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听见小澜说的什么。这时苏祈月也进来了,我就跑到客厅躺在沙发上,不过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今天差点被害的事情。我觉得那个服务员应该不只是玩玩我这么简单,肯定有什么大的阴谋,说不定还与程安静的案件有关!不过说起来程安静,诶?明天是不是要去一个地方?哪里来着?我靠,魔耳庄园!刚才在警车上魔猿给我打电话说明天八点就到,现在我看看时间,嗯不算太晚,才一点多。。。。

  想当年小学的时候人家程安静也照顾了我不少,而且我记得钟宝那家伙还喜欢人家,明天要不要带上他呢?如果带上他的话钟贝贝也会跟着吧?今天第一次见就发生了误会,明天怎么愉快的玩耍啊?

  还有,为什么每回和美女初次见面的时候都会发生点小插曲呢?黎晓樱也是,叶姗姗也是,这又是哪个狗屁作者给我设定的啊。。。。

  我的脑内疯狂的联想这,从陷害我的服务员一直想到马航的黑匣子,最后也不知道到了几点,我才浑浑噩噩地睡着了。第二天我起的很晚,五点才起。。。。

  我揉了揉眼睛,只见外面天还没有亮透,只有几只鸟在叽叽喳喳的叫着,天气似乎还有点阴,这是要下雨的节奏吗。

  我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五减一等于几来着?我靠,老子才睡了三个小时!

  酷K}匠网首aO发;

  “新一,亏你还自称自己是个理科学霸呢,数学水平这么渣都不怕把牛皮吹破!”连我的右手都看不下去了,睁开食指上的眼睛吐槽到。

  “小,小右!”我惊讶地看着我的右手,没想到它竟然会说话。“等等,你丫是跑错片场了吧?寄生兽的场子在隔壁啊!”我给了小右一个大嘴巴子,无语地看着它。

  “哦?是吗?哎呀,糟糕,新一正和后藤打架呢,没有我他会死的!”小右着急的说,从我的胳膊上跳了下来,向隔壁跑去。“新一,我来了!”

  我咧了咧嘴,头上的黑线已经吧眼睛给遮住了,我差点以为我的右手也被寄生了呢。我又躺在沙发上迷糊了一会,这时,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弯着腰,向我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

  是谁,谁起这么早?我翻了个身,假装还在睡觉,眼睛稍稍睁开一点,看看来的人是谁。钟贝贝!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苏祈月又调皮来夜袭我,没想到还找我的人竟然是钟贝贝。

  钟贝贝这时也来到了我的身边,皱着眉头低下脑袋寻找着什么,是不是的还把垂下来的头发搭在耳后。

  我很奇怪钟贝贝这个时来找什么?等等,她的衣服怎么是肉色的?内衣怎么穿在衣服外面啊,cos超人吗?不对!那不是她的衣服,我靠,怎么又没穿啊,你丫是有多*多闲啊。。。

  最终,钟贝贝的目光定格在我的那里,然后吞了口唾沫,直接把手伸了过来。不会吧!她要摸我!你特么摸你哥哥去啊,没事摸我干嘛。。。。

  我笑里藏刀好歹也是个有节操的男人,怎么可能任着她的性子。于是我身体稍稍向下一滑,希望她把手放在我的腹肌上,醒了以后再装做不知道这件事大不了就这么过去了,可谁知道她瞄准的地方根本不是我的,而是我大腿下面的一件衣服,我这样一动,恰好不偏不倚的。。。。。。

  “哦~”我叫出声来,钟贝贝这来意识到自己手的位置,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退了几步。“裴哥,对不起!对不起!”钟贝贝的眼泪夺眶而出,给我连声鞠躬道歉。我一看到这样的场景也不好意思继续装睡了,假装刚刚睡醒,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咦?贝贝,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怎么会在这?”我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希望让她以为刚才的事情我并不知道。

  “裴哥,对不起,我,我刚才对你做了不要脸的事情。”钟贝贝依旧低着头,连忙承认道。我无语的列了列嘴好吧,你丫嘴可真快真利索,我现在想不知道都难了。。。。

  “是什么不要脸的事情呢?”我坏笑着说,谁叫我刚才给你台阶你都不走的,呵呵,今天就好好玩玩你吧。。。。

  “这种事情,你怎么好意思让人家说出来嘛!”钟贝贝扁着嘴巴,气呼呼的说到。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依旧是一副腹黑的表情,钟贝贝也看了出来,握着拳头,跺着脚说到。“你满意了吧!”说完,钟贝贝一把推开我,把自己的衣服从沙发上拿下来,气呼呼的走回房间,还不忘瞪我一眼。我一拍脑门,本来这件事是他的错,可现在却成我的错了,弄成这个样子以后还不得更尴尬啊。

  看着钟贝贝进了房间,我这边也是思绪万千,今天还要去魔耳庄园,以我这种精神状态怎么去啊。

  迷迷糊糊地就到七点了,是小澜把我叫起来的,目的不用说,肯定是饿了。。。

  吃饭的时候钟宝接了个电话,好像有点急事,马上就要走了,这才让我松了一口气。要是他们俩再跟着去的话,那魔猿估计都要卖房子了。。。

  送走了钟宝和钟贝贝我们收拾收拾东西,也准备出发。

  我牵着苏祈月和小澜的手,有说有笑,不过五分钟就来到了公交站点。天阴的很厉害,所以苏祈月临走的时候带了两把伞。

  “我们是三个人,为什么只带两把伞呢?”我拍了拍苏祈月的肩膀,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按人头的数量带伞。

  苏祈月眨巴着眼睛,笑嘻嘻的看着我。“我要和哥哥打一把伞!”苏祈月把我的胳膊抱的很近,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没有说什么,摸了摸苏祈月的脑袋,等待公交车的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