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她的手很光滑,很细腻,弄的我都不想松开了。不行,第一次见面还是别弄的太猥琐了。咱是个有节操,有医德的好人,最多一会让她以身相许就行。

  “谢,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女孩止血后,嘴唇微白的看着我。感受着小手被我握着,脸颊上又浮出一丝与嘴唇格格不入的红晕。

  我顿时哭笑不得,“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快,跟我去医院!”

  正好也包扎完毕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要带她去医院一趟,毕竟咱不是专业的,就连砖家的水平都不够

  “不用了,真的,谢。啊~”她还没说完,就被我一个公主抱给抱了起来,一口起冲到楼下。就在到达二楼的时候女孩儿又开口了:“那个,你。”

  “救命要紧啊,跟着我就行了!”我可不想跟她矫情,万一一会血又喷出来了,我就真的要归国家管了。

  “不是,我是想说...为什么不走电梯啊?”女孩开始还挣扎两下,后来感觉我并没有什么邪念,所以也释然了。

  “啥!你不早说!”刚才因为太着急,居然把电梯给忘了,下意识的以为这里还是我家里的老房子。

  我可不想在美女面前掉面子,干脆换个话题问到“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苏祈月,你呢?”女孩苍白的玉唇动了动,眨着宝石般的瞳孔,说出自己的名字

  “我裴逸轩你叫我小轩就行了。”我很快就走出了楼房,露出迷人笑容,介绍起自己的姓名。我一路狂奔来到一间叫老王诊所的诊所,这年头真是老王遍地走啊!连诊所都特么是老王开的。

  我轻轻地踹开了大门,没办法,谁让我怀里还有个可爱的小女生呢!我急急忙忙地就想进去,然后。。“啊~好疼!”苏祈月叫了起来。这一叫把我吓得不轻,以为伤口裂开了。“怎么了祈月?要不要紧啊?要不要去医院啊?”等等,这里不就是医院吗。。“碰到头了。。”苏祈月捂着脑袋,调皮的说。

  {Q酷匠}`网.首;6发I

  “你想吓死我啊!”我没好气地吐槽到。

  “哟,这不是小轩吗?过来坐。”

  “老王!是你!”这个老王是我老爸的铁哥们儿,大学是同学,高中是同学,初中是同学,就连小学都特么是同学!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没想到在这居然会遇见他。

  “这么长时间不见,都这么高了啊,连女朋友都交到了!”老王看了一眼我怀里的苏祈月,坏笑着说道。苏祈月听了脸变得通红,就像淹台的富士红苹果那样红。。她并没有争辩,反而把头埋在我的胸口,真的像一个女朋友一样,弄得我都老脸一红。

  “王叔叔,你帮我看看她的伤要不要紧啊?”我连忙转移话题问起苏祈月的伤势。老王仔细看了看,又是把脉又是什么的。突然,老王眉头紧皱,一下子就把我拽到一旁。“怎么了王叔叔?”老王反常的举动把我吓得不轻,连忙开口问到。“她伤得很重啊!”听他一说,我更着急了“到底怎么了啊!?”

  “她虽然即及时了血,但还是很虚弱,恐怕要等到明天才能好啊!”

  “什么?”我捂住嘴巴,差点哭出来,过了两秒,我才缓过神来。“我靠,王叔叔,我都这样了你还坑我!”我气的两眼冒金星,要不是他跟我爸关系好,早就一拳打上去了!

  “哈哈哈,这么担心你的女朋友啊?”老王在一边看着我的囧样,嘴咧的跟个大香蕉似的。

  “。”我拉着苏祈月径直走出了诊所,我才懒得和这个老王计较呢。

  走出诊所后,依然有一大堆问题在我脑子里打转。为什么苏祈月的家里只有两个人?她爸爸妈妈呢?她又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她家甲醛味儿这么重?“祈月,你”没等我开口,苏祈月便打断了我的话“谢谢你轩哥。。要不是你,我恐怕现在就要躺在医院里了,能不能活下来都不一定,所...所以,谢谢你!”

  只见苏祈月的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她咬着粉嫩的玉唇,艰难地说道。

  “谢什么谢啊,这样的小事,你不要在意啦,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要好好相处呢!”我挠着头,憨笑着说。“那啥,我请你吃饭吧!”

  “可,可是,我妹妹还在家里呢!”

  真是!瞧我这记性,居然忘了她家还有一个人。让小萝莉等了这么久,在家一定会害怕的,万一再被甲醛毒死了,我罪过可就大了!我和苏祈月一路飞奔,终于在5分钟内回到了家。

  “咚咚咚~~”我轻轻敲了敲苏祈月家的房门,“duang!”门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被打开了!眼前的小萝莉看着苏祈月,捂着嘴巴,一下子就扑倒苏祈月怀里,哇地哭了起来。“姐姐!我好想你。”

  你和你姐姐才分开了一个小时而已啊,你是有多缠你姐啊!

  两姐妹腻歪了一会,小萝莉的脑袋一下子扭了过来,用幽怨的眼神瞪着我。

  喂喂,好像是我救了你姐吧,干嘛瞪我!

  不得不说,这个小萝莉跟苏祈月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除了个头,发型,还有胸。其他简直一模一样。

  “那个,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告诉哥哥好不好?”我挠了挠头,尴尬地笑着。

  “我才不要告诉你呢!你这个臭流氓!”

  “诶?”我救个人怎么还成流氓了?

  “小澜!怎么跟哥哥说话呢?快道歉!”

  “才不要!他一定对姐姐做了猥琐的事!而且一开始还无视我,抱着姐姐就跑了!”这个叫小澜的童颜贫乳小萝莉十分有理地说,一看就是傲娇类型的站在一旁的我感动地都快哭了,这个小萝莉,太讲理了吧!

  “姐姐,我们走,别理这个流氓!”说罢,小澜便拉着她姐姐就要进屋。

  “等一下!”本来我没想多说,可是突然想到的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