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没心情和上官深雪闹了,便回头看了看叶姗姗,只见她的鼻子还在一抽一抽的,旁边同学还在安慰她,不过她一直盯着我这边看,见到我转过头来立马把眼神收了回去。

  “你说,我要不要跟她道歉啊?”我拍了拍上官深雪的背,认真的说到。

  “不用,你就当作她不存在就好了!”上官深雪摇了摇头,坏坏地说。我一想问她肯定不靠谱,她巴不得我跟叶姗姗失去联系呢。问李陈?也不行,肯定又是什么推倒干翻之类的话。滕易?果断不行,长得太丑。。。胡晴晴也不行,她肯定得骂我。唉,以后再说吧,船到桥头自然直。

  中午的时候魔猿天道又找我了解了一下情况,我把昨天的分析告诉了他,本来想让他一起跟我们去175奶茶吧,可是他说晚上还有别的事去不了。

  晚上的时候我跟小澜打电话说让她她先回家,免得把她在牵扯进来。然后我和苏祈月就怀着紧张的心情来到了奶茶吧。我和苏祈月对视了一下,双双点了点头,这才走进去。为了和陈琳单独交谈,我们故意来的很晚,奶茶吧已经没有了学生,只有陈琳一个人在收拾烂摊子。

  最;|新pO章}节上)N酷d匠+网D}

  “哟,这不是小月和小轩吗,你们怎么一起来的,难道,你们那啥了?”陈琳停止了擦桌子,跟我们打了声招呼笑呵呵的说。

  我此时也没有心情和她开玩笑,干脆直奔主题。“琳姐,最近我们学校有一个女生失踪了,你知道这件事吗?”

  陈琳听了之后先是顿了顿,直起身子揉了揉腰。“失踪?失踪的人你们认识吗?”

  “我认识。”我回答道。

  “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陈琳摇了摇头,摊开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她不承认我也不好继续问下去,我倒希望她说的是真的。

  我们点了两杯饮料坐了下来,苏祈月一直没有说话也一直没有闲着,眼神始终在周围环境里寻找什么有用的线索。

  “琳姐,你认识这个吗?”我掏出纸条,在陈琳面前晃了晃。陈琳拿过来仔细的看了看,然后摇头说不认识,还问我是不是数学题。

  “走吧祈月。我拍了拍苏祈月的肩膀,无奈的摇了摇头,示意她线索断了。她也耸了耸肩膀,摊开手,好像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告别了陈琳,我们才起身离去。

  一路上,苏祈月低着头,沉默不语。

  “怎么,很失望吗?幸苦了一晚上得出的结论是个错的。”我拍了拍苏祈月的肩膀问道。

  “是啊,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苏祈月突然停下脚步,抬起头露出来开心的笑容。“陈琳姐跟案件无关啊。”

  我也跟着听了下来,微笑的看着她,没想到这丫头这么善良,就算达不到自己的还要为他人着想。我拨开了苏祈月头上的刘海,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谢谢,谢谢哥哥。”苏祈月脸色微红,牵着我的手笑着,笑的是那么甜,那么迷人。

  回到家以后已经很晚了,一天下来又是很累,不过我倒无所谓,反正我也不写作业没什么关系,可是苏祈月还要加班加点地忙活,想想还有点心疼。

  我本来还想劝她不要写了,可是一想哪有不让妹妹学好的哥哥啊。。。算了,自己玩一会吧。我准备好纸巾,打开电脑E盘里的岛国作品。。。咳咳,不要误会,我只是刚跑完步,用纸巾擦汗而已,岛国视频只是昨天下好的最新一集的暗杀教室罢了。。。还说回来,自从好多日漫被蚊画布禁了之后,想看个动漫就像找种子一样麻烦,我认为蚊画布应该正确对待外来文化,正确看待日漫,不能因一点点所谓的暴恐色情而忽略了整部动漫的意义所在。

  过了一会我去冲了个澡然后就准备去睡觉了,可是我在翻我裤兜的时候发现除了有一张原有的纸条之外,居然又多出了一张!,我慢慢打开纸条,上面密密麻麻的几行小字把我惊呆了,因为。。。这特么是什么鸟语啊,根本不认识!

  不过仔细想想这张纸条不会凭空出现,一定是我们第一步的分析成立了,作案者给我们新线索,不过去奶茶吧之前还没有,这张纸条会是从哪来的呢?看来事情还是和陈琳有关,估计就是她偷偷放进去的,因为我跟苏祈月以外的其他人就没过近距离接触了。

  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干脆明天再告诉苏祈月吧。我躺在床上,刚要睡着一阵敲门声再次吵醒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