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开始还想反抗,可是下一秒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把上官深雪紧紧搂在怀里,伸出舌头在她的嘴里搅拌着。上官深雪很配合,我们越吻越激烈。直到最后,我把上官深雪推进一件小黑屋里,缓缓褪去身上的衣物。。。

  额,对于我这种守身如玉的人来说,你们觉得故事有这样发展的可能吗?呵呵,我特么都不信,刚才的只是我在一秒之内歪歪出来的而已。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我一开始还想反抗,结果还真特么反抗了,推开上官深雪说:“深雪,你干什么,你疯了吗,这里可是学校啊!你想被老师发现然后开除吗?”我摸了摸嘴唇,上面还残留着上官深雪玉唇上的香气。

  “我喜欢小轩哥!我从小就喜欢你!”上官深雪理直气壮的说。“我,我就是没有把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而已!不然你就不会和新来的同学亲热了,呜呜呜~”上官深雪蹲了下来,抱着腿呜呜的抽泣起来,我看着最好的朋友在我眼前哭泣,心都快碎了。话说回来今天成就真是大啊,在半个小时之内已经有两个女神向我表白了。

  从来没有过女孩子向我表白,所以当遇到这种情况时总会手足无措,连安慰的话都不会说了。要说我对上官深雪也不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毕竟从小一起长大,原来还帮过我这么大的忙,最主要的是人长得也漂亮,一般人早就不行了,可谁让我是二班的呢。。。

  “我。。。对不起,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只想维持我们这个关系,因为谈恋爱什么的,我不习惯,这种事情,还是等我们长大再说吧!”我咬着嘴唇坚定的说到,同时走到上官深雪的身边,蹲下来抚摸着她的背。

  IR更e新》最快、e上0酷:%匠Z●网…_

  上官深雪没有理我,依旧抽泣着。

  “我和黎晓樱同学的事情是个意外,因为我好想在哪里见过她,而且好像还是很熟的关系,我控制不住我自己,真的对不起。”我想起早上和黎晓樱的暧昧举动,于是就解释道。

  上官深雪梨花带雨的抬头看了我一眼。“你骗人!和你很熟悉的人我都认识要是你们关系很好,我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嘛!”

  “可能是我认识你之前的熟人啦!等等,认识你之前我没有几个熟人啊?除了。。。”我托起下巴,脑内仔细的搜索着。

  “沈可欣!”我和上官深雪异口同声的尖叫道。仔细想想,黎晓樱和沈可欣的确有几分相似,不过沈可欣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了,不可能是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站了起来,心中升起以前从未有过的恐惧。

  上官深雪也顾不上哭了,到是安慰起我来。“小轩哥,也许沈可欣并没有死,或许她这次来就是找你的!”

  我不相信,上官深雪继续说:“我们还是调查一下吧,不弄清楚真相什么都不好说,一切皆有可能啊!”

  我甩了甩头发,愣了十几秒,这才缓过神来,轻轻点了点头。“怎么调查?”

  “废话,问她啊!”上官深雪鄙视的看了我一眼,好像在骂我笨。我又差点喷了:“这算什么狗屁办法,她会说吗?而且她也也想不起来我是谁了好吗。”

  “如果她不知道,我们可以去班主任那里要她父母的联系方式啊,只要证明她在五岁的时候出过车祸不就好了?”

  我点点头,上官深雪的这个说法我赞同,而且我现在不想放弃一丝的希望。

  怀着紧张的心情,我们缓缓走进教室,班主任的课还没有上完,正站在讲台上风度翩翩的讲着。我们喊了声报告就轻松地进去了,班主任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示意我们进去。

  我翻开书,向身后瞥了一眼,黎晓樱也在不解的看着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突然冲出去。

  “丁零零。”这时晨读终于结束了,我戳了戳黎晓樱的肩膀。我不敢跟他有大面积的肉体接触,毕竟我单单看她一眼就这么紧张,拍她一下还不直接喷鼻血啊!

  “黎晓樱同学,请问你是沈可欣吗?”可能是接触的多了还是怎么着,我和她说话已经不那么吞吐不清了。这时上官深雪也过来了,结果听到我的话差点滑倒。

  “小轩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有你这样问的吗!”上官深雪擦擦了额头上的汗,趴在我肩膀上小声吐槽到。

  “那怎么问?”我反驳起来,不知道还有比这更好的方法。

  “看我的!”上官深雪拍了拍胸脯,自信地说到,然后走到黎晓樱的面前。

  “请问黎晓樱同学,你认识沈可欣吗?”上官深雪很有礼貌的笑着,把手被过去问道。

  “沈可欣?是谁啊,不认识。”黎晓樱皱了皱眉头,思考了五秒钟,然后呆呆的摇了摇头。

  “那,你认识你原来认识裴逸轩吗?”上官深雪并不善罢甘休,继续问道。

  “不认识。”黎晓樱又摇了摇头。“不过我好像在哪见过他,在哪我忘了。”黎晓樱和我的情况一样,只是觉得对方眼熟,但具体在哪见过的谁都想不起来了。

  上官深雪摸着下巴看了我一眼,更加确认她的身份了。“我可以冒昧一下,看看你刘海下面吗?”

  黎晓樱愣了一下,我把上官深雪一把拉过来,“你咸的啊,没事看人家额头干嘛?”

  上官深雪嘘了一声,刚才刮了一阵风,把她的刘海吹起来了,这我到没在意。可是她却慌忙的的把刘海整理好,我敢打赌!刘海下面,绝对有秘密!”上官深雪满脸写着真相只有一个,自信的说。

  “对不起,这里你不能看,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额头。”黎晓樱摇摇头,一下子从热情变的冷淡起来,我们好像触碰到了她的逆鳞,如果在继续问下去的话多半就要生气了。

  “对不起,冒犯了!”我鞠了个躬,跟她道了个歉,黎晓樱没有要再说什么,低下头翻开了课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