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都下班回家去吧!”苏傲然挥了挥手,示意同事们解散。秘书亲切的为他端来一杯咖啡。

  “苏总,我们还没听够呢,您怎么说不讲就不讲了呢?”大伙儿正听着起劲,都缠着让苏傲然继续说。

  “我说你们这些人,就这么喜欢八卦我的事情?什么时候多关心关心公司的业绩,还愁不给你们涨薪水么?”苏傲然说着喝了一口咖啡,椅子一转背过身去看着窗外。

  “苏总一天到晚也够累了,我们就不要缠着他了。”

  他们一走,办公室清静了不少,苏傲然懒懒的眯着眼睛,似乎还没从回忆里走出来。

  “没想到苏总小的时候这么可怜。”张可欣从办公室里出来,就跟朋友们聊起苏傲然。

  “可不是嘛,不过苏总年纪轻轻就有所作为,算得上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了。”

  “苏傲然是个有故事的男人。”张可欣说着看了一眼正在打印机前忙活的赵云飞,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云飞呀,你是不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呢?”赵云飞白了她一眼,“神经病,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叫苏傲然。”

  “哎,你什么意思啊?”张可欣用力掐了一下他。

  “啊,疼,我的意思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苏总那样,他年纪轻轻就能坐上总裁位置,我年纪比他还大两岁,我还要为他做事,所以说苏总是个很成功的男人。”

  “你知道就好。”

  “可欣,晚上你想吃什么?”林娟背着包走过来问。

  “我们去吃排骨面吧,云飞,你跟我们一块去吧?”

  “你们自己去吧。”

  “嘿,赵云飞你去还是不去?”张可欣说着又掐了一下赵云飞的耳朵。

  酷匠《!网V正0版首DO发86

  “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苏总,您还不回家吗?”秘书李恩珠收拾好文件,看见苏傲然一个人默默地坐在椅子上发呆。

  “我想再坐一会儿。”

  “您总是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对着窗外发呆呢。”

  “回忆太多,陷得太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您应该把往事看开,您看您现在,不是很好吗?”

  “我之所以能有今天,因为我有个责任心强、优秀帅气的老爸。”苏傲然说着会心一笑,那笑容和煦暖人心。

  “您一定是继承了令尊英俊的容貌,苏总应该从小就受人喜欢,朋友肯定更多,因为长得好看,还很聪明。”

  “你错了,现实并不是如此。记住,不要把任何事都想的太过美好,因为现实的残酷永远无法遮掩想象的美好。”

  苏傲雪姐弟生下来后,邻居们见了后都说,长得太丑,长大了一定是傻子,养不活的。奶奶不相信,细心照顾着姐弟两。钱香兰嫌姐弟两丑,从这两孩子出生到满月,她没有喂过一次母乳,两孩子一直喝奶粉到三岁。

  “爸爸,是不是我跟弟弟长得不像你,长得太难看了,所以老师不喜欢我们,同学们也不愿意跟我们玩?”苏傲雪有一天突然问苏雪飞。

  “为什么说老师不喜欢你们,同学们不跟你们玩?”

  “所有的同学都是一人一个小水杯,一人一个碗吃饭,一人一张床午睡,只有我跟弟弟是两个人一起用一个杯子,一个碗和一张床。而且老师天天凶我们,她对其他同学都是好好的,同学们也不愿意跟我们一起玩。”听了女儿的话,苏雪飞有些心寒,毕竟他们的班主任跟钱香兰家是亲戚,肯定会因为自己跟前妻的关系影响到两个孩子上学。

  “小雪,爸爸小时候跟你们长得一样,那你觉得爸爸现在长得难看吗?”

  “爸爸是我见过长得最帅的爸爸了!”苏傲雪微微脸红的说着。

  “你们会慢慢长大,会越长越好看。”苏雪飞说着温柔的将女儿抱在怀里。

  随着年龄长大,苏傲雪跟苏傲然意识到自己母亲的为人,渐渐远离她,钱香兰说好会承担苏傲雪一个人的生活费,以及学费。可是他们从小学升入初中。她没有掏过一分钱。苏雪飞从原来的小会计升为财务部部长、副科长、经理。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加上爷爷奶奶的退休金,他完全可以承担两个孩子所有的费用。

  苏傲雪姐弟两上学期间,钱香兰一直在两孩子班主任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自己的遭遇。说她幸苦生下两个孩子,如今两孩子不愿意再跟自己见面,她活着已经没有了意义。班主任心疼钱香兰,因此每次班会课,都会当着全班人的面,大声批评苏傲雪姐弟两,说他们是不孝子。渐渐的,班里的人远离他们,他们交不到一个朋友。苏傲雪被女生孤立,甚至被欺负。每次苏傲然都会挺身保护姐姐,不仅被女生骂,还要被男生群殴。

  几天下来,苏傲然浑身上下除了脸蛋,没有一块好的地方,苏傲雪只能抱着弟弟委屈的哭。有一次晚上回家,苏雪飞看出两孩子有点不对,追问之下,苏傲雪把在学校遇到的事情都告诉了父亲。苏雪飞掀起苏傲然的衣服,看着他满身的伤痕,鼻子一酸,眼里闪过一丝泪光。苏雪飞当天晚上就给他们班主任打了电话。

  “喂,请问是马老师吗?”

  “嗯,是我,您是?”

  “我是苏傲雪跟苏傲然的父亲,我给你打电话是要告诉你,清官难断家务事,钱香兰不管跟你说了什么,这都是别人的家事,跟你老师无关,你的职责是教书育人,不是管别人家的闲事,如果再让我知道我的孩子在学校受了委屈,下次我不会这么客气了。”苏雪飞语气寒冷入骨,电话那头的马老师听后急忙回应:“苏经理,你看我不是不了解您家里的情况吗?这都是误会,我以后不会管这么多了,孩子在学校受了委屈,咱也不能不管是吧,明天我会好好处理这事,您放心。”

  自那以后,马老师没有再找过苏傲雪姐弟两麻烦,同学们也不再孤立欺负他们。不管钱香兰嘴巴再怎么能说,再怎么胡扯,马老师都不再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