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常跟苏傲然说,多做善事,不要做恶事,不要管别人的闲事。人在做,天在看,做的太过分了,连老天都不能容你了。

  钱香兰一家四个孩子,全是女儿。曾经都是为人妻子,可如今都离了婚,外面人笑她们一家都是寡妇。大姐钱香玉是教书的老师,二姐钱香莲也是老师,三姐钱香兰社区职员,最小的妹妹钱香新,没啥本事,经钱香兰介绍,在小区里做清洁工。她们几个中,最有文化素质的算大姐钱香玉了,起码她还算知道尊重自己的父亲。钱香兰母亲在家属最大,家里人做什么都从着老太太,可老爷子待遇就不同了。人老了就有点老年痴呆,做事缓慢还很痴呆,每次撒尿都撒在裤裆里。有一次老爷子坐在屋里的小板凳上,突然想尿尿,便撒在裤裆里,尿水流了一地,小女儿钱香新正好在拖地,看见后上去一巴掌给老爷子打翻在地。大骂道:“老不死的,你要撒尿就说话啊,每次都撒地上,我拖地不幸苦吗?下次再撒地上,叫你舔干净!”

  老爷子在家受尽虐待,经常跑到外面饭店门前的垃圾箱里捡剩菜剩饭吃。这天,他跟往常一样,在垃圾桶里挑饭吃,这一幕正好被苏傲雪姐弟两看见。苏傲雪看着心疼,毕竟老人年纪那么大了,在垃圾桶里翻剩饭吃的模样,让人看着心寒。

  “小然,我们去超市给他买点东西吃吧?”苏傲雪说道,苏傲然点头,快速去超市买了面包牛奶火腿肠回来。苏傲雪拎着东西朝钱家老爷子走过去,把东西给他,老爷子抓过来就往怀里塞。

  一瓶牛奶跟半个面包没吃完,老爷子小心的藏在怀里带回家,一进门就被钱香新看见了食品袋。她一把抢过来看,大声问道:“东西哪来的?是不是去外面偷来的?还是捡来的?”老爷子最害怕这样的情况,他害怕的缩到墙角不说话。钱香新将面包跟牛奶扔进垃圾桶,翻了个白眼进房去了。

  “爸,去吃饭吧。”钱香玉过来叫老爷子吃饭,老爷子默默的移到饭桌边。老太太老远就闻到他身上的垃圾味,便不高兴的说道:“咋这么臭,我怎么下口吃饭?”老太太边说边大口吃着菜,说话的时候,口水四处喷,面前的饭菜几乎都沾上了她的口水。

  “三妹,等会儿你给爸洗个澡,我可不想碰他。”钱香莲边说边吃着,连头都不抬一下。

  “洗就洗呗,先吃饭。”钱香兰说着又给自己碗里盛了满满一碗饭。

  钱香兰吃了饭后,拉着老爷子进浴室,把老爷子浑身上下拔个精光,蓬头打开,水温也不试就往身上喷。水一会冰的要死,一会又烫的要命,老爷子在浴室里四处躲,大声喊叫着,两眼淌满了泪水。

  “你把水温调好不行吗?让你给你爸好好洗澡,做事不能细心点,把你养这么大干啥用的?”老太太在门外生气的说着。

  十月一日国庆节,老爷子去世了,死的时候,肛门一直在往外泄粪,包着尿不湿进的棺材。同年后一个月,老太太也因病去世,四个姐妹把老人生前的财产都分干净了。

  “外公太可怜了,她们怎么可以那样对自己的爸爸,那是生她们养她们的爸爸啊,我们今后绝对要让爸爸过上好日子。”苏傲雪对苏傲然说道。

  “她们家的女人都恶毒,我们以后要让爸爸住豪宅,开豪车。”听苏傲然这么说,苏傲雪愣了一下,说道:“想法挺好的,但是不现实,你有这个心就好了。我们要努力学习,考上高中,才有机会上大学,上了大学以后就有工作,就能挣钱让爸爸享福了。”

  下午苏傲然骑着自行车驼着苏傲雪一起回家,一路上苏傲雪都在想事情。当她看到马路中间压死的小狗,她立刻跳下车。苏傲然也跟着停下,转头看了看,然后把车靠在一边朝苏傲雪走去。

  “小然,我们把它埋了吧。”

  “行。”苏傲然抱起小狗,跑到马路两边的树林带里。苏傲然挖了一个坑,把小狗埋了进去。苏傲雪找了几根带树叶的树枝压在上面。两人静静的待了一会儿,便回家了。

  “你们上哪去了,这会儿才回来?”一进门苏雪飞就问。

  “我们一路边走边玩,所以回来晚了。”

  “快吃饭吧,下次早点回来,别让爷爷奶奶也跟着一起等你们回家吃饭。”

  W9看5正●版%章PN节上酷q匠I网SD

  “雪飞你也少说两句,快吃饭。”

  看到奶奶说爸爸,苏傲雪跟苏傲然笑了起来。爷爷严肃的说道:“吃饭不许笑,想当年你们爸爸吃饭,一粒苞谷子呛到喉咙里,要不是及时送医院就完了。”爷爷这句话,在饭桌上说了好几年了,每次爷爷提起这事,苏雪飞总是一脸的无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