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时候的我还并不知道这么多事情,只是觉得自己的名字怪,但是家里给起的名字也没人去在意,我也一样。

  Eo酷匠网l首发@

  而立那年,我考上了清华学堂,全家人都乐不行,我爸就说你妈妈在那边也开眼了。一个月后,家里把我送上了车,又坐船又坐车,折腾了我十多天,终于从东北到了京城。看着宽阔的马路,我心寻思,这下可开眼了,报道有三天时间,我去寝室的时候有两个人已经先去了,我刚进屋,一长的瘦小的却很精明的人过来搂住我的肩膀,对我说哥们以后都是战友了啊来抽根烟,我笑了笑,摆摆手说我不会然后他们俩帮我拿了行李,这俩人一个叫阿维,一个叫达达,一个长的瘦黑,另一个则人高马大的,不过我觉得他们人还不错,第一天就来满了七个人,我们是八人寝室,只剩下最后一个,迟迟没有来,白天还商量去哪吃点互相认识一下,等了快晚上,阿维操着一口京片子说这小子不见得今天来了走我们不要管他了。

  我们搂着肩膀,笑嘻嘻的出门了,互相认识才知道剩下的四个人一个从贵州来,我们就喊他小贵州,一个从浙江来,我们就喊他小浙江,剩下的,一个叫阮建,一个叫吕迪,内时候是夏天北京的天闷热闷热的,几杯凉啤下肚了,大家的话就多了,后来大家按辈分排个老大老二老三来,忘了说了从小的时候我爹就带我在腿上刺青了一只凤凰,特意找的人刺得跟玉佩一模一样,我那时也不懂为什么这么做,他们说我有刺青,在家那边肯定不简单,是道上的,我就成了老大,完了一口一个天哥天哥最后都喝多了,晃晃悠悠的回宿舍了。

  第二天,最后内个室友还没有来,第三天晚上,有一个中年妇女,敲了敲门,然后阿维喊了声请进,他就带着儿子进来了,他的行李很少,娘俩也没说什么话,铺好床后,他母亲抱了抱他就走了我们很礼貌的喊了声阿姨再见,然后阿维就从床上跳下去,坐在他床上说,哥们可以啊,我们寻思这个寝室就七个人呢,他没说话,而我却一直看他,我莫名其妙的觉得这个人跟我有一种亲密的感觉。阿维拍拍他哥们你叫啥,他说,秦皇。阿维笑哈哈的说我靠,哥们你不是从地底下出来的吧,他还是没说话,脸部也没表情,阿维自讨没趣,就从他的床离开了,爬回自己的铺上去了。

  阿维家是本地的,父母都是从事考古工作的家里挺有钱的,他在床上抽了根烟,就跳下去呼呼的跑了,然后买了两只烤鸭上来,那时候一只烤鸭特别贵,阿维直接用身子把门撞开,大叫到你们别光看着啊,下楼搬啤酒去,小浙江和小贵州屁颠屁颠就去了,秦皇本来不喝,但是我们阿维和阮建一直劝,什么以后都是兄弟了不给面子啊,什么喝一口抖一抖了啊,秦皇架不住,也起了瓶啤酒,我现在还记得他起酒很厉害,他是用大拇手指头直接弹开的,但是他们都没看到,我觉得这个秦皇很厉害,而且很有故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