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初,某小镇。

  九月的阳光还带着酷暑的毒辣晒在的懆场上,懆场上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学生们挤作一团。刚刚结束的开学典礼并不能让大家耗费多少的体力,不过在要挤过两栋教学楼之间狭长的走道的时候。却见男男女女卯足了劲开始挤在一起了。场面蔚然壮观,甚至有几个满是青春痘的男生笑的一脸的猥琐发出了阵阵的嚎叫。我在一边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在我的身后是一排较粗的成年香樟树。

  成年香樟树带来了九月淡凉的风,九月淡凉的风抱锁住了这座在长江边的颇有些历史文化气息的城市安庆。而在安庆市下辖的某个又颇有点历史文化气息的县城,香樟树成片成排,一到夏天就开始散发出了淡淡的樟脑的薄荷味。那就算是九月淡凉的风的开始吧!

  所以,我可能会记不住时间,记不住年份,但是我一直记得那个始终散发着淡淡樟脑薄荷味的夏季。因为我的躁动的青春正是这个宁夏未央,在这个县城的第二中学里开始演绎。

  其实我是一老实人,实在人。我以为这样说的时候会被别人嘲笑的,貌似如今说自己老实不是一件什么很有光彩的事情了吧。嗯,我很迟疑。

  初一的第一次,分班,我来到了八班,8一个很好的数字,或许选择性记忆也不能洗刷这个数字。

  我认识了,陈伟,刘秦,还有我的二胖哥,等,认识这三个朋友也算偶然,当然,我不确定他们是否真的有拿我当过朋友。毕竟我们小学时都不是一个班不是很熟悉,但他们呢在小学时都是同学。”哈哈,文宇欢迎你加入我们清风三君子“。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很确定自己和他们是属于同一类人,但是这在其他人的眼里却显得很嘲讽。他们三个人可是有清风三君子的雅称,我算什么呢?第四伪君子么?

  带我们的班主任叫做成武,我们幻想是一位类似主持人美女,结果出来精神抖擞的中年汉子,我们表示很失望。但是这位精神抖擞的汉子很快就博得了大家的好感,很多学生们开始喊他做武哥,他倒也不是很介意,整个一江湖大佬的派头啊。

  武哥一开学,就强调了学习的重要性,初一的基础。我分到了一位天才同桌。虽然我至今还不知道这位天才的名姓,但这不妨碍我对于他的直观了解他是一个天才。天才同桌对此类毫无新意的言辞论调表示了极不耐烦的反感。我看见他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了这么一段话:新一轮的悲剧准时上演,谁也无法替代我为这个时代做出总结。一张不厌其凡出现的脸,在告知我这样做的危险人类,需要一个媒介才能让自己毁灭。

  我问他:兄弟,你这写的什么啊?挺有意思的?

  他白讲台上武哥一眼说:看他不爽,无聊闹的。

  这样。

  其实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是天才,只不过更多人被陷在了繁琐命运和生活琐碎中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生活节奏愈加精密愈加紧致的时候人类愈发容易丧失的就是自我。所以,大约人类的发展和进步在我听上去的时候更类似是修辞学上的幻觉。

  ◎U最!$新.章wu节上酷l匠网Q"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