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他们仨又坐在一起观察和评鉴新分班后的美女资源了。他们也就剩下这么一点乐趣了,无法倾注对一个女人情感就只能剩下欣赏了吧。这一点是我们共同的悲哀,不止是我们四个人,还包括凌寒和一个叫做雯韵的姑娘。我们都是情感缺失的小孩,都无法定位自己的存在。刘秦和我的情况算来是轻微的,最严重的是凌寒,这小子的理性早已经逾越情感智商,什么感情什么情绪都已经被他解读到了人性本质上的演化了,果然不愧是凌峰之巅不甚寒啊!

  陈伟没有找到合适的美女资源来消磨自己的无聊,他也写不出我天才同桌那么有意思的诗句。他很苦闷,他又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所以放学以后他就很积极主动地邀请我们去上网,我们哪网吧大都是黑网吧,毕竟一个小镇又有什么人管?网吧开在学校旁,一到放学一群学生冲向网吧。来到东方,开一台电脑他上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游戏?网聊?这些对他来说都已经太小儿科了。但是还好,还有刘秦,他最近倒是在利用游戏在过度自己的思维。所以我们都陪着他一起玩游戏了,否则只有去看喜洋洋了。

  不过来到了网吧以后我又有了一个新的发现。恩,这里有合适的美女资源。貌似男人的世界除了女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可言了?那么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到底是一个美女还是一个概念?这很纠结。我尚记得当初我们对于这个话题进行过语无仑次的探讨,结果我和刘秦说是美女,凌寒说是概念,张源和二胖认为介于两者之间。而最苦腷的是雯韵美女,她问我们:那我是什么?我们一致认为她是超越概念。

  网吧里的这个美女带着黑色框架的眼镜,显得很文静。梳了一条马尾辫在装纯洁。她在聊天,和对方说什么今年中考不考留一年考怀中,对方回复说什么等她一年。她就坐在我的旁边,这一刻我承认我很纠结。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我已经被吸引,这说出去会被嘲笑的。倒不是说什么一见钟情,而是对于我而言,这类似是一个幻觉。老实说,我又开始迷惑幻觉的来源了,那么我的注意力开始从美女身上转移到自我意识的思考了。我说过我是这类人,我可能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结束上网以后,陈伟问我说:你怎么了?看上去纠结的样子。

  我没有必要在他面前保留什么,于是我说了,二胖听完立马回头要去再看那美女一眼,陈伟则很惯性地开始分析。他认为我这样的幻觉是因为对于新开学环境的改变影响到了自我心态导致肾上腺分泌荷尔蒙过多。我不承认说以前每年开学怎么没有出现?陈伟说那就是心血来潮,你要不要再去看她一眼?我很犹豫。不一会二胖回过来说一般漂亮的姑娘而已,就是看上去文静的气质仳较突出罢了,和雯韵相仳那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于是陈伟再次肯定我是心血来潮,一次感觉过了就不会再发生了。对此二胖表示了肯定。

  不过心血来潮之后我居然没有忘记这位文静气质仳较突出的姑娘,因为我在学校居然能再见到她。她是初三的借读生,居然是和刘宇在同一个班。刘宇是刘秦的哥哥,去年留级的。我找刘秦打听知道她叫月莹,很富有天地气息的名字。月莹原来是在市二初读书的,不知是何缘由来到了我们小镇借读。成绩自然很好,毕竟原来市初中的底子摆在那里。当时刘秦很惊讶地问我:干么?这应该不是属于你关心的范围啊?

  我说:我也不知道呢,自己也很困惑会留意到这个姑娘。

  这很不好,陈伟说:这个姑娘会成为你的心结并产生困顿,属于危险信号。如果你只是试着去体验这一类的感觉和玩玩也就作罢了,但你居然还没有忘记她,我很不屑你啊!

  陈伟确实应该不屑我,因为我已经无法解读自我对于月莹产生的知觉,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甚至还在晚课放学回家后偷偷地跟在月莹的后面,我细心琢磨对她产生过的印象,但是我模拟不出自己对于事件反思的过程。我很失望,莫不是这个姑娘真的就会成为心结并产生困顿?这真的属于一个危险信号了。二胖说你看也许只是错觉而已,说起来这个姑娘文静气质较为突出,你是受此气质影响。一时被迷惑了而已。你需要的也许只是解读此气质来源罢了。

  酷匠p6网PK唯z一4正#版)!,;其他都是|盗C!版~

  月莹的气质来源据陈伟的解读是出自一种得天独厚的优越感,被演绎成了些微神经过敏的骄傲气质。景岩吐槽说:那就简称是神经质!

  陈伟没有理会刘秦的吐槽说:她的骄傲,绝非是自我感觉良好,着实是从些微过敏的生活中磨砺出来的一种气质与高贵,然后在漫不经心中转换为从容与淡然。这种女人不是就一般人可以攀附的。我对她的鉴定是类似素食主义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Moran说:

日更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