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元不说还好,齐元一说,轩龙就感觉肚子有些饿了,于是对着齐元点了点头说道:“嗯,也好,我们可以边吃边聊。““吴经理,可以上菜了。”齐元对着站在他旁边的那个中年男子说道。

  吴经理,点了点头,然后就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就陆陆续续很有规矩的走进来很多人,每个人的手中都端着菜盘,很快,一张桌子上面堆满了饭菜。

  “不愧是高级酒店,光是从菜色上,让人就食欲大增了。“轩龙看着这些菜,心里嘀咕道。

  大约过了五分钟,该上的东西都上起了。

  “少董事,还有什么吩咐吗?“吴经理对着齐元很恭敬的说道。

  “嗯,可以了,吴经理,很好,做的不错,等我有时间叫我父亲把你调到总部去,你先下去吧。”齐元对于这次宴会,还是很满意的。

  听见齐元可以在他父亲那里帮自己说好话,吴经理心里乐的不行了,虽然他在这里是一个经理,但是到了总部的话,就是比这里的职位小一点,那里的油水也不少。

  想到不久之后,他就要去总部了,吴经理对齐元是万分感激。

  听完齐元的话,吴经理这才鞠了一个躬,才关上门出去了。

  齐元见一些事情都准备好了,因为这里大部分都是女生,所以在吃饭之前,齐元还是先问清楚一些事情好些。

  “这里有酒和饮料,你们想喝什么就喝什么。“齐元说道。

  “你喝什么?“轩龙不知道慕雅丽喝不喝酒,于是问道。

  -酷匠{网》首'发%…

  “我喝饮料吧,我不怎么会喝酒的。“慕雅丽答道。

  听完慕雅丽的话,轩龙就拿着饮料把慕雅丽的杯子倒满了。

  看见轩龙这个举动,其她人都抛来了羡慕的眼光,不是轩龙做的很好,而且这里只有轩龙和慕雅丽是一对,其她的都是单身,对于轩龙他们这种做法,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秀恩爱。

  当然,秀恩爱的人都死的快,这里我们就不多说。

  看见这里的人,把自己的杯子都倒的差不多了,然后齐元就说道。

  “各位,不说多了,我们能在茫茫人海中来到永南大学读书,也是一种缘分,我们不为其它的,就是这缘分,我们也要喝一个是不是?”齐元说完,就举起了杯子。

  “来,来,干杯。”说话的是云玉兰。

  看见云玉兰杯子里面那个颜色,轩龙就发现不对了,因为云玉兰杯子里那不是饮料而是酒,而且还是高度酒。

  但是轩龙并没有举得不对劲,对于云玉兰这种大大咧咧的女生,会喝酒并不奇怪。

  “来,干杯。”

  “干杯。”

  ……

  喝完一轮之后,齐元又继续说道:“大家随便吃,要是觉得好吃的话,就来捧捧场,不说多了,半折还是有的。“听见齐元的话,这些人并没有很开心,而且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轩龙。

  特别是云玉兰,她心里在想:“轩龙来,就是免费,而我们来就是半折,虽然姑奶奶我不差钱,但是这明显就是看不起人嘛,哼。“云玉兰是那种有什么话都不憋在心里的,于是在心里经过了一番挣扎之后,立马开口说道:“我说齐元啊,我们虽然不是认识很久,但毕竟也是朋友吧,而且我和若晴还是室友兼闺蜜,你和轩龙说,他来就是免费,我们来就是半价,你这总有点说不过去吧。“听见云玉兰的话,司若晴也深思了一会。

  她虽然是齐元的表妹,但是从小的时候,他们都没有见过面,只是在高中的时候,司若晴才知道,她有个表哥。

  而且她母亲告诉她,她这个表哥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从小的时候,齐元体弱多病,他的父母求了很多医,但是都没有用,就在有一天,他被一个隐士高人接走了。

  这一走,就是五年,等齐元回来的时候,不仅病好了,而且明显的感觉到,齐元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至于什么变化,司若晴也不太清楚。

  也是那时候起,齐元的父母一直在寻找那个隐士高人,说要感谢他,但是,找了很久都不知道那个隐士高人在哪里,直到现在。

  高中的时候,司若晴突然多了一个表哥,她还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随着她和齐元接触的越来越多,她就越发觉齐元不说一个简单的人。

  为人很谨慎,而且想事情想的很透彻,做事情也很靠谱,不然这个酒店,他父亲也不会交给他打理。

  不仅如此,她还发现齐元基本上没怎么交朋友,但凡是齐元交的朋友,也是那种很优秀的那种人,不管放在那里都是那种鹤立鸡群的。

  但是有一点很奇怪,他的这些朋友,都是以齐元为主。

  司若晴还从来没有见过齐元对那一个人,有轩龙这般尊敬的。

  刚才也是云玉兰说的话,才提醒了司若晴,在她看来,齐元是一个很神秘的人。

  一个很神秘的人,对轩龙竟会如此尊敬。

  那轩龙岂不是更神秘了?

  不等司若晴想这些,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深思。

  “是啊,齐元,我们虽然很久没见面了,但是小的时候可是经常在一起玩的,你现在给轩龙那么大的优惠,对我们却是这般小气,不要说你是怕轩龙啊,说出来,也不怕人家笑掉大牙,“四合院小霸王”会有怕的人?“说话的是辕月,她也是听见云玉兰的提醒才反应过来的。

  辕月和辕茗两个人从小就和齐元在一个院子里长大的,直到齐元被那个隐士高人接走之后,那一段时间没有联系,所以她们两个算是齐元从小就在一起玩的伙伴了。

  因为在京都,哪些当官的人,他们的子女不希望他们官职的原因,一生下来就被重点照顾。

  所以在京都有一下院子,哪些院子里,都是一些高官的子女们。

  玩,是小孩的天性,特别是小孩子多的地方。

  所以,从小的时候齐元就经常和她们两个在一起玩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