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柔了揉眼睛,伸着懒腰走出房间,准备洗漱洗漱,然后做早餐。

  “哥哥早安!”苏祈月此时已经起来了,正坐在沙发上养神呢。见到我出来,便热情的向我打招呼。

  “嗯,早安。”我笑了笑,在苏祈月的额头上摸了摸。苏祈月很乖的让我抚摸着,一副很享受的表情。

  “对了哥哥,我这里有几张巴提鲁亚的券,我们一起去吧!”苏祈月搂住我的手臂,摇晃着身体撒娇说到。

  “巴提鲁亚?”我想了一会,好像苏祈月说的这个地方是在济城相当有名的KTV,而且很贵,像我们这样的中学生根本消费不起。“你从哪儿弄来的?别骗人了。”我很惊讶的问道。

  苏祈月拿出几张蓝色的票子在我眼前晃了晃,得意的说:“才没骗人呢!哥哥你快看。”

  我接过票子,上面还真写着免费欢唱卡,而且一张可以用两个小时,从共有3张。“你还没回答我呢,从哪弄来的。”我不相信这种东西会凭空出现,于是再次问道。

  “这是我,我从我的书包里找到的啦。‘苏祈月撅了撅嘴,把实情告诉了我。“什么?你书包里怎么会有这东西,谁放你书包了的?”我更加纳闷了,不相信空穴来风。

  “哎呀,哥哥,你不要那么死脑筋嘛,反正我们只要玩得开心不就好了吗?”苏祈月拽着我的手臂晃了晃,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着,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好好好,我们去!”我最受不了这种攻击了,只好连声答应道。“不过,就我们俩和小澜吗?”我想着就三个人肯定玩不起来,所以问问苏祈月是不是还邀请了别人。

  “这个,哥哥,我,我想让上官同学和我们一起去。”苏祈月过了一会才张开小嘴,手指打着结,脸色微红的说。

  “上官深雪?”我愣了一下,没想到苏祈月愿意和上官深雪一块玩。我只记得她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上官深雪一直盯着苏祈月的胸看,一副急不可耐的花痴表情,我都怀疑上官深雪的性取向了。

  “哥哥你在看哪里啊!”苏祈月捂住胸口,皱着眉头叫了出来。

  “啊?”我刚才还真没注意,由于一直在想问题,所以就开始发呆了,眼神不自觉地就定格在了苏祈月的胸前。“祈月我不是故意的!”我站起身来,深深地鞠了一躬。为什么我每次都被误会啊,这是什么钛合金狗眼啊!

  K看il正《c版A!章O节}上酷,匠4网%;

  “哼,小澜现在快起床了,哥哥你想看早说啊!”苏祈月把头扭到一边,气呼呼的抱着手臂说道。

  “是是是,我的错!”我挠着头,连声道歉到,不过马上反应过来。“早说?早说什么?”

  “你说呢!好坏,这种害羞的事情,非得让人家说出来!”苏祈月此时都快气晕了,恨不得把我的头埋到她胸口里捂死。。。。

  过了一会儿,小澜也起床了,我们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下午和上官深雪一起去,管他欢唱卡哪来的,有免费的场子谁不去啊。

  “咚咚咚。”就在我们商量的时候,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我很纳闷,这个点会有谁来我家啊。我也没想多,直接跑过去开门了。

  “儿子,surprise!”

  “老,老妈!”我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我妈妈,我有转头看了看两个妹妹,一时间手足无措起来。“老妈,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啊。怎么,我不能来啊?”老妈放下手里的东西,转眼就想进来。

  “老妈快看!那是什么!”我机智的指了指老妈的身后,大叫起来。没想到老妈果然中招了,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快藏起来,快藏起来!”我张牙舞爪的对祈月和小澜小声说。只见他们不解的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让她们藏起来。不过看到我害怕的样子,她们还是藏了起来。不得不说,她们小时候躲猫猫一定是练过的,一看她们躲的地方就知道她们有水平。她们藏在了茶几下面,然后四条腿齐刷刷的伸了出来。。。。。。

  “哎呀,哪有什么东西啊,你小子骗妈妈是不是?”老妈没看见什么东西,转过头来瞪了我一眼。

  “老妈你现在不能进去!”我拦住老妈,要是让他看到家里的两个美女指不定会脑补到什么不好的东西。

  “为什么啊?”老妈翘了翘眉毛,不解的看着我。

  “因为,哦对了!因为我现在没有穿衣服!我要去穿!”我想了一会,慌不择言的说到。

  “哈?那你现在身上的是什么?是你的肉吗?”老妈在我身上扫描了一下,无语的对我说,头上多出了几条黑线。

  我这才想起来,为了堤防苏祈月的夜袭,我现在睡觉已经有了穿睡衣的习惯。

  “睡衣太丑了,我要去换一件好看的!”我咬着牙,继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然而老妈已经不理会我了,直接自顾自的走了进去。“不错嘛,儿子,咱家你收拾的挺好啊。”老妈笑了笑,竖起大拇指称赞道。“等等,那两坨东东是什么?”

  老妈眼力很好,一进屋就能看见藏的很严实的两个妹妹。好吧,其实在北京也可以看见的。。。

  “阿,阿姨好!”苏祈月从茶几下钻了出来,笑嘻嘻的向老妈打招呼。

  我啧啧了两声,朝苏祈月皱了皱眉头,事宜她不要乱说话。

  “哦,不对,妈妈好!”苏祈月很聪明,马上把我的意思给曲解了。我一巴掌拍在脑没上,你她丫的别说话能死吗。。。。

  “什么!你们难道已经领证了!”老妈指了指我和苏祈月。“还生了个孩子!”老妈又。指了指刚爬出来的小澜,嘴巴长得老大,吃惊的捂住嘴巴。

  “嘎?你怎么会这么理解!”我听了老妈的推论也是三观破碎,下巴差点吓歪。

  “刚才她叫我阿姨,你示意她该改口叫妈了,不就是已经领证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