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过后,就是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活,每天聚在一起,打牌,喝茶,还有吃烤鸭,我们那时候什么电脑手机全没有。有个电视还是黑白的。一般都是小浙江小贵州跑腿,阿维负责资金。每次他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我总能听见他妈的怒吼。吕迪和阮建就天天在图书馆,有一天去叫他俩吃饭才知道看的是连环画本,达达有时候跟我和阿维混在一起,有时候去陪别人的媳妇,就是秦皇比较怪。很少能看见他的人。

  酷'_匠网(首g发L

  说他上课,我们一个班级基本都是浙江贵州换着替他喊道。不上课也不跟我们混在一起。天天早上起来就发现人不见了。晚上睡觉了他就准时出现在床上。我们也经常议论这小子怎么这么不合群。

  到了寒假。各自回家,说好了带一些土特产。又坐船又坐车折腾了半个月可算到家了。回家第一句话就是爹,我爷呢。我爷就夹着老烟袋笑吟吟的说,还是孙子想我。

  快开学的时候我就低提前走,一想路上折腾的要命我就犯愁,我没让家里人送我,就收拾好行李去了市里买车票准备回学校了。

  但是我买票的时候,遇到一件怪事,

  我记得挺清楚,我去买票的时候前面已经排了一条大长龙。我排在最后面,最前面有一个胖子,背影特别胖,能有二百多斤,感觉就是一摊肉球,走起路来肉都一甩一甩,他在正买票,看到我以后,冲售票员摆了摆手,就径直向我走了过来,我把可能认识的人在大脑里过滤一遍,发现对这个人一点印象没有,他突然加快了速度猛地跑了两步然后一下子把我扑到了。我被这么个肉球子一下子干懵了,没反应过来他一把就拽住我的玉佩,我感觉到他的身子很湿,就像刚从水里出来一样,我赶紧反应过来,爷爷告诉我这玉佩可是值钱东西,我一寻思这是要明抢啊,我拽着他腰上的衣服,用膝盖猛地往上一顶,这招还是从电视上学的,结果他这个肉蛋压根没动弹,我使出吃奶劲,照着他脸狠狠的来了一炮子,内种感觉怎么说,就像打在注水的猪肉上一样,他吃痛来抓我的手,我趁他重心不在我身上,猛地一使劲,大骂一声去你的,把他从我身上掀了过去。我赶紧爬起来,大骂一声X你妈,你疯了吧警察警察!他爬起来也够快,冲着我嘿嘿嘿的笑着,笑的特别阴森,然后从背后掏出一把二十厘米左右的匕首,挥舞着就冲我冲了过来,以前就在学校打打仗,遇到拿刀的还真有点突突,这体格子抢刀是够呛了,你奶奶的跑吧,打不过你还跑不过你么,我就一边嗷嗷叫着在车站里,往有人的地方跑,他追到哪哪就有几声高分贝的叫声,终于过了五六分钟,跑出来六七个警察把他摁地上了。

  一个警察让我拿出身份证看看,完了问我有没有受伤,我说没事,这啥玩意啊,内个肉球,我指了指内个胖子,他说可能喝多了闹事的,你没受伤就行,我一看时间还能赶上火车,摸了摸玉佩还在。就赶紧买票上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