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顿时心急如焚,但还是帮怀里的苏祈月擦了擦眼泪。“祈月,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我身边的女生去哪了?”我依旧柔声细语,怕惊吓到她。

  “啊?没有啊。是哥哥的女朋友吗?”苏祈月缓缓地抬起了头嘴角还在抽泣着,眼神里好像参杂着少于的失落,好想再告诉我,快说不是啊!“祈月你误会了,她只是我的好朋友而已,她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哥哥很担心她,你愿意和哥哥一起去找她吗?”我叹了口气,解释道。难道苏祈月吃醋了吗?我们可是兄妹啊!

  “嗯,我愿意。”苏祈月立刻松了口气,笑面如花,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缓缓地站立起来,死死地攥着我的手。我也笑了笑,仔细想了想上官深雪可能去的地方,最后决定回教室看看。

  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上官深雪正趴在桌子上,好像睡着了。可下一秒我意识到了不对劲,她的身体一抽一抽地,更像是在哭。我去老天你饶了我吧!新妹刚哄好又有一个哭了,真把我当五河士道了啊!我无奈,总不能不管吧?这么短的时间应该不会被欺负,也不会有人改欺负她,因为笑里藏刀也不是个摆设。

  “深雪,你怎么了啊?”我走上前去,拍了拍上官深雪的背,里面内衣的触感十分明显。

  上官深雪见我来了猛地抬起头,慌忙的擦着脸上的泪水,“我,我没哭,我真的没哭!”诶?我有说你哭吗,再者说,你没哭脸上的东西是什么?难道是翔么。

  “你别装了,我都看出来了!到底怎么了?”然而我早已看穿一切,好吧是个人就能看出来。

  “真,真的没有啦,我只是看到小轩哥有女朋友了,高兴才哭的!”上官深雪一脸委屈,撅着小嘴喃喃地说到。好吧,老子又被误会了。我头上的省略号都快把我淹死了,无语的解释道:“这位女同学叫苏祈月,是我的妹妹,这位哭得像刚吃完翔的呢,叫上官深雪,是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为了防止误会更深,我急忙介绍了一下她们两个。

  “你好上官同学,我叫苏祈月,请多多关照喽。”苏祈月摆出一副和善的笑脸,伸出洁白的玉手,友好的看着上官深雪。这时,上官深雪才意识到自己误会了,摸了摸下巴,紧紧握住苏祈月的手,然后,口水都流下来了。

  “喂喂,你丫往哪儿看呢?”我戳了戳上官深雪的咯吱窝,小声提醒道。

  只见上官深雪的美目正直勾勾地盯着苏祈月的胸部看,都放光了!这货绝壁是百合!别说别的了!

  “上官同学,你看午休时间都快过了,我们先去吃饭可好?”苏祈月在一旁也忍不了了,尴尬的笑着说。上官深雪这才把脑袋抬起来,眨了眨大眼睛,小脸通红,轻轻地嗯了一声,和苏祈月手牵手,肩并肩地走出教室,向食堂跑去,只留我一人凌乱在风中,任长风吹动我英勇的头发。

  “你们欺负人!哄好你们的可是我啊!”我默默地蹲了下来,拿起手指在地上画起了圈圈。。。

  我初中学得最好的科目是物理,每次考试不是满分就是差一分满分,当然,我能在物理这一科目上取得好的成绩,完全源于我的勤奋努力和不懈追求,和物理老师一分钱关系都没有。因为我很讨厌他,一听他说话我就烦。我们的物理老师叫良盘基,性别,这个,好像是男,一张又黑又圆的大盘脸上始终带着严肃的表情,还有一架小眼睛,身高一百五十厘米,体重一百五十斤,简直就是黄金比例——大圆球!令我十分不爽的是,今天下午还有他的课。

  “好,同学们上课!把书翻到第。”每当这浑厚的男低音,就意味着盘基哥来上课了。我又打了个哈欠,一头栽在桌子上就睡了起来。盘基哥的课好像有一种魔力,我一听马上就能睡着,在别的课上虽然困,但是绝对不会有这种神奇的功效。。

  更(6新tg最oi快b上3+酷C"匠《2网*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感觉脑袋被打了一下,然后扑腾一下发梦魇似的坐了起来。“谁?谁敢打老子!”神志不清的我张口就骂,露出要吃人的表情。好吧,每当我露出这个表情的时候同学们都夸我可爱,都快赶上舔粪男孩了。。。

  “裴逸轩,请你站到门口去听课!”一个浑厚的男低音对我叫到,不过并不凶。我抬起头,看见盘基哥正笑呵呵的望着我,肥胖的熊掌还留在我的头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