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祈月没有说什么,闭上眼睛微微娇喘着,小脸也变的红了起来。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无法控制自己身体却无法得到控制的悲哀,想要发狂却无法发狂的无奈。祈月,对不起,哥哥什么也做不了。

  哥哥,没关系的,只要你喜欢,就拿我来发泄吧!苏祈月咬着嘴唇,这句话挂在嘴边,却没有说出来,任凭我侵犯她的身体。

  我摸了一阵,由于春药的作用大家也知道,不爆发出来是无法解禁的。我又开始疯狂的撕扯苏祈月的衣服,直到她身上只留下了黑色的内衣。

  “哥哥,把门关上吧。”苏祈月原本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用祈求的语气对我说。“别让小澜和上官同学看到了。”

  然而她这样说并没有什么卵用,我只希望上官深雪和小澜能快点来。咳咳,我不是希望等她们来了跟我三飞啊,我只是想让她们控制住我而已。。。。

  我吞了口口水,准备揭开苏祈月的内衣,可是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匆匆向厕所跑去。我脱下裤子,狠狠的鲁了一发,激动的情绪才得以好转,精神才变的正常起来。“呼~靠,差点,差点就禽兽了。。。”我呼呼地喘着粗气抱怨道,早知道这么简单,谁特么还脱自己妹妹的胖次。。。。

  我洗了把脸,急匆匆的准备回去。

  然而此时,上官深雪和小澜刚刚从厕所出来。“小轩哥,这么巧啊,你不会是来偷看我们的吧?”上官深雪热情的向我打招呼,我也陪了个笑脸,顺便送了一个空手劈狗头。

  “偷看你大爷,老子现在哪有心情偷看啊!”我气呼呼的说。刚才发生的事情可比偷看刺激多了。

  “小轩哥,你好过分!”上官深雪唔着脑袋,撅起了小嘴,气的直跺脚。

  “好了好了,我们快回去吧,现在房间里只有苏祈月一个人,她会害怕的。”我懒得和上官深雪闹,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赶快走。上官深雪和小澜走在我前面,我呢,就跟在她们身后。走到房间门口我才意识到完了,但是上官深雪已经把门打开了。

  “苏,苏祈月同学,请问你在干什么?!”上官深雪吃惊的看着苏祈月,唔着嘴巴,似乎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切。由于我没有跟她打招呼就出去的缘故,所以她一直在等我,所以身上还是只穿着黑色的内衣,在KTV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性感无比,玲巧有致的身材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众人面前。老子又不行了,看来今天要经尽人亡了。。。。

  一时间,苏祈月在上官深雪心中的形象已经全部崩塌。“姐姐,你。。。”小澜的脸上也是写满了不可思议,估计已经脑补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苏祈月和我们对视了几秒钟,霎时间泪如雨下,慌忙的把头转过去,自己的脸面都丢尽了。看着委屈的苏祈月,愧疚之意在我心中升起。“我们先出去一下吧,等祈月整理好衣服!”我着急忙慌的把上官深雪和小澜拉出来,想让苏祈月先穿好衣服。

  “小轩哥,苏祈月她怎么这样啊?”刚被我拽出来,上官深雪就急忙向我盘问到。“是啊是啊,我姐姐怎么会这样?”小澜也急切的问。

  我没办法,就将刚才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跟她们讲了一遍。

  “什么?早知道刚才我就不去厕所了。”上官深雪一听就不爽了,后悔的直接把手里的姨妈巾狠狠地摔在地上。

  “呜呜呜,管我毛事啊~”姨妈巾酱无辜的哭到。

  “就是嘛,你刚才去厕所干嘛!”我向上官深雪抱怨道,不过我好像扭曲了她的意思,你们明白她想干嘛吗。。。。

  ?‘酷=d匠网首{p发J

  “可是哥哥,你后来是怎么回复到现在这个样子的呢?”小澜眨了眨眼睛,依旧还是很是疑惑。我一愣,总不能把刚才去厕所鲁这么丢人的事说出去吧。。。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完了,幸好柠檬汁里下的是春药,幸好我没喝几口,要不然估计连小命都不保了。

  “你们可以进来了。”苏祈月抽泣着,低着脑袋把门打开。

  “小月,你不用过意不去,小轩哥刚才已经把情况都告诉我们了,刚才只是他丧湿了而已,请你原谅他。”上官深雪揽住苏祈月的脖子,为她擦了擦眼泪,在她的耳边安慰着。

  苏祈月惊讶地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感激与歉意,走了过来轻轻抱住我。

  “没事了,对不起祈月,我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你,只要你原谅我。”我轻轻的抚摸着苏祈月的脑袋,并作出了真诚地道歉。

  “真的吗?”苏祈月抬起头,注视着我的眼睛。“我要哥哥永远都不离开我,永远都在一起!”

  苏祈月眼神很坚定,双拳紧紧的卧着,希望我快点给她答案。这个当然也是我希望的,没想到苏祈月会现行说出来。

  “哥哥答应你,永远不离开你。”我紧紧的搂住苏祈月,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哥哥,你刚才为什么会突然那样啊?”苏祈月也不相信我会不受任何外力的作用就对她做那种事,我们亲昵了一会儿急忙问道。

  “那杯柠檬汁好像有古怪,还记得那个服务生吗?估计就是他搞的鬼。”我想起刚才那个奇怪的服务生,而且欢唱卡上并没有写赠送免费饮料。如果赠饮是假的,那这个人多半也不是这里的。

  “我去吧台查一下,你们在这等着我。”我给她们打了声招呼,就急匆匆来到了吧台前。

  “你好,你们这里的服务员的信息能给我看一下吗?”我敲了敲桌子,对吧台前的人说。

  “不好意思,这个很麻烦,你不能看,如果你想找人的话,我可以帮你找找。”吧台前的人朝我鞠了一躬,很有礼貌的说。

  “哦,这么高,这么胖,带着个眼镜。”我随便比划了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

  “我们这里没有戴眼镜的服务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