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宿舍的时候,时间还是七点二十左右,对于218宿舍的人来说,只要不是易心的课,都是可以缺的,毕竟易心是他们的班导,毕竟易心是一个漂亮的班导,毕竟他们是一个学习积极分子。

  李凯托着那疲惫不堪身体和那疼痛不已的双手,慢慢的不如洗澡间,洗干净他身上那排出来的污渍,虽然这是汗水,但这在李凯看来却是一点点蜕变的开始。

  现在只是七点多钟,但是轩龙打了一个电话给女生宿舍的一个人,这个人不是慕雅丽。

  慕雅丽和单秀今天早上有课,她们可不想轩龙他们宿舍那样,她们是真的的学习积极分子,对于单秀来说,这是她第一次真正的在教室上课,虽然她在部队里面也接受过教育,但是像这种正式的学院,正式的教室,她还是真的没有体验过,所以,她在永南大学帮助轩龙是一回事,在这里上学也是另外一回事。

  单秀站在阳台上,看见永南大学的风景,静静的享受着,永南大学带给她不一样的感觉。

  真正的一个学生的感觉。

  突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电话不是别人打过来的,正是轩龙。

  “喂。““喂,单秀,我是轩龙,我有点事情想要问下你。““嗯,有什么事情你说吧。“单秀并不知道轩龙有什么事情找她,在她看来,只要是轩龙找她办的事情,不是轩龙解决不了,就是遇到困难了。

  C酷,;匠)}网J唯!一T'正+版,e其,…他)(都是。(盗ll版L

  确实,轩龙这次是遇见困难了。

  因为,轩龙还不想让永南大学那几颗元老级别的大树在不久的将来被李凯打的稀巴烂,他现在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所以,他现在想要问一下单秀,看单秀有没有什么好的地方。

  听完轩龙的话,单秀眉头都没皱,这些事情其实首长早就想到了,首长还告诉她,如果轩龙一时间还找不到什么好的落脚的地方,可以把这些地方告诉轩龙。

  开始的时候,单秀还在纳闷,这个轩龙怎么还不找自己?难道他自己找到地方了?

  那些地方,不仅可以训练,而且还很大,地方也很多,都是一些小型的别墅,不说多的,一个别墅里面起码可以容纳几十个人。

  现在听见轩龙的话,让自己帮他找一个房子,而且只是为了一个人训练,她并不知道,轩龙为什么只是训练一个人,要知道,轩龙收的那十六个人,对于单秀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了。

  开始的时候轩龙是和她说要找一个地方训练人,本来单秀是以为要训练那十六个人,于是也没有想什么,但是听见轩龙说的他只是训练一个人,这不免让她有点纳闷了。

  一个人?这个不用想也知道是李凯了,但是其他的十六个人呢?他们去哪里了?

  不过单秀并没有问,因为她知道,轩龙做事情肯定不是这么大意的人,于是就把那个地方告诉了轩龙。

  其实那个地方并不大,而且离学校也不远,这也是首长考虑的,房子太大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况且轩龙还是一个学生,如果真的给他搞一个别墅的话,有些有心的人,肯定会调查下去的。

  “谢谢。“轩龙听见单秀报的那个地址,心里也放下心来了,他还怕单秀还真的没有房子呢。

  “我们两个人的关系还说这些吗?对了,那个钥匙在右边第二个花坛地下。“单秀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原因是慕雅丽在叫她了,因为刚才慕雅丽还在打扮自己,所以单秀在外面等了一下。

  轩龙听见单秀的话,也无奈的笑了笑。

  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单秀说的是什么关系呢?这个问题轩龙也在想,是上下属的关系?还是因为自己是慕雅丽男朋友的关系?轩龙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就不想了。

  “哎呦,我的慕大美女啊,你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干嘛啊?是相亲吗?我可是记得你有男朋友咯。“单秀笑着说道。

  “对啊,对啊,雅丽你今天怎么打扮的这么漂亮啊,我平时见你不怎么打扮的啊。“这种调侃的话,当然是离不开司若晴和云玉兰她们两个人的咯。

  这不,司若晴刚说完云玉兰就说道:“哎呀,你们两个也是笨,这样的情况还看不出来吗?这明显就是约会用的嘛。“还是云玉兰会看,一语道破。

  单秀在住进这宿舍的时候,在当天晚上就和司若晴还有云玉兰打成一片了。

  特别是听慕雅丽说单秀身手的时候,单秀在这个宿舍已经是大姐大了,当然她们说是这样说,单秀并没有应下来,对于这样的称号,单秀感觉自己像是黑道大姐一样。

  在加入到这个宿舍的时候,也用了没多久,单秀也和其她两个女生一样,喜欢调侃慕雅丽了。

  不然也不会一看见慕雅丽这么精致的打扮就调侃吧。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

  听见司若晴和云玉兰的调侃就算了,毕竟她也习惯了,但是她没想到挑起这个话题的人竟然是自己最后的闺蜜,单秀,她心里也是一阵的无奈,谁让她们两个人比较活波呢?用了没多久,单秀就被她们两个“收买”了,不过慕雅丽并没有生气。

  因为她觉得,这些话,听起来很高兴,而且看见其她三人脸上都挂着笑容,她也无所谓了。

  人或者开心就好,不是吗?

  慕雅丽红着个脸说道:“单秀,等下我们还有课你还不快点去,现在还和这两个死丫头说我。”

  单秀也是一个有度的人,知道只是慕雅丽给自己台阶下了,她也见好就收了,于是答道:“对哦,若晴,玉兰,我还有课,等下课了,我们再一起玩。”

  司若晴和云玉兰是一个系的,他们今天只是下午有课,早上没课,看见慕雅丽和单秀都走了。

  她们两个人又不想出去,于是就带着宿舍里面玩起那个风靡全球的游戏。

  “玉兰,今天我要上白金。““嗯,我今天也要上白金。“于是两个人把门一关,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