自己说,易心在部队学的那些心里学也不是白学的,她也看出慕雅丽确实有什么事情没有和她说。

  “或许雅丽真的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吧,也罢,等以后再问她就是了。”易心心里嘀咕了一句。

  “嗯,好了,雅丽,我知道了,你早点回来就是了。”易心说道。

  听见易心这样说,慕雅丽就知道易心应该是理解自己的心意了。

  “嗯,好,我知道。”慕雅丽微笑的对着易心说道。

  易心,姜琳,单秀和云玉兰是坐同一辆车的,四个加上司机一辆车对于一般的车辆确实是挤了些,但是齐元安排那车,是那种很豪华而且很大的车。

  她们四个人做上去好显得绰绰有余。

  而齐元,司若晴和辕家两姊妹一行人却是另外一辆车。

  等她们都走了之后,慕雅丽这才对着轩龙说道:“我们去哪里呢?”

  “去河边走走吧,河边凉快一些。”轩龙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于是随便说了一个地方。

  “嗯。“慕雅丽点了点头说道。

  走在路上,慕雅丽也不知道说什么,她又不想问轩龙那十六个人的事情,因为她知道,这种晚上幽会的时间,问那些事情岂不是浪费时间?

  “你知道刚才易心说,小心被你欺负是什么意思吗?“慕雅丽小手牵着轩龙的大手走在路上问道。

  “欺负?欺负不就是欺负吗?那还有什么意思?“轩龙疑惑的回答道。

  “他果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慕雅丽心里也确认了一件事。

  “欺负确实没有其它的意思,但是其他人对一对恋人说的话,那就是另外一种意思了。“慕雅丽说道。

  “另外一种意思?什么意思?“轩龙赶紧问道。

  和慕雅丽交往这么久以来,轩龙确实也发现了他的情商很低,所以轩龙很想补补这方面的知识,也许是因为轩龙从小就和吴叔一直练武的原因,其它的事情都没怎么管。

  所以,情商方面轩龙可以说和个小孩子一样。

  “欺负的意思,就是做那个事情。“慕雅丽说完就红着脸蛋了,虽然慕雅丽知道轩龙看不见她脸上发生了变化,但是慕雅丽能感觉的到,她的脸非常的热了。

  “做那个事情是什么事情啊?雅丽,你能说的明白一点吗?”轩龙被慕雅丽搞的原来越糊涂了,不说那个事情还好些,说出来轩龙是越发觉得不懂了。

  听见轩龙这话,慕雅丽真的是被轩龙蠢哭了。

  “你个呆子,那个意思都不懂?那次在游乐场的时候不是很清楚的吗?”慕雅丽心里抱怨了一句。

  然后又继续说道:“你个呆子,硬是要我一个女孩子把话说的那么明白吗?”

  “额,雅丽,我想你还是说明白一点吧,不然我听不懂啊。”轩龙无奈的说道。

  “都是男女朋友,而且我父母都已经同意我们两个的婚事了,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慕雅丽放心她那少年最后的矜持。

  然后就像做什么大事一般,鼓起勇气对着轩龙说道:“那个事情意思就是说,做那个生孩子的事情。“慕雅丽说完就觉得她说的有点不对劲了。

  “哎呀,慕雅丽你这个笨蛋,换种方式说不行啊,硬是要用这种方式告诉她。“正当慕雅丽要开口改话的时候,轩龙突然说道:“哈哈,雅丽,你那么想和我生孩子啊?你刚才说的那个事情我早已经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我只是想看看你怎么说出来,没想到你说的这么直接,哈哈。“轩龙听见慕雅丽的话,实在是忍不住了,于是大声的笑了出来。

  不是轩龙什么都明白,刚才易心说的,欺负,他确实是不明白,但是后来慕雅丽解释给他听,轩龙这才知道是什么意思。

  听见轩龙那淫荡的笑声,那看见轩龙那淫荡的表情,慕雅丽有种像打地洞的感觉,她感觉很害羞,很害羞,很害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