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先走了,我会尽力的!”我告别了魔猿。看他的样子并不像是在开玩笑,我也暂时相信了,如果他敢骗我,到时候一定让他好看!

  我摸了摸咕咕直叫的的肚子,这才想起来我是直接被绑走的,苏祈月她们几个估计早就等的不耐烦了。我跑到刚才的地方,只见她们几个依旧在原地等我,其中苏祈月还在哭,上官深雪和小澜在一旁安慰着她。

  “祈月,对不起,让你就等了!”我赶紧蹲在苏祈月身边,摸着她的头轻声安慰。“哥哥!你去哪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苏祈月看见我来了,直接抱住我,哭得更厉害了,好像怕我随时会离开似的。

  “对不起,哥哥刚才去了趟厕所,忘了告诉你了,下次我一定提前通知你好吗?”我并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因为我不想把她们几个牵扯进去,即便是说出来,她们也未必会相信。

  “我说小轩哥,这件事就是你的不对了,上个厕所要这么久啊?”上官深雪好像唯恐我的谎言不被拆穿似的,在一旁撅着小嘴附和到,话语里包含着满满的不爽。“就是就是,难道哥哥你掉到厕所里了?”小澜也听出了我话中的不妥,也在一旁吐槽起来。然后她俩同时被我劈了狗头,惨叫声在走廊里回荡起来~“你们两个够了啊,这么不文明的话以后别乱说!知不知道?”我的脸色有点难看了,黑着脸阴森森地说到。

  之后在路上我一直在考虑程安静的事情,根据魔猿的说法,她家庭条件一般,所以纸条应该不是她留下的,也就是说,不应该是离家出走这样的事情。那么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绑架,可是绑架就绑架,为什么还要故意留下线索呢?我越想越没有头绪,干脆先吃饭,晚上回家好好想。唉,王老师,不好意思了,今天的作业又不能写了。。。

  苏祈月姐妹俩和上官深雪聊地热火朝天,在吃饭的时候也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让我松了一口气,不过这种被无视的感觉是要闹哪样啊。

  下午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除了裤子上粘上了一块泡泡糖,脚底下踩上了一泡狗翔,其他真的蛮顺利的。直到第二节班主任的课,嗙!的一声打破了寂静,那是我猛敲桌子,然后奋力站了起来。“老师,我要早退!”

  此时全班同学的头顶上飞过一片漆黑的乌鸦,而后哈哈大笑起来,都以为我是发梦魇了。上官深雪也转过头,一脸问号地看着我。“小轩哥,你睡傻了吗?”上官深雪用白皙的胳膊捣了捣我的桌子,小声提醒我。我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管。

  “裴逸轩同学!”班主任对我的举动很是生气,直接在叫我名字的时侯开启了狮吼功,不过突然想起我手中还有他的把柄,最后还是硬生生地挤出了一个笑脸,语气平和地继续说到,“请问裴逸轩同学,你,为什么要早退啊?”

  “这个嘛,如果我不早退的话也许会说出一些实话来,对我们都不好哦,王老师。。”我一副阴险的表情,摊开手笑嘻嘻的说。

  只见老王老脸一红,赶紧对我摆了摆手,恨不得马上把我踢出去,“咳咳咳,你是说你家里有事情对吧,好,批准,你可以走了!”说完,老王便飞到我面前,拽着我的手就往外拉,生怕我多说一个字。

  我故意回头看了看叶姗姗的表情,只见她的脸上写满了这不科学,上午难道老师没批评我吗?我得意的笑了笑,然后优雅地滚出了教室。

  我又朝教室门缝里看了看,确保上官深雪不会跑出来之后,我才放心地离开,走出了校门。学校附近有一家175奶茶吧很是出名,每天都是门庭若市,很多学生在放学后都会到哪里喝杯饮料放松一下身心。今天正好出来的早,哪里人一定不会多,不如先到那儿喝一杯奶茶吧,反正回家早了也是闲着。

  “琳姐,来杯珍珠奶茶。”我和这儿的老板也算是很熟了,毕竟我几乎每天都来。这里的老板叫陈琳,二十岁左右,据说大学刚毕业还没有找到正式的工作,就先在一中附近开了一家175奶茶吧,赚点零花钱。

  陈琳的皮肤不算白皙,但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长长的头发留到了腰间的位置,散发着一丝丝清香,每当她走过来的的时候我都会猛吸一口。她的长相也是光艳靓丽,浑身散发出一种熟女的魅力。这也是客人喜欢来的原因之一。

  “哟,这不是小轩吗?怎么?小小年纪就学会逃学了。”陈琳笑了笑,说话的声音像百灵一般好听。“哪有啊,今天家里有点事,早出来一会,顺便来你这里坐坐。”我挠了挠头,我可不想被眼前这个大美女误以为是差学生。

  话说回来,我今天为什么要早退来着?因为我跟苏祈月说好了,今天要把钢琴从老家搬过来,刚才老妈跟我发短信说已经联系好搬家公司了,我只要等钢琴运来以后给搬家公司的人开门就可以了。

  不一会,一杯热腾腾的奶茶便端到我的面前,陈琳也坐了下来,看现在时候还早,就陪我聊了会天。喝完奶茶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也到点了,就告别了陈琳,离开了175奶茶吧。

  酷;匠}网唯"s一+w正版,!S其他/都q是r盗《版h7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