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冥界,传说中有一种远古时就有的植物。叫做兰草,原本只生长在冥界而文明与几大宇宙空间。但冥界的战火渐渐点燃了它们所在的十六层狱。

  “陛下,大事不好了。它们真的如您所说的攻过来了。”“什么?真的来了?”兰草皇沉思到。

  在少许思索后,兰草皇从皇座上缓缓的起来,吃力的闷哼了一声。顿时,一道道蓝色的光从宫殿里爆裂开来。只见兰草皇全身布满了暗金色的光。那是冥界强者特有的气息。

  ‘’冥界幽兰草之王,你终于现身了。‘’一道悠长而又远古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可以看出对方实力不俗。

  “不用再客气了,上界的人,连人皇灭天阵都带来了,可见你不是来喝茶叙旧的吧!”兰草皇嘲讽道。

  “既然你这么无情,那么去死吧!将这十六层狱化为我的领界。”那远方金色的眸子瞬时凝聚了滔天战意。这一战无法避免。

  “看来我真的老了,连小小人皇都可以来跟我叫板了,哈哈哈‘’他自嘲道,语间又有着少许无奈。

  “接招吧!”“好!”

  简单的几句招呼后,在那十六狱的天,顿时金光四射,与暗金色在空中炸开。每一次冲击双方都用尽了全力,誓死要讲对方打倒。这仿佛是一场关于正义与邪恶的战争一场无法避免的战争。

  三天三夜后,在战斗的日子里,阵阵的雷光与死亡之气袭来,让这原本的乐土生灵涂炭。尽管这些气息不是对着它们而去的,但威力之大连气息都快要将这一狱震跨了。但突然,一道道强烈的金光将暗金色的光芒撕裂开来。兰草皇闷哼一声从空中直倒下来,重重的砸到了皇宫。狼狈的砸向了王位,再也无法爬起。

  “看来这一次真的败给你了,人皇。”他虚弱的说着,眼神中竟没有了之前的杀气,只有那渴求。当然人皇从他的眼神中知道了些什么,沉思了一会儿。缓缓的说道“冥界幽兰草之王,你是我这辈子遇到最大,也是我最尊敬的对手,如今我一口气攻下十五狱,一定要将这地狱收入我的手中。”“我知道,我知道会有这一天,我们已经三万年没有出过一个真正的兰草皇转世了。”兰草皇打断到,语气中有着少许神气。

  “好了,不和你废话了,有什么愿望我可以帮你的。”人皇不耐烦的说道。“有,就是把我的孩子兰儿照顾好,不要让他收到你们皇族的伤害,让他成人吧!毕竟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好,我答应你,那我就送你去西天!”人皇高举这化成金光的手正要刺去。“慢,我要你在人皇印上滴血发誓。”兰草皇急忙喊道。“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你说发誓就发.....”“求你了。”兰草皇小声的说道,仿佛不想让他听到似的。嘴角微微上翘,眼中充满了无奈与凄凉。人皇一征,眼中不经湿润了,这么多年你何时求过我?

  拿出人皇印,滴血誓之后。人皇开始犹豫了。但此时兰草王将自己的孩子从远方的宫殿传送了过来,交给人皇。人皇见到这个孩子,顿时又气又笑。“我说兰草兄,怪不得你会臭不要脸的求我,原来这是。。。”兰草王打断道“你知道就好了,哈哈,看来天不灭我们一族啊!”说完,他高举这自己的手臂,插入自己的胸口,活生生的将自己的冥魂脱离,送到人皇手中的孩子体内。“你疯了啊!他会死的他还你什么小怎么可能承受的了你的功力。”人皇慌了,因为一旦血誓没有守住,那么一国的气运将会大打折扣甚至毁灭根基。

  “没事的,这本来就是我们的皇的东西,是时候还给他了。嘿嘿。”说完,兰草皇的身体渐渐模糊了,似乎这一种死去的方法会更有尊严些。

  “保重了。”“你也是,记得转世到我人皇来啊!哈哈”兰草皇的魂魄一个踉跄,差点魂飞魄散。

  他走了,人皇看着手中的孩子,他正在痛哭的挣扎。着。哭泣着,仿佛他知道,这

  更新Nm最)E快☆上N、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冥兰说:

啊啊啊啊终于写完第一个了,希望有人看。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