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一下地下有什么,看见有个砖头拿起就直接冲了过去,大吼一声:“黄酷”

  “砰”的一声,砖头再次砸在了黄酷的头上,今天拿了椅子砸在黄酷的腰上,而现在拿砖头砸在黄酷的头上,每次都下手那么重,真不知道黄酷还能熬几次这样的打

  黄酷那撕心裂肺的叫声再次响起,鲜血也再次从黄酷的脑袋里流出来,显得有点恐怖吓人

  砸完之后,这次我可没那么笨,站在不动。而是将手中剩下的半截砖头往一个黄毛的额头砸去,他旁边的一个男生发现了,直接一脚往我腰部踢来,我想闪也闪不了。逼于无奈之下,我干脆不闪了,承受这一脚得了,手里的砖头依然往黄毛砸去。可惜太迟了,还没砸到,我就中他一脚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我也意识到麻烦大了,倒下肯定站不起来了。但是我不可能白白的挨打的,双手抓住黄酷的脚,怎样都要拉着他垫底。

  那些男生冲着我就是一顿踹,而我也拼命的殴打黄酷

  其实我和黄酷都不好过,他受那么严重的伤,我也是受那么严重的伤,不过我心里还是觉得值得的,你不是富二代嘛,跟我屌丝又有何区别呢?

  “快快快,将酷哥拉开”黄毛赶紧吩咐着说道

  此时我已经没多大力气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黄酷被拉走,他们将黄酷拉走之后就无所顾忌了,拼命的对我拳打脚踢的

  也许是他们出气出够了,或者黄酷需要去医院止血吧,就没有再次踢我了,骂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

  我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次在地下被人家拳打脚踢了,我都开始感觉身体散架了。想站起来,但却又没力气站起来。到最后还是老人家将我扶了起来关心的说道:“小伙子,你没事吧?”

  “没...没事”我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

  “小伙子,你为什么要逞能呢”老人家叹口气说道:“你明明打不过人家,还要帮我这个老人,你又受了一身伤”

  “没事”我勉强的笑着说道:“虽然我挨打了,但至少你还没伤害,还有,老爷爷,以后你不要在这边摆摊了,这里是学校,混混太多了,你换个平稳的地方吧”

  老人家闻言一愣,脸上带有少许感动,想了想,从身上掏出一个玉佩,脸上带有一丝不舍的将玉佩递给我说道:“小伙子,看你人不错,这个玉佩就当我送个你礼物了”

  我看着老人家手上的玉佩,这个玉佩的质地非常好,玲珑剔透,但是却很奇特,上面雕刻着一种类似古老宗派标志的图案,而且旁边还刻有一些文字,不像篆体,虽然文化不是很高,虽然对篆体看不懂,但篆体的文体还是很容易相认的。而这个玉佩的文字却不知道哪个朝代的了

  看到这个玉佩质地那么好,加上老人家刚刚舍不得的神色,我瞬间慌了,这个玉佩该不会是老人家的传家宝吧?

  我干脆推开老人家的手说道:“老爷爷,不行,不行,这个玉佩如此贵重,想必是你传家宝吧?而你又如此不容易,你还是留着吧”

  “小伙子,你想多了,这个玉佩不是我传家宝,是我一次偶然机会得到的,放在我这老头子身边也没什么用,还不能转给有缘人”老人家笑了笑说道:“你带上吧,这个玉佩可以保你平安”

  话音刚完,就将玉佩带在我脖子上了,我想抗拒,但我此时在老人家这里,却抵抗不了。不过我也没想那么多,也许是我力气还没恢复而已

  ☆酷匠;网3唯一正g:版,/d其*O他都X是盗u版●

  “小伙子,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老人家说话这句话就离开了

  老人家的事情对我来说只是一段小插曲,我并没在意,应该让我头痛的黄酷麻烦还没解决呢,我现在势单力薄的,对付林若昕简单,但对方黄酷,靠我自己还真不行

  我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我一直都没理会的电话,这个电话就是——山鸡

  “喂,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了声音,不过我听起来那边很喧闹

  “喂,是山鸡吗?”我说道

  “是我,哪位”

  “我是陈佳俊,是马涛的兄弟,他说我有什么事,可以找你”我淡淡的说道

  电话那边突然没声了,沉默了有一会,突然大声一骂说道:“是你这小子啊,桃子早就告诉吩咐过我了,但一直没见你找我,还以为你死掉了呢”

  “嘿嘿,抱歉呀”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也没想到山鸡既然也叫马涛也桃子,看来大家都是这样认为啊

  “行吧,你来新世纪网吧吧,30号机子,我等你”

  我听完,就准备挂机了,电话里又听到山鸡说道:“等下等下”

  “怎么了?”我忙着说道

  “哪个我还没吃饭呢,你过来帮我带一份饭呗?”山鸡满不在乎的说道

  虽然他蛮不在乎的,但我在乎啊,心里感觉怪怪的,我刚认识你而已,你就叫我给你带饭,有点离谱吧?不过我还是相信桃子,他不会乱介绍那种占便宜的便宜给我的

  所以我在夜市街随便打包了一份夜宵就往新世纪网吧走过去了,网吧很乱,一进去就有股很刺鼻的烟味,我按着山鸡说的号码一个个看,找了一圈才找到30号机子,山鸡此时正戴着耳机,双手飞快的操着作很火的穿越火线,一边玩还一边对着耳麦骂道:“你会不会玩啊,老是跑去给人家送人头,不会玩给我滚蛋”

  我不是很懂这个游戏,只是看过其他人玩过而已,所以也不懂山鸡为什么要骂人。我在山鸡的旁边坐了下来,将宵夜放在一边,看着山鸡玩游戏,而山鸡也没注意我,一直专心致志的玩游戏

  山鸡脾气蛮大的,玩个游戏而已,却拼命的骂人,基本上将游戏里的人都骂了一遍,一会骂队友,一会骂敌人,玩的不亦乐乎。不过也是骂得太多了,人家都嫌他,直接发起投票将山鸡踢了出来

  “你才侮辱人呢,既然把我踢了”山鸡拍着键盘的大声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