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还没有半个月的时候,雯韵找过我们说她没有钱了,意思就是需要我们的接济了。她说得很理所当然的表情,这对她来说简直是毫无压力的。当然,关键我们也很犯賤的认为这是很理所当然,她要是找别人去帮忙我们还会觉得很不爽。

  酷。O匠O网唯R9一。正J版●●,@V其c4他%@都是◇盗*☆版@

  雯韵是单亲家庭长大,她的媽媽在生她的时候因为难产失血过多不幸去世,一直以来,雯韵的父亲也没有续弦的打算。一直以来,我们都将雯韵当做是自家的兄弟姐妹一样。

  雯韵属于殿堂级别的美女,她不是我们的校花,她是超越校花这个级别的存在。但是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仙女美眉,你要是简单的误以为她可以像平常姑娘一样的接触和交朋友那就错了。不是雯韵装纯或者摆谱,我说过雯韵和我们是一类人,一类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人,一类的无法定位自身存在的人。所以,雯韵在ㄖ常生活中的表现让多数人表示不理解。当然雯韵也可以很平常的和你做朋友甚至谈上一场无所谓的恋爱,但是可能要随时面对她会对各种行为方式直截本质的指点甚至不屑,少有人能承受住这种压力。对于她来说情感的本质只不过是个人与社会交集产生自我属性的条件反射,她并不在乎,雯韵真正的挚交好友也就我们几个人,不是因为友谊情感,而是一种精神和价值观念上的认同。

  说起来是兄弟姐妹,但我跟雯韵接触的倒是不多,算是点头之交,有时也会有某些共同话题聊一聊,和雯韵熟稔的应该是陈伟他们三个人。显然,在雯韵过来了以后,他们四个人就常聚集在一起了,毕竟男人的世界都是在围绕着女人转悠吧。这样,我和他们就产生了距离。

  人与人的距离拉开了以后,在孤独中就特别容易审视自己。我想。在这样的选择性失忆发生之前,是否我还有另一个朋友圈子呢?如此,我又不禁联想到了诸如存在、此在、同在等概念了。恩,我说过我可能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在最初的时候。我是如何地乐意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纠结此类的命题分析之中,一直到这失忆症的发生以后,恍然自己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因为无论是存在的位置,此在的立场,同在的价值。概念的始终是概念的,它们无法超越现实。于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我不再理会,不过而今重提我是否能得到新的启示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Moran说:

毕竟是新书,希望有点人气,每日双更,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