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终于从这噩梦般的滑梯上几乎是以圆润的方式滚了下来,最后又扑通一声掉到1.5米深的水池里。这样特么的也就算了,最气人的是掉下来的瞬间还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空翻,整个皮艇直接倒扣在水里,我身上还抱着叶姗姗,害得我们半天被掩埋在水底瞎折腾,怎么都出来了,差点憋死在里边。。。。

“裴裴,你在哪?”叶姗姗的小脑从水中展露出来,一脸惊慌的看着周围大喊着,仿佛刚从生死抉择中逃离出来。

“咳咳,我还,咳咳,抱着你呢,你说我在,咳咳,在哪?”我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摆出一副苦瓜大王一般的表情,剧烈的咳嗽着,连话都说不利索了。那个说人多力量大的家伙还活着吗?给本尊出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人家一个人下来的时候都跟个没事人似的,我们两个下来怎么差点一尸两命了呢!

“啊,你在这啊,太好了!”叶姗姗转过头,白皙的手掌不停的拍打着,估计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都没有这么开心过。因为叶姗姗今天在我的战胜了自己,超越了自己极限,向整个世界高声呐喊:“裴裴,你的手是不是放错位置了?”

“嘎?”刚才还挺欣慰的我一下子就duang了,本来还以为叶姗姗要喊出什么惊天动地唯我独尊的话,没想到竟然这样一句话就完了。

刚才也许是精神受到的刺激太过强烈,触感以及一系列的感官貌似都衰弱了好多,所以完全没有任何感觉。我皱了皱眉头,还下意识的抓了一下,感觉挺舒服。

“啊,变态!淫兽!色狼!”可是下一秒,我那英俊的脸庞就传来了像吃了老干爹一样的奇妙感觉,火辣辣的疼痛已经把我整张脸给包围住了。

“叶姗姗,你特么的有病啊,干什么突然打我!”我捂着脸,一副比哭还难看的表情,这一招如来神掌实在是太突然了,而且还是威力加强版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的感觉,不停的留着眼泪。叶姗姗之前完全就属于小虚狗类型了,完全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神力,难道这个滑梯是如来当年做过的?然后叶姗姗受了刺激之后如来附体了。。。。

“你,滚!”叶姗姗向后退了两步,然后捂着胖次眼角泛起一丝泪光,粉嫩的小脸已经变成了熟透的龙虾的颜色。我愣了一下,因为刚才我的手掌感觉好像从什么地方。。。屮艸芔茻!现在我的脑袋里边已经无法用波涛汹涌这个词来形容了,因为我根本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你们根本无法想象虽然没又被门挤到脑袋但却要在下一秒变成脑浆炸裂的感觉有多特么酸爽!

“姗姗,你听我解释啊!”我赶紧把我那邪恶的魔爪收到背后,没想到我的手刚才竟然误打误撞伸进了叶姗姗的那里!不对啊,按照本尊的设定来讲这只手应该已经变成了龙爪手,袭*都只是家常便饭了。可我现在为毛有凭空多出来了一个新技能啊!这招叫。。。。

“我就知道,这就是你的真面目!哼,趁人之危,算什么男人!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叶姗姗哼了两声,把头扭到一边,现在甚至看我一眼都是在玷污自己的眼睛。

“我。。”我这下就算有九个嘴巴也说不清了,刚才明明那么危险,我哪有心思去占她的便宜啊。

“哗啦!小心!”我大喊一声。我们现在的位置还处于滑梯的正下方,还没有来得及离开。就在这时,一个空无一人的皮艇从泳池上方笔直下落。

“什么?”叶姗姗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我眉间锁了一下,紧紧的咬着牙齿。“不好意思了,我再在当一次流氓了!”说罢,我一个箭步冲,啊不,是游了过去。

叶姗姗愣了一下,美目盼兮的瞪了一下,对我的突然进攻有些害怕,但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躲开。

“叶姗姗,你是傻子吗!”我本来想把她吓跑,然后自己再趁机躲开的,只是没想到叶姗姗这货竟然临危不乱,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表情,完全没有动一下的意思。

“扑!”我纵身一跃,轻巧的跳到叶姗姗身边,然后狠狠的扑倒在她的身上,一只魔爪趁机揽住了她的腰肢,然后我们俩就以一个霸气的姿势来了个华丽的水上华尔兹。紧接着,我的后背被皮艇完美命中。。。。

“这是什么皮艇,怎么这么疼!”我身体不由得向下一趴,感觉身上压的完全不是充气皮艇,简直就是石墩子啊有木有,幸好本尊也是练过的人,这一下要是被叶姗姗挨上估计脊梁都会断吧。不过幸好我们俩没有把脸浸到水中,不然又够我们呛的。

“裴裴,你,你没事吧?”叶姗姗灵动的大眼睛眨巴了几下,修长的眉毛上挂满了晶莹的小水珠,显得更加妖媚迷人。简直就是童话里的美人鱼。

“没,没事。。没事你大爷啊,呜呜呜呜,疼死本尊了!”可下一秒我的表情就垮了,眼泪差点喷出来。这个那个无良的商家生产的皮艇?说好的皮呢!卧槽简直就是铁皮啊,你给我滚粗来,我绝对不举报你。。。。

“嘶~~”伴随着剧烈的疼痛,我缓缓直起腰,摸着火辣辣的后背和火辣辣的脸颊,心里流淌着无限的泪。

“那个,算了,看在你好心救我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下次,下次再这样,我一定会把你烧成木炭的!”叶姗姗嘟了嘟嘴巴,手指好像抽筋了一般不停的辗转着,语气里露出丝丝歉意,眼神里也流露出担忧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