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症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呢?

  在我很小的时候,曾经发生过一场车祸只是我的颅脑受伤。我想只是一个诱因吧。但是缺失的不仅是我的记忆,还有我的意志。好吧,其实我已经不计较自己从前的记忆了,但是我总是要找回那曾丢失的意志。

  好吧,这个暂且不说也罢。

  其实那天月莹被我的做派吓住了以后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她一脸为难说:我都已经初三了,能让我安静地走过这一年么?说的好像临终遗嘱一样,对此我感觉很抱歉。本意上我就没想过会和月莹发生现实的交集。甚至我可以允许自己会喜欢她,但是不觉得有让她知道的必要。

  事情往往都在朝我们意愿相反的不可控方向发展,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居然是陈伟点头帮我说:很抱歉事情对你造成了这样的困扰,我们会最大程度尊重你的想法。

  月莹很平淡地冲我点了下头一言不发地久走开了。二胖问道:她这么点头算什么意思?她自我感觉真的很良好么?

  陈伟说:无所谓啦,人家毕竟是初三没法和我们一样无所顾忌。

  这样,我也只是无聊地笑笑罢了。

  刘宇过来找我八卦说:小子你出息了哈,不声不响就缠到了月莹的身上了。现在初三可有人不服气,扬言要削你。说你呢,和人争风吃醋了都要。

  我白他说:别告诉我说你就是来削我的就行了。

  刘宇说:其实月莹在初三还是很有人气的,只不过开学还没有几天呢没来得及下手啊。谁知道你小子一出手就是满城风雨了,话说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我说:这还不都要怪你家弟弟,没事情玩什么盘口。哎,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人在江湖啊人在江湖。

  刘宇惊讶地看我说:我怎么觉着你和陈伟他们仨学坏了,不声不响地都能吐槽了。

  自从雯韵美女过来了以后,他们四个人就时常聚在一起而把我撇在了一边。或者说我把他们四个人撇在了一边。那么我一个人的时候则会找到一处偏僻的角落来独自落寞自我的心思,或者我会跑到图书室找一本自己喜欢的书来过渡自己的思维。不过让我感到意外的是,那天晚课我居然会在图书室里遇见月莹了。

  她这回换了两条麻花辫的发型,还是原来那个文静的样子,不过在看书的时候眉头微蹙。我很不自然地坐在她的旁边,按说图书馆现在没有多少人了,空位很多的,但我还是这么自然不自然地坐到了她的旁边,我不是想和她搭讪,就是想接近而已。呃,好吧,这样的想法让我觉得很惭愧。

  月莹察觉到了异动,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有点不屑的味道。这种不屑让我觉得备受打击,觉着什么姑娘你未免也太防备了。我有一点小生气,但居然就这么面红耳赤地坚持坐在这个位置上没有离开。

  噗嗤月莹忽然就这样笑了出来。我倒是分辨得出来这其中没有讥笑的意味。于是我问她:你笑什么?

  月莹依旧在看着她的书,手中的笔在笔记本上重重地划过了一条线。她漫不经心地说道:当然是笑你了,小孩子一样的举动。

  我半天不语,这回我实在是没有参悟到她这句话包含的意思了。也不多理会了,我打开手中的书,就这样坐在她的旁边自习起来。

  于是,时间过得很快。我才翻过几面的书页,图书室的老师就过来告诉我说时间到了,等会就要关门了。我还有点错愕,月莹在一边背起肩包说:真的假的?你看书这么投入?

  我翻看了一下书的封面.直言不讳说:看了半天居然什么都没有看懂。老实说我很不甘心啊!

  咯咯……月莹再次笑了起来:是因为一心二用了?还是装模作样过界了呢?

  这样我只好报以耸肩,颇有无聊地笑笑。

  顺势就陪着月莹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了,虽然是初次交流但是却显得很自然。月莹告诉我说:我听刘宇说起过你哈,说你是什么纯粹主义者哦。我颇有冷汗说:校论坛上被他八卦的人和事太多了,《论素食主义者:月莹》不就是他写的你么,他还八卦他自己写的什么《论流氓主义精神:刘宇》

  月莹很好笑说:很有意思的人哈,难怪他是校论坛的版主。你的解释却未免掩饰了吧,有失你纯粹主义的作风呀。

  我说我这不是担心你误解么,当初你可是推诿了我说和你做朋友的话呢。

  是么?她漫不经心地说道,她的漫不经心流露出一种随心所欲的心境。两条麻花辫子衬托了她的脸庞显得格外的清秀、朴素和文静。没有继续再说什么却为自己的言行保留了最终的解释权。

  然后我们各自聊了一些自身的人物信息,大约这就是交流的前奏吧。所以也就非正式地自我介绍了起来。月莹说:这么简单?我还以为你会不厌其烦地要向我怎么证明你自己呢?

  我就吐槽说:一个纯粹的人是不需要去证明的。因为我存在的本身就会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纯粹?怎么还说话也没个正经呢!月莹促狭地看了我一眼。

  这样,第一次和月莹的正式接触,在此月白风清,长街静灯后结束。

  而按照刘宇提供的线索,剧情发展下来果然是我被几个初三的学生给堵了被警告了一顿。

  B看T、正版{章8r节上a酷@匠($网D

  我想有这个必要么?是不是我真的被当作了生活的主角?此类无意义的事端能表现出各自的存在感么?但是对方就是说了看我不爽,我只好又一次地纠结了……谁想让你们看来着。

  远处陈伟他们和雯韵四个人一起走过来了,瞧见我一个人无聊地站在一株已经被早秋逐渐染黄的梧桐树下。他们一路嬉哈地走了过来,然后是雯韵先招呼我说:晒什么太阳啊?

  我说:近距离感受尼采的光辉。

  陈伟说:作为一个非人类,从你的吐槽开始你的确已经超越了自己。

  于是我就将刚才被人赌了找茬的事情说了,陈伟一脸的兴奋说:多能耐的小伙子啊,爱恨情仇江湖纷争,要不要弄个血雨腥风什么的也很给力啊!

  我表示很大的不屑,然后一个人回了教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