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从学校到那个山洞,车程非常的远,而且又偏僻,不过这正好给轩龙恢复一下体力。

  六重拳体果然霸道,我用了那么多的劲势才封印住他体内的拳体之势。轩龙心里嘀咕了一句就闭上了眼睛。

  他和李凯说过,说是想要休息一下,于是李凯就没有打扰轩龙了。

  在一个山洞里面,发生了很有趣的一件事情,如果是其他人看见这件事情,一定会骂那些人神经病,但是如果轩龙看见了,心里会大为震惊的。

  “青龙,准备好了,我们要出手了。”说话的是代号玄武的黄明。

  听见黄明这么说,被叫做青龙的刘瑞马步一扎,说道:“来吧,你们四个一起上。”

  这四个人并不是青龙堂的那几个人,而是玄武堂的那个四个人。

  为什么要叫玄武堂的那四个人呢?

  因为这十六个人也发觉了,他们四个堂的那些功法,都不一样。

  像刘瑞的那个青龙堂的就是,速度于力量的结合,而黄明的那个玄武堂确实专门训练力量的,而白虎堂的吴风速度很快,但是力量上却稍逊于青龙和白虎堂,而情报堂的朱雀堂,那些人,确实很善于战场偷袭。

  在他们训练的时候,不管其他三个堂口的人怎么集中注意力,但是朱雀堂的那些人都能抓住每一个缝隙寻找突破口。

  酷匠:网首}发K9

  所以,久而久之,这十六个人也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

  可以这么说,他们每四个人的每四种功法,都是按照不同的人的体质而来,在他们惊叹这四种功法的奇妙之处的时候,也不得不佩服轩龙,观察的竟然如此的细微。

  轩龙也说了,想要打别人要学会挨打,所以力量上远远不及白虎堂的刘瑞,硬是要体验一下白虎堂的力量。

  所以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呀”首先出手的是玄武堂的堂主黄明,对于平常人来说,黄明出手的速度已经很快,但是对于刘瑞的青龙堂和吴风的玄武堂,但是尽管如此,也不能小看着一拳。

  因为他们这玄武堂就是以力量著称的。

  “嘭”黄明的那一拳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刘瑞的身上。

  接下了这一拳,刘瑞只感觉心口在翻腾,有种天昏地暗的感觉。

  刘瑞只觉得喉咙里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噗”刘瑞就吐了一口鲜血。

  “青龙,你没事吧,不好意思我出手重了。“黄明赶紧问道。

  “没,没事,不愧是专门训练力量的,我以后又有对手了,哈哈。“刘瑞开心的笑道。

  他今天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因为以前刘瑞挨打的时候,都是他青龙堂的成员,青龙堂成员的力量本来没有白虎堂的力量大,况且刘瑞还是青龙堂的堂主,所以,他训练的时候,身体受到的伤害不是很大。

  刚才被黄明打了一拳,才知道什么才叫做力量。

  “我看其他三个人就别打了吧?“黄明问道。

  看着刘瑞那个样子,吴风也知道,刚才刘瑞受的伤不小。

  黄明心里也暗自流汗,刚才幸好没有用全力,吴风心里嘀咕道。

  听见黄明的话,刘瑞心里也放下心来,刚才被吴风打了一拳还没有反应过来,如果还有承受白虎堂其他三人一拳,那他今天不死在这里才怪了。

  “嗯,玄武堂果然厉害,我算是体会到了,兄弟们,今天我们这一切都是会长和霸主给我们的,所以以后我们的命是国家的也是,霸主的,今天我已经打电话给会长了,我估计霸主他们两个马上就会到了,兄弟们,霸主一来就意味着我们要挑战霸主了,而且还有赢了霸主,不然以后那个代号就别叫了,叫的我自己都觉得丢脸,你们知道吗?“刘瑞说的很大声,很有威望。

  确实,如果轩龙和李凯不在这里的话,那么刘瑞就是这里的话事人,因为以前在车库哪里就是这样的。

  “知道。““知道““知道““知道”

  四个堂口的人都大声的叫了出来。

  “好,我们就在这里等着霸主和会长,三个礼拜,我们也训练的够累了,今天我们就利用这点时间偷下懒,休息一下,也把那些心法慢慢的巩固一下,虽然我也知道你们都已经领悟了那些功法,但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能大意,以为霸主说过,这些功法只是表面的,真正的还是要靠我们自己的实力,慢慢的把这些功法里面的招式打出来。”刘瑞又是一番话。

  其他人也都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休息了一个小时,这些人也休息够了,虽然身心得到了休息,但是他们那肚子却在哪里造反了。

  “青龙,我感觉肚子又饿了。”说话的是朱雀堂堂主陈风。

  不是陈风肚子饿了,其实这些人肚子都饿了。

  因为他们早在一个礼拜之前就已经没有什么食物了,因为前两个礼拜食物消耗的太大了,而且他们来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吃那么多东西。

  后面这一个礼拜都是他们上上面寻找一下野味补充的,但是就算是有野味,也很难弥补他们心中的那种饥饿感。

  因为他们训练的时候,真的都是在用命练。

  一个二十四个小时,前面七个小时锻炼身体,中间七个小时挨打,后面七个小时把功法融合到训练上面继续训练。

  谁也不知道他们昏过去多久了,谁也不知道,他们虚脱了多久,要不是那么营养品,估计他们这些人早就昏死在哪里了。

  他们已经不知道他们超越了自己多次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超越极限多少次了,他们更不知道他们的念体已经逐渐有个雏形了。

  因为他们每一次晕过去,都是他们身体那强大的意念把他们唤醒,他们在这段时间里,就像是一个机器,一个不知疲惫,不知痛苦,没有知觉的机器。

  他们与机器唯一的区别就是那脑海里面强大的意念。

  是意念支撑他们到现在,也是骨子里那不服输的意念支撑着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